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學者論「新十大關係」

文/李永峰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超訊》關心中國發展,發起關於當代「新十大關係」的討論,嘗試爲處於十字路口的中國,提出切實客觀的建議與對策。當前中國在十個領域,存在嚴重挑戰,這些挑戰既來自內部也來自外部,有些屬經濟和民生領域,有些涉意識形態方面與對外關係。《超訊》組織民間學者對這些領域深入研究,細化分析,提供解決問題的對策。

不同的時代,會遭遇不同的難題。如何去化解,是對精英的挑戰。中國歷史上,曾有無數的書生、士大夫、官員,直面時代問題,寫下自己的解决方案。1949年之後的中國,也有兩篇著名文章,回應當時的時代問題,並且對歷史的走向發揮了巨大影響。這兩篇文章來自當時的最高領袖。

毛澤東於1956年和1957年發表的《論十大關係》和《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提綱挈領。對於很多人來說,理順了思路,解開了疑惑。因作者獨特的地位,所以文章結論也迅速轉化成國家政策。現在,中國又要面對新的時代難題。

習近平主席在最近幾年多次提出,中國需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塔西佗陷阱」、「修昔底德陷阱」、「西化和分化陷阱」等。其背後所指向的,就是當代中國所要面對的不同類型的問題。

如何應對?既考驗政治家,也是民間知識分子的責任。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中,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是讀書人深入骨髓的傳統。

《超訊》雜誌作爲一家民間的媒體、智庫,也關心中國當代的處境,所以發起關於當代「新十大關係」的討論,嘗試爲正處於新十字路口的中國,提出切實中肯的建議與對策。《超訊》研究認爲,當前中國,大約在十個領域,存在嚴重挑戰。這些挑戰既有來自內部的,也有來自外部的,有些屬經濟領域,有些屬民生領域,有些則是在意識形態方面。《超訊》組織學者對這些問題進行深入研究,嘗試爲中國的發展,貢獻一點力量。

中國經濟面對的挑戰

在當代中國所遭遇的各種問題中,經濟無疑是關鍵。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始終堅持「以經濟建設爲中心」。經濟建設的目的,既是爲了提升國家的治理能力和對外競爭力,也是爲了滿足人民日漸增長的生活與精神需求。所以,一旦經濟建設遭遇困境,那麽國家的上上下下都將面臨挑戰。在國家層面,經濟下滑,財政收入减少,國家機器所可掌控的資源變少,治理能力也會隨之而受影響;在人民層面,經濟下滑,長期以來所追求的前途變得飄忽不定,很多人因此而陷入不安定狀態。

而最近幾年以來,過去低成本優勢正在喪失,在工業升級尚未完成的時刻,中國經濟的挑戰早已浮現。GDP增長從過去的兩位數,下降到7%以下,最新的數據顯示,2017年上半年中國GDP增長雖然穩定在6.9%,但是整體趨勢還是有可能變成L形。這意味著,中國的經濟問題,要做好長期的不增長甚至緩慢下降的趨勢。在這種形勢之下,中國該如何應對?

中國經濟也面臨著製造業外流、創新不足、金融風險過高等等問題。二十世紀以來,捲入全球化的各國經濟,都變得異常複雜,在經濟的範疇內,又需要喜歡更多的小問題。在六十多年前,毛澤東論述《十大關係》時,已經將重工業和輕工業、農業的關係,以及沿海工業和內地工業的關係、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的關係、國家生産單位和生産者個人的關係等等問題分開討論。

《超訊》所組織的研究團隊,聚焦於GDP、外匯儲備、國有資産以及稅收等等經濟問題,嘗試對它們進行細化分析,把握困局所在,找出應對策略。

過去三十多年來,GDP增長,幾乎是各級地方官員對於經濟的最直觀認識。但是《超訊》團隊研究發現,在今天,GDP爲王的時代,應該成爲過去式,未來是比拚效率和質量的時代。中國經濟轉型至少需要十年,無法再依靠人海戰術,無法依靠污染環境,也無法依靠基礎設施和大舉收購。下行是痛苦的清洗過程,或許正適合那些迷茫的企業、工人,他們只能做好自己的産品,提升自己的服務質量,然後加速前行。

