特朗普時期 中美關係發展良好

專訪: 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係研究中心前主任姚雲竹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姚雲竹認為中美領袖海湖會面後,完成了一個順利過渡,中美關係目前發展勢頭良好,包括中美兩軍關係。而在具體的軍事層面和技術層面,雙方都有管控危機的願望,也制定了規則來管控危機。

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係研究中心前主任姚雲竹

中國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係中心前主任姚雲竹博士,第一次脫下軍裝以退役少將身份出席第十六屆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會。姚雲竹這次亮相香格里拉對話會,身份不是中方隨團成員,而是大會邀請的代表。以往,姚雲竹在香格里拉對話會每一次的禮貌但犀利的提問、發言都相當搶眼。退下軍裝的退役少將,在香格里拉對話會,仍然鋒芒畢露。向美國國防部長提問、在大會發言、接受媒體訪問,保持着精彩、獨到的姚氐學者風範。

中美關係、南海問題、韓國薩德等,都是姚雲竹熟悉的研究話題。接受《超訊》訪問,話題就從朝鮮半島局勢聊開。姚雲竹很直接指出,「朝鮮半島局勢實際上主要是朝美之間的互動導致目前的惡性循環發展,所以(中國)外交部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在美國和朝鮮手中,首先要把負面的活動趨勢給它停止下來,然後大家建立互信,最後往好的方向發展。」

她認為,中國還需要繼續的呼籲,比如說最近的雙暫停,所謂的雙暫停就是朝鮮停止核導彈開發,美國和韓國停止大規模軍事演習,負面的活動停止下來為建立一點互信奠定基礎。「朝鮮的核開發項目不是針對中國的,而是針對美國的,只有美國採取了行動他才有辦法停下來。」

《超訊》總編紀碩鳴專訪姚雲竹

朝鮮半島無核化對中國很重要

推動朝鮮半島無核化,中國一直在中間起到積極推動作用,使其向好的方向發展。 姚雲竹指出,朝鮮半島的無核化對中國來說非常重要,中國有切實的國家利益,有安全利益在這裏,「朝鮮是中國很近的一個臨國,它的核試驗的場地都離中國很近,所以對我們是安全方面的威脅,我覺得中國在做這件事的時候,不僅是為了解決這個核問題,當然是對美國好,也是對朝鮮好,但這也有中國本身的利益,我們在做這件事也是為了我們自己的國土,為了我們的人民,為了我們的經濟發展。」

中美關係一直是近年香格里拉對話會的,姚雲竹認為,中美領袖海湖莊園會面後,完成了一個順利過渡,「特朗普政府時期的中美關係從現在來看還是發展勢頭良好的,包括中美兩軍的關係。」以下是訪問的主要內容。

超訊:我們一直認為習特海湖會面後,無論是經濟還是政治,中美關係在向好的方面在緩和,但看到美國軍方的態度又有些不一樣,最近派巡洋艦到南海巡航,然後又在東海及香港海域派出偵察機抵近偵察,被認為挑釁意味濃烈,是五角大樓和白宮有分歧嗎?

姚雲竹:首先,我覺得中美關係在海湖會議之後還是完成了一個順利的過渡,就是從上屆奧巴馬政府過渡到特朗普政府,基本上還是在一個比較高的水平上繼續向前發展,其實並沒有事先預期的那種可能要有一個階段的倒退,然後再慢慢的回升,所以特朗普政府時期的中美關係從現在來看還是發展勢頭良好的。

超訊:為什麼說這個中美關係勢頭良好中還包括中美兩軍的關係?

姚雲竹:實際上如果你注意一下在海湖會談中提到了中美兩國的總參謀部、聯合參謀部的總參謀長是跟隨著習近平主席一起參加了海湖會議,表明在這個海湖會議中實際上兩軍關係是有一個進展的。剛才您提到的那些具體的事例,比如說空中的相遇和海上的事件是一直沒有停止過。

超訊:這是一種常態嗎?

姚雲竹:所謂空中的活動是屬於美國對中國的空中和海上的偵察活動,這個活動是持續不停的進行的,中國的空軍和海軍都會根據我們的規則必要時緊急起飛戰機進行跟蹤查證,必要的時候發出警告,這個都已經是兩軍之間慣常的一個狀態。在海上的相遇現在也是很頻繁的,因為隨著中國軍隊的發展,還有中國軍隊的軍力投送能力越來越遠離中國的邊界,所以海上相遇也是很平凡的,相遇之後會怎麼樣打招呼,會保持什麼樣的距離是安全的,雙方已經在2014年年底簽署了一個備忘錄,都有比較詳細的規定,所以我們國防部對類似事件的回應都是我們飛行員的動作或是操作都是安全和專業的,因為是一個慣常的事情,所以我覺得這些事情不一定是直接把中美關係的好與壞聯繫起來。

超訊:這類「相遇」,是否帶有挑釁性?

姚雲竹:有一個基本的事實我們要清楚,所有這些所謂的空中相遇事件,都是發生在中國鄰近的空域或者海域,而不是發生在美國臨近的空域和海域,它的根源還是美國不斷地對中國進行軍事偵察,說到底是為未來可能的軍事衝突做準備,所以表達了美國對中國的一種定位,這是我們最擔心。國防部網站上有一個表,每年都報告它(美國)挑戰了誰。過去三年它挑戰了南海周邊所有國家,中國、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包括中國的台灣,所以我覺得我們也不需要說它又從這樣一個具體事件來引申出中美關係怎麼樣。我們跟它的衝突關鍵在於我們作為一個沿海國家要保衛我們自己國家的海洋權益,而它作為一個海洋上的霸權國家,它是要保留它傳統的海洋霸權大國的這種自由,這是一個根本的衝突。

超訊:這類「相遇」中方都不會主動通報,幾乎都是美國刻意的拿出來說話,是要表明一種什麼態度呢?

姚雲竹:這其實是經常發生的,是個常態化的事情。但是我不太同意媒體每次把這麼具體的事件無限放大,然後就認為中美關係出什麼問題了,我只是想說中美關係的問題是戰略性和根本性的,不在於美國不斷地來進行偵查,而我們要不斷地反對它的這種偵查,這是一個戰略上的分歧,這是個大的問題。在具體的過程中,在軍事層面、技術層面和作戰層面的這種協調,雙方都有管控危機的共同願望,也制定了一些規則來管控這方面的危機。

超訊:這一次對話會,美國防長講話有什麼特別之處嗎?

姚雲竹:我覺得這次馬蒂斯關於中國的演講跟過去沒有太大的區別,只是有一個事情讓我覺得比較吃驚,就是他提台灣,他提到了跟台灣討論安全事務,要向台灣繼續軍售等等,這肯定是中國要強烈反對的,所以中方代表團也有一位代表專門就此向他提出了問題,他也很快地做了回應,說一個中國的原則不會改變。所以至於他對中國的其他的擔心,就是我覺得要看兩方面,他就和中國合作這方面也談了,指責中國的部分也談了,我個人感覺這和上屆政府沒有太大的區別。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