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政府 面對重大挑戰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今年4月初,中美兩國首腦在美國佛羅里達會晤,商討了包括朝鮮半島安保問題的有關中美之間的懸案議題。分析家稱,當時中國習近平主席曾向特朗普總統建議,如果朝鮮金正恩政權停止試射遠程導彈,美國則會凍結在朝鮮半島的軍事行動。這建議的背景是因爲過去美國對朝鮮半島的重點放在朝鮮的核開發上,而現在更重視的是阻止朝鮮用核導彈威脅美國本土的進一步挑釁。目前中美之間有關朝核問題的解决方案和由在朝鮮半島部署薩德引起的矛盾深化。

文在寅訪美,與特朗普首次會面

韓國新總統文在寅就任後立即通過韓美首腦電話交談和向美國派出外交特使,邁出了盟國間進行溝通的第一步,甚至兩國的國家安保負責人也進行了會面。目前美國特朗普政府更看重的是强化對朝制裁,而不是朝鮮的政權更迭,爲此施加了「最大的壓力」。如果朝鮮停止新的挑釁、展現出對話的動向,則可能進入「介入(談判)」階段。實際上,剛出發的文在寅政府宣布對末段高空區域防禦系統(薩德)部署程序上新政府準備重新進行環境影響評估的政策後,美國政府擔憂韓國新政府的對朝和對外政策。因此,韓國總統用打電話和派特使去美國的原因是,韓國新政府在進行韓美高峰會議前鋪好美國政府相信韓國新政府的路。

前往「長津湖戰役」紀念碑獻花

文在寅總統6月28日進行了三天五夜的訪美行程,訪美的首個行程定爲前往「長津湖戰役」紀念碑獻花。青瓦台國家安保室室長鄭義溶6月26日在記者座談會上稱,「以當地時間爲準,總統將在28日抵達華盛頓之後,前往長津湖戰役紀念碑獻花,繼而開始正式訪問行程」。韓國總統的訪美日程及其談話的內容都事前打聽美國資訊團的忠告後而設定的,其目的都爲了說服或滿足特朗普未設定的。「長津湖戰役」是在韓國戰爭當時的1950年11月,由美國海軍第一師爲骨幹力量的聯合國軍打算在咸鏡南道蓋馬高原的長津湖佔領朝鮮的臨時首都江界,結果被中國軍隊包圍。在這一戰役中幾乎全軍覆沒,是美國戰爭史上打得最艱難的一仗,造成衆多傷亡。當時逾1.5萬聯合國軍被12萬中國軍隊包圍,幾千人戰死,一萬多人負傷。當時中國軍隊的死傷人數也達到4萬餘人。對文在寅總統來說,那次戰鬥意義非凡。聯合國軍最終突破中國軍隊的包圍,抵達咸鏡南道興南,他們用193艘軍艦,載著軍人和平民撤離興南,也就是「興南大撤退」。文在寅總統的父母出生於興南,他們於1950年12月22日乘坐7600噸級的商船「梅瑞狄斯·維多利亞號」,船上還有超過1.4萬名躲避戰亂的難民。文在寅總統在其父母乘坐美軍船隻避難三年後的1953年1月出生於巨濟島。文在寅的訪美第一日程(「長津湖戰役」紀念碑)是韓國政府希望以與文在寅的家族和他本人的出生背景連接起來證明韓國新政府對韓美同盟的歷史性和信任的態度。

朝核問題是韓美首腦的優先課題

6月29日上午,文在寅總統結束與美國議會衆議院、參議院領導人的座談後,下午在白宮與特朗普總統進行首次會面,然後共進晚餐。文在寅夫婦成爲特朗普就任總統之後,首對受邀在白宮共進晚宴的政要夫婦。青瓦台國民溝通首席秘書官尹永燦透露,兩位國家首腦在白宮舉行的正式歡迎晚宴持續了2小時零5分鐘,比當初預計長了35分鐘。文在寅總統在致辭時說道,「特朗普總統將朝核問題作爲最優先考慮的課題,我身爲大韓民國的一員充滿希望」。接著文在寅總統表示,「韓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被解放的國家中,唯一一個將經濟增長和民主化進程齊頭並進的國家」,「將民主主義和資本主義移植到韓國的正是美國,因此韓國的成功也是美國的功勞」。特朗普總統也提到了前一天文在寅總統訪美的第一個行程——到訪長津湖戰役紀念碑獻花後進行演講,他表示「演講非常優秀且動人,到處都能聽到對這次演講的贊美」,雙方談話的氣氛馬上被帶動起來了。特朗普總統同時 還表示,「我們尊敬文在寅總統以及所有大韓民國的國民,並對文在寅總統(在大選中取得)的巨大成功表示祝賀」。特朗普總統還說道,「有些人沒有料到文在寅總統會在大選中勝出,但我料到了。我早就知道文在寅總統會獲勝」。文在寅總統回答「我也因爲大選時期的虛假新聞吃了不少苦頭」。

韓美總統在會談中沒公開談起有關部署薩德的議題,但是充分地談起韓美同盟的重要性和朝核議題及韓美自由貿易協議的議題。

文在寅總統回國後,7月3日在青瓦台會見了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美國前總統奧巴馬與夫人米歇爾·奧巴馬女士及兩個女兒瑪利亞、薩沙於前一天從金浦機場入境韓國。這距離2014年4月25日以美國總統身份與當時的韓國總統朴槿惠進行首腦會談時隔3年零2個月。文在寅總統在會晤中介紹了韓美首腦會談的結果,之後他稱「取得了決定强化韓美同盟等預期之外的成果」。尹永燦首席秘書官解釋稱,「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並不是代表美國政府而來,而是以個人身份訪問。因此,此次會晤並不是談論韓美間問題的場合」。在會面中, 文在寅總統表示,「已經與特朗普總統達成協議,爲解决朝鮮核、導彈問題要實施制裁與施壓,同時也要推進對話」,「現在是開啓與朝鮮對話之門的最後機會」。

韓國幾家報社分析稱,文在寅總統前赴美與特朗普總統舉行之韓美高峰會談的共同議題是朝鮮問題、韓美自由貿易協定(FTA)重新談判等未來五年間韓美關係如何發展及影響朝鮮半島未來之問題等議題。但未來若美國特朗普總統執意重啓韓美FTA談判,預計將會對韓國造成不小之影響。部分人士稱,美國暫時不提有關部署薩德的議題,但是美國可能繼續以韓美FTA受損害爲由對韓國施壓,韓國應可準備重新談判的細節內容。對於目前積極推進南北韓接觸的韓國新政府來說,朝核和飛彈議題、韓美重談FTA協商和中國對韓國的因有關部署薩德而帶來的對韓經濟上的施壓都是得克服的懸案課題了。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