而在全球化高度分工的國際貿易中,外匯儲備既是國家競爭力的重要體現,也是國家調節經濟風險的重要手段。過去,中國之所以能積累巨額外匯儲備,取决於諸多的主客觀因素,如預防國際收支和貨幣危機、重商主義傾向、保護國內就業、善於利用比較競爭優勢、通過「邊幹邊學」實現技術趕超等。在中國經濟遭遇挑戰之際,對於外匯儲備問題應該做出新的調整。至少現在,在人民幣貶值和資本外流壓力的情形下,中國政府應對外匯儲備規模的變動持平常心看待,不宜繼續追求外匯儲備規模的增長,以降低外匯儲備在外匯資産中份額,實現從「藏匯於國」向「藏匯於民」的轉變。

國家在以經濟建設爲中心的過程中,雖然鼓勵市場經濟,但是依然堅持以國有經濟爲主體。國有經濟固然可以發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但是也有各種效率低、利潤低的問題。如何解决中國以國有企業爲主題的國有經濟力量,是考驗中國體制的難題,也是中國化解經濟下滑問題的契機。以什麽樣的方案改革國有企業,目前中國社會爭論甚多,但至少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要加强公司治理,减少政府的過度干預。

稅制改革問題的迫切性

當前中國面臨著急迫的稅制改革問題。稅制是最重要的基礎經濟制度之一,它不僅事關完善國家治理工具,更涉及到企業生存與發展的激勵環境以及居民財富的再分配。目前國內圍繞稅收問題的抱怨很多,各方都不滿意:政府提供公共服務和完善社保的需求增多,財稅增收壓力加大;企業普遍反映稅收負擔沉重,尤其是製造業的稅負過高;個人層面的稅收結構不合理,個人與政府對於個稅輕重的分歧,使個人對未來政府加稅的前景充滿擔憂。所以,如何處理稅收和稅制問題,是直接影響中國前途的大問題。

毛澤東在1956年論述「十大關係」時,聚焦於黨和非黨的關係、革命和反革命的關係等,在中國已經告別「以階級鬥爭爲綱」之後,這些問題不再是關鍵問題。所以,我們今天研判當下最重要、最核心的「十大關係」時,又有新的選擇,並沒有與毛時代相同。我們發現,影響這個時代的核心問題,除了經濟之外,還有民生。比如全民社保、全民醫保。在建設現代化的過程中,中國政府與人民,都在向全球最先進的國家與社會進行學習。建立完備與合理的全面社保、全民醫保計劃,是新時代的新挑戰。

在全民社保方面,目前中國政府財政,在社會保障的投入上,跟國家財政收入和GDP增長的速度還有差距,也無法滿足廣大人民對社保的基本需要,與世界發達國家相比,差距更大。將所有國民納入社保範圍,消除老百姓對於年老、疾病、失業的後顧之憂,是構建和諧社會的必然要求。政府現在也明確認識到,發展民生、建立和完善全民社保體系是人民政府的首要責任,也是衡量世界發達國家的一個重要標誌。但是如何做到呢?《超訊》的研究團隊給出了四點建議。

醫保無法滿足人民的需求

在全民醫保方面,現在也無法滿足人民的需求。社會上「看病難」、「看病貴」的聲音一直不曾停歇,尤其是自媒體興起後國內極端醫療事件和國外醫療福利制度的廣泛傳播和對比,更令社會公衆對中國的醫療體制現狀充滿了焦慮。中國在醫保方面的缺陷究竟在哪裏?該如何化解?關鍵在於建立讓各利益群體接受的醫療衛生體制。這既是最近幾年中國公共社會的籲求,也是即將到來的十九大所面臨的重大挑戰之一。

