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停電凸顯蔡英文執政亂象

文/金昭希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台灣大停電令668萬用戶沒電可用,蔡英文政府危機處理頻頻失誤,政治責任搞不清楚,權力鬥爭無力化解,電力問題變成國家安全問題。事件暴露蔡英文領導無方,缺乏威信。

台灣無預警發生大停電

2017年8月15日下午,台灣西部多個縣市無預警發生大停電,波及668萬用戶沒電可用,蔡英文政府手忙腳亂,危機處理頻頻失誤,政治責任搞不清楚,權力鬥爭無力化解,電力問題變成國安問題等,顯示出蔡英文這位欠缺執政經驗的領導人,正把台灣帶往不知何方的未來。

大停電事件後,出現幾個令人難以理解的怪象。

第一,大停電的禍首是中油公司位於台中大潭的電廠,發生停止供電情形,經查是人為疏失,經濟部長李世光在民怨沸騰之時請辭,行政院長林全立即照准;然而,出包的中油公司董事長陳金德、台電公司董事長朱文成,並沒有跟著李世光下台,為什麼首長請辭,這兩位下屬沒有走人?

經濟部長李世光請辭負責

第二,李世光在請辭記者會上說,「台電及中油董事長不是我能決定去留」,此話讓人大開眼界。原來,台灣的政治是如此的奇特,體制上經濟部主管台電、中油等國營事業,但實際上並沒有按照制度運作,經濟部長無法決定董事長人選,而是來自於行政院、總統府、甚至是民進黨派系指定,這已充分說明民進黨正在毀棄文官體制。

第三,身為下屬單位的董座,看著首長因為政治責任而請辭,卻沒有感到羞愧,連與長官同進退的勇氣都蕩然無存,讓人不禁要問,「這個政府到底怎麼了」、「官派董座都這麼厚顏嗎」、「台灣的政壇還有沒有倫理」、「整個國家為什麼變得君不君、臣不臣了?」

大停電事件的第三天,中油董事長陳金德難擋黨內外的壓力,宣布請辭。據傳是他前一天接受廣播電台訪問時,提到了「我看多了派系鬥爭」而引發眾怒;但是他說的是事實,只是蔡政府高層不希望派系鬥爭醜聞延燒,行政院長林全因此找來經濟部代理部長沈榮津與陳金德,當著代理部長的面,要求陳金德請辭。

其實,陳金德當初並不是由李世光任命,而是高雄市長陳菊推薦。陳金德曾在陳菊的高雄市政府擔任環保局長、副市長,是標準的新潮流系,與陳菊是宜蘭同鄉。台灣有句俗話說,「出外人互相牽成」,可以說是陳菊與陳金德的寫照。

去年五二○蔡英文就職,原本屬意「台灣綜合研究院」院長吳再益接掌中油,不同意給陳金德,林全亦三度拒簽人事命令,等同打臉陳菊。但是陳菊勢在必得,非拿下中油不可,雙方僵持結果,陳菊勝出。

新潮流利用中油監控黨內反新分子

中油的總部在台北,但是高雄才是其煉油廠的重鎮,與陳菊市府脣齒相依,每年預算豐富,地方睦鄰與回饋基金非常多,如果能掌握中油,等於穩住高雄一半的江山。過去馬政府時代,中油透過旗下子公司等網絡,在選舉時暗助國民黨,現在民進黨贏得中央政權,陳菊更要直接掌控有人脈、組織、銀彈與選票的中油。

陳金德接掌中油,是負有政治任務的。2018年高雄市長選舉,有五人表態角逐,分別是陳其邁、管碧玲、林岱樺、趙天麟與劉世芳。劉世芳是陳菊市府的代表,其他四位都是立委,中油對其展開監控,只要是他們與中油相關的請託案件、選民服務、人事調遷等,都要送交陳金德,再向陳菊市府呈報,且要做到滴水不漏。

今年初,爆發林岱樺「關說人事案」,在平時,這只是一件極其普通的公事,卻因為選舉被放大並操作是以立委職權施壓;但是新潮流操作手法略嫌粗糙,做得不夠光明磊落,例如公文為何會外洩,就讓新系解釋不清,反新系因而展開戒備,伺機反擊。

新系有意識的團結,是要保住在高雄的版圖,陳金德一開始拒不下台,還扯出承包商「巨路公司」背後有駐日代表謝長廷的親戚做靠山,要把謝系拖下水的動作十分明顯,陳菊更挺身捍衛陳金德;然而幾位新系立委的臉書(Facebook)連續數日被灌爆,力促陳金德下台聲浪高漲,都讓派系之戰一觸即發。

反新系一定要讓陳金德下台

一位接近蔡英文核心的反新系人士,就信誓旦旦的透露,「陳金德一定會下台,只是時間問題」,顯示反新系已蓄積能量決意扳倒陳金德,只要陳金德倒台,就等於重創陳菊系統,對新潮流亦是一大打擊,畢竟蔡政府的內閣中,新系勢力龐大,與民生有關的台水、台鹽、台糖等公司的董事長,都由新系掌控,反新系則是敢怒不敢言。這次他們找到缺口,就是要炮打新系司令部,順勢為二○一八年直轄市與縣市長大選的民進黨黨內初選,打開不被新系鉗制的防線。

反新系更認為,八月十八日立法院臨時會開議,二十一日林全為大停電事件做專案報告及備詢,若陳金德還不走人,光是反新系立委與在野黨的輪番砲轟,說不定有更多醜聞會被攤在陽光下,結果實在很難想像,陳菊還要維護陳金德嗎?

事實上,陳菊不希望陳金德下台是另有原因。首先,陳菊如果沒有護住陳金德,讓陳金德被逼下台,他有可能轉而投入高雄市長初選,衝擊到劉世芳的選情。劉世芳目前支持度不振,如果陳金德來攪局,就形成「新系分裂」,陳菊勢必難以站得住腳,更無法名正言順輔選接班人。

其次,陳金德沒有投入高雄市長初選,也可能回故鄉宜蘭投入縣長選舉。目前宜蘭是泛英系立委陳歐珀及新系江聰淵對決態勢,陳菊方面希望雙人殺到同歸於盡,然後藉協調之機由她的姪子、立委李昆澤出馬角逐。如果陳金德回宜蘭參選,選情將更複雜化,也打亂陳菊精心的布局。因此,陳菊最佳的策略,就是陳金德留任中油董事長。

蔡英文不了解民意

但是陳菊的如意算盤,新系內部亦有人覺得不妥,畢竟戰場太多,吃相不好看,會成為派系輪攻的眾矢之的。蔡英文此時一動不如一靜,倘若先出手,就是與陳菊正面衝突,對英系陳其邁在高雄、陳歐珀在宜蘭,不見得有利。

蔡英文與陳菊的恐怖平衡,這件事只是冰山一角,然而陳金德「自己請辭」,是蔡英文樂見的,她不必背負「撤換陳金德」的責任,並且把反新系與新系的鬥爭降溫。問題是,蔡英文如此瞻前顧後,作風扭捏,已落個不了解民意、沒有果斷力、無法讓行政系統分層負責、搗亂官僚體制的罵名,是繼大停電之後,再度流失不少民心。

一個電廠操作失誤,引發大停電,招惹大民怨,在政治責任的關卡,又顧慮派系權鬥,甚至與2018年的地方選舉糾葛不清,蔡英文的領導風格,不只讓行政體系失調,更讓人發現這些政府高層各有靠山,甚至以派系龍頭為馬首是瞻,如此的蔡英文,只是顯現其缺乏領導威信,一切仍是派系至上,未來會更難以推動施政。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