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退出《氣候協定》的利益計算

文/劉瀟雨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實際上是石化、煤炭等傳統能源產業與太陽能、風能等新興產業之爭的結果。美國如恢復傳統能源生產,將給每年財政收入帶來7000億美元的增長,也能在未來七年為美國新增兩百萬個工作崗位。

美國有民眾示威抗議特朗普退出《氣候協定》

6月1日下午3時30分左右,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玫瑰園,宣佈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前排就座的官員鼓掌,甚至起立歡呼。但是,外面的反對聲卻鋪天蓋地。

外界人士認為,這是美國國會的紅藍對立,理念對立;特朗普曾稱氣候變化是「騙局」。然而這是產業對立或利益集團對立。換言之,就是石化、煤炭等傳統能源產業,與太陽能、風能等新興產業之爭。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實際上就是給傳統能源產業鬆綁。

保就業 棄環保

增加就業是特朗普第一訴求。這一背景要從美國的「能源革命」說起:頁岩氣的大規模開採不僅撼動了能源市場,石油價格雪崩一樣地滑落,而且還撼動了美國的就業市場。

根據美國勞工部的統計,目前化石能源行業就業超過兩百萬人。而特朗普曾表示,頁岩氣生產在未來七年可以新增兩百萬個工作崗位。

特朗普在競選時曾承諾他將在未來10年內創造2500萬個新的就業就會。假如能兌現,這將在美國總統史上寫下新的一筆。奧巴馬八年,美國僅新增了1000萬個工作崗位;1990年代「克林頓繁榮」時期,美國也不過創造了2300萬個就業機會。因此,特朗普開出的2500萬就業的「口頭支票」,不是那麼容易兌現的。因此,200萬就業在特朗普眼裏就是個大數目。

其次是產業之爭。特朗普代表了傳統石油業的利益,這也是共和黨的基本盤。

最能體現這一點的,是特朗普的內閣人選。新上任的美國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是石油巨頭埃克森美孚董事長兼CEO。在氣候變化議題上,蒂勒森觀點同與特朗普的「騙局論」有所不同,認同氣候變化。但上任後,他與特朗普「保持一致」,強調在氣候政策上也要貫穿「美國優先」。

如果說特朗普把國務院交給了蒂勒森這樣一個氣候變化的「溫和派」,他就把美國應對氣候變化兩個核心部門,交給了石油產業擁戴者和氣候懷疑論者執掌。

老能源 新起點

特朗普指定的能源部長里克·佩里,就是一個「強硬派」。佩里於2000年到2015年連任三屆德克薩斯州州長,是美國歷史上任期第二長的州長,並曾於2012年和2016年兩度參選總統。德州就是石油大州,德州的石油和天然氣產量分別佔全美產量的1/3和1/4,煉油能力佔全美的27%。石油巨頭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 Mobil)、康菲石油公司(Conocophillips)的總部就在德州。在出任德州期間,佩里就自稱為氣候變化懷疑論者。在他的著作《受夠了!》(Fed Up!)裏,他寫道,氣候變化的依據基於「數據造假」,這與特朗普的說法不謀而合。

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是,新任環保署長是著名的反環保主義者斯科特·普瑞特。他在擔任俄克拉馬州總檢察長時,對環境保護署提起了14項指控,包括指控對傳統空氣污染物、對氣候變化、對清潔水資源條例的監管。石油產業也一度是俄州的主要經濟支柱,1980年代發生的能源工業危機造成大量失業,對該州經濟造成沉重打擊。目前,俄州是全美第三大天然氣生產州、第五大原油生產州,原油儲量亦居全美第五。

可以想像,佩里治下的能源部門,一定是維護傳統能源產業,尤其是石油產業。而普瑞特治下環保暑,一定反環保的。有分析普瑞特可能會自廢武功,撤銷環境保護署的執法權,而環境保護署的執法權一直是這個機構成功的制度性保障。

因此,《華盛頓郵報》稱,在特朗普的安排下,美國的傳統能源將重回權力中心。

擁戴《巴黎氣候協定》的,一般是傳統能源比重不高,或者是新能源發展迅猛的州,這個以加州、紐約州為「帶頭羊」。以加州為例,能源部統計局的一項新的評估結果顯示,加州在今年3月11號實現了可再生能源在電力結構中佔據大約一半比例的目標,加州已提出了到2045年實現100%可再生能源供電的議案。

新能源 被濫用

從表面看,擁戴清潔能源,佔據了道德高地。但事實並非如此。

其一,清潔能源政策被玩壞了。奧巴馬執政八年,美國太陽能大躍進。根據諮詢公司GTMResearch與美國太陽能工業學會發佈的數據,2016年美國全年新增裝機達到14.7吉瓦,比2015年增加近一倍。太陽能發電已經成為美國最大的新能源利用方式,光伏裝機歷史上首次超越其他電源新增裝機,佔全年新增裝機的39%(燃氣發電佔29%,風電佔26%)。2016年出現太陽能裝機熱潮部分原因是因為美國太陽能投資稅減免法(ITC)年底到期,因此業界憂心法案不再續延,因此引爆搶裝潮。

但政府給太陽能公司提供巨額補貼。其中產生了大量浪費、欺詐行為。最著名的例子有Solyndra的破產案。2005年成立於加州的Solyndra生產太陽能電池、曾經被當作能源創新樣板的公司,得到過美國能源部批准的5億28萬美元聯邦貸款擔保。2011年9月破產,一千多名員工被解僱。在 2012年大選中,共和黨總統提名候人羅姆尼(Mitt Romney)就抓住 Solyndra 的失敗,指責奧巴馬支持清潔能源公司浪費了納稅人的錢。

2012年6月,曾獲得過美國政府四億美元貸款擔保的太陽能電池板製造商Abound Solar宣佈提出破產申請。該公司宣稱,來自中國的太陽能電池板公司的價格攻勢咄咄逼人,使他們很難擴大規模。2016年4月,由於類似原因,負債額高達161億美元的美國太陽愛迪生公司(Sun Edison) 申請破產保護,成為當年美國規模最大的破產案之一。

並不是說傳統能源產業就代表了低效、高價。據美國能源資訊署發佈的數據,到2016年6月底止,美國全國發電裝機(不計屋頂光伏)為1066.9吉瓦,其中煤電裝機佔25.6%,天然氣聯合迴圈裝機佔22.2%,核電裝機佔9.3%,常規水電裝機佔7.5%,風電裝機6.9%,地面光伏電站1.2%。從發電量的角度看,傳統能源的優勢更大。2016年1月-6月天然氣聯合迴圈的發電量佔到同期總發電量的33.6%,煤電佔比28.1%,核電佔比20.5%,常規水電佔比7.7%,風電佔比6%,光伏佔比0.8%。也就是說,風力、太陽能的發電量佔比,連10%都不到。因此,清潔能源說話的分量,就顯得人微言輕。

相形之下,頁岩氣產量在美國呈現爆發式增長,比產量和鑽井數上升更驚人的是,由於技術的突破,其開發成本逐年降低。美國獨立石油協會的一項調查顯示,原來石油行業約71%的勞動力年齡在50歲以上,但眼下隨著頁岩油革命的到來,年輕人正在湧入這一行業。因此,石油行業正蛻化成為一個朝陽行業。同時,還帶來財政收入的提高。美國能源研究所(IER)一項數據顯示,恢復傳統能源生產將會給美國年財政收入帶來7000億美元的增長。

因此,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實際上就是給傳統能源產業鬆綁。從目前來看,傳統能源憑藉實力,以及「頁岩氣革命」帶來的新籌碼,贏得了新的機遇。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