除了內部的經濟議題、民生議題,中國當前在統一問題上、對外關係問題上、國防安全問題上,也需要重新梳理困境與定位,給出新的因應當下形勢的政策建議。《超訊》所議定的「新十大關係」,也把目光聚焦到了以台灣問題爲核心的統一與邊疆問題上,還有以中美關係爲核心的外交關係,以及中國如何確保國防力量的安全問題。外交是內政的延伸,有些時候,對外的政策變動,也會深刻影響對內的施政方針。

中國領土存在未能完整之痛

如今的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世界最大貿易國,世界最大製造業王國,高鐵里程突破二萬公里高居世界第一,科技發展一日千里,現在的中國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更接近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然而,中國却是當今全世界大國中唯一沒有實現完全統一的國家,祖國的寶島台灣依然孤懸海外,「台獨」分裂勢力甚囂塵上,諸多國家將台灣作爲勒索中國的最大籌碼,讓中國人民付出沉重代價,中國國家主權與領土完整受到侵害,中華民族的尊嚴受到傷害。只要台灣問題不解决,國家尚未實現完全統一,中國領土完整之痛就永遠無法消除。

而中美關係是當今國際關係裏最重要的雙邊關係。隨著中國持續崛起國力不斷增强,中美雙邊關係的變化對世界格局、全球治理以及亞太地區的政治、經濟和安全發展都會産生越來越重要的影響。冷戰結束以來,中美關係磕磕碰碰,險象環生,但總體上維持了穩定的狀態,避免了重新出現冷戰和兩國之間的軍事衝突。如何在此基礎之上,擴展和加深雙邊在衆多領域的合作?也是當前中國最關鍵的問題之一。

清末以來,中國所遭受的歷史教訓,早已明白一個道理,落後就要挨打。這裏的落後,最具體的體現就在於國防建設的落後。所以,如何加强國防建設也是中國改革的重要攻堅戰。在2017年1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設立「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嘗試用軍民融合的方式來發展國防,無疑是一種新的嘗試。這種嘗試能够帶來什麽?還缺少什麽?論者也嘗試給出新的意見和建議。

「三民主義」經得起歷史檢驗

過去一個多世紀裏,中國人在「救國」的道路上做過很多嘗試。晚清維新變法、立憲運動、三民主義、共産主義等等。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中國在意識形態領域日漸走上務實之路。主義之爭,開始讓位於對問題的關注。但是,也不能回避意識形態的問題,走上「去嚴肅化」的虛無之路。回過頭來重新審視意識形態問題,有人嘗試拾起「新儒家」的大旗,有人嘗試重新回歸1976年之前的毛時代,也有人則宣揚「新自由主義」。《超訊》團隊研究認爲,被國民黨與共産黨共同視爲共和締造者的「國父」孫中山所提出的「三民主義」,依然是經得起歷史檢驗的重要思想成果,具有强大的現實意義,在當下中國應該發揮更大作用。

過去幾個月裏,《超訊》編輯部邀請著名經濟學家葉檀、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王興中、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聶日明、安邦諮詢(ANBOUND)宏觀研究中心經濟學陳功、賀軍、上海大學法學院教授李建勇、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王建民、上海市委黨校教授周東華、社會學家鄧偉志等人,參與對「新十大關係」的研究,嘗試對GDP、外匯儲備、國有企業、稅收、全民社保、全民醫保、中美關係、統一台灣、國防、三民主義等當下中國最爲緊要與核心的問題,進行討論,給相應的建議。

毛澤東在《論十大關係》中說,「提出這十個問題,都是圍繞著一個基本方針,就是要把國內外一切積極因素調動起來,爲社會主義事業服務。」今天,我們作爲一家民間媒體,嘗試向中國知識分子傳統致敬,也爲中國當前的時代挑戰,做出一些思考。以下文字,就是我們思考的記錄。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