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門五政協 上陣父子兵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施子清是香港「福建幫」一面旗幟,亦是現代儒商典範。他和四個兒子都是政協代表, 在香港商界傳為佳話。施子清對《超訊》表示經商不易,曾遇挫折無數,好在一家人團結,四個兒子皆能獨當一面,目前已成功交班,把企業交給兒子打理。

恆通資源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施子清

文/王亞娟

在香港,「福建幫」是一支不可忽視的大隊伍,福建籍人士約佔香港總人口的六分之一。他們在香港各界打下片片江山,精英輩出,也讓「福建幫」這個名詞聲名遠揚。

「福建幫」當然不缺大佬。施子清被稱作香港「福建幫」的一面旗幟,亦是現代儒商的典範。

從身無分文來到香港,赤手空拳開始經商,再到打造起恆通龐大的商業版圖,施子清與回歸前後的香港共度了激蕩的六十年。

回憶往昔創業歲月,施子清感慨經商不易,曾遇挫無數,好在一家人團結,用他的話說,是「上陣父子兵」,言談間盡是對後輩的信任與驕傲。

很少再過問公司具體事務

在縱橫商界數十載之後,施子清近年醉心於書法藝術。施子清當年帶頭「打天下」,差不多在2008年左右全部放手交給兒子去掌管。如今,儘管偶爾也會和兒子聊聊生意,但幾乎很少再過問公司的具體事務,早上十一點到辦公室,晚上七點多才離開,寫寫字,看看書,成了他最主要的消遣。

施子清四個兒子分別取名為榮怡、榮懷、榮恒、榮忻,當中寄予了他對孩子們的期望:懷有恆心,幹出一番事業。目前他們各自掌管著家族中的地產、投資、貿易、證券等支柱產業,各司其職但緊密協作,施子清表示對他們「放心得很」。

施家四子並非生來就是富二代,施子清商業版圖的建立與擴張,靠的是兩代人白手起家、齊心協力。從給父親幫手再到各自獨當一面,他們也一路成長,如今均為「城中政商名人」。如今,施家在香港有一特殊名號——「政協世家」,被稱「施門五父子,全家皆政協」,在香港商界傳為佳話。

長子施榮怡,河南省政協常委,青年時代即隨父親將集團業務拓展至中國大陸乃至世界各地,當年更因協助父親經營生意而放棄念大學的機會。他做為長子,為三位弟弟在德、才、學、識各方面都起了表率作用。

次子施榮懷,現任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市政協常委,亦是中華廠商會名譽會長。他是八十年代最早一批北上發展的「廠佬」,先做貿易後設廠,隻身前往北京、朝鮮等地談生意,飽經磨練,而後有了事業基礎。

三子施榮恒,現任上海市政協委員,曾任東華三院主席,目前主要掌管恆通資源中心內部管理事務,也負責企業在武漢、廈門、上海等地的地產項目。

幼子施榮忻,現任深圳市政協委員,亦是全國青聯副主席、菁英會創會主席、百仁基金發起人。雖然在他出生的年代,家庭經濟狀況已經較為好轉,但他亦在繼承和發揚父親艱苦創業、奮發圖強作風的同時,以新生代的眼界、膽略和學識成長為一位金融精英。

在施子清位處筲箕灣的辦公室,不論是會議室或樓梯間,均赫然掛著一副2001年習近平主席與施家六人的合影,施子清夫婦二人站在習兩側,四位公子也亮相其中。十年後的2011年,習近平任國家副主席,在一次接見政協委員的場合上主動與施榮懷寒暄,提到當年吃過其母做的福建菜,並大贊施家四兄弟「一表人才」。

辦公室掛習近平與施家的合影

論經濟實力,施家和香港其他一些大的家族企業比起來算是一個新興家族,但是在參政意識和政治影響上,施家可算是香港為數不多的大宅門。

「家風」是企業發展的靈魂。無論是大家長施子清本人,還是他的四個兒子,都把誠信、謙和、低調的風格貫穿到為人處事當中,也將家族理念融入企業經營中。施家的交班,兒子們如何權衡父輩的傳統理念和新生代的風格?父親對孩子們接班放心嗎?帶著這些問題,《超訊》採訪了施子清先生,以下為部分訪談摘要:

超訊:能否簡要介紹一下您的家族企業交班情況,您現在還在恆通任職嗎?

施:現在我的公司,基本上什麼都是他們來安排。所謂「上陣父子兵」,有什麼事要問我,我可以和你們提供一些意見,其餘時候都是他們在第一線做,錢的事情都是他們管。我基本上只是掛一個職位,董事長還是我。老大、老二、老三、老四都各司其職,沒有具體分工,沒有說你管什麼他管什麼,有生意大家來做。

房地產我們是小打小鬧,我常說如果要做房地產,93年開始就可以在上海做。那時候就有朋友叫我們做,不過我說我沒有錢,我們哪裏來這麼大的資本?上海都是要舊城改造需要資金。香港很多地產商90年代就進去上海,但是你也應該聽到,進去上海之後的前幾年,這些地產商還是很辛苦的。

超訊:不只地產商,整個華人企業發展都是辛苦的。您說「上陣父子兵」,香港的家族企業,基本上都是「上陣父子兵」,包括李嘉誠。

施: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說實在,我來香港時兩手空空,哪裏有錢呢?我來香港時,就當老師,後來接觸自己的鄉親,然後也認識一些外省人,結交了很多朋友。我發現香港人對教育很重視,早上就看到父母親帶孩子上學,接送孩子,關心孩子的成績,送他們去補習,對教育很重視。

超訊:現在都是年輕子女接班了,你對他們放不放心?是不是看好?為什麼?

施:放心,我非常放心,他們說怎麼樣就怎麼樣,有一點我對他們有信心,就是我這幾個孩子跟我一樣的個性,不會說假話,答應人家的事一定講誠信,特別是做生意。第二,我這些孩子,沒有風花雪月的脾性,可以說這方面倒是大家都公認的,都很正氣。

回歸前媒體來訪問我,說我一家五個政協委員,三個太平紳士。我也是做了二十年政協。老二是全國政協委員,老大是河南省政協常委,老三是上海市的政協委員,他原來是我們福建的委員,在福建待了三屆,後來上海那邊跟我商量,讓我的一個兒子去上海,我就讓老三到上海。老四原來是貴州省政協委員,後來深圳市一定要他去做委員,他就是兩地的委員。去年我和他說,你應該要把貴州這個委員,跟他們說一聲讓人家去,不要跨兩地。

除了做政協委員,他們在政府的公職也很多。老四比較年輕,今年41歲,香港的菁英會都是他一手搞上來的,他也是全國青聯副主席。老二最先是在北京做政協委員,當了一年第二年就讓他做常委了,他還是上一屆中國廠商會的會長。

超訊:您企業內部的經營,什麼時候開始完全放手給四個兒子?

施: 08年我就開始放手了。

超訊:幾個兒子現在主要是誰在掌管?

施:老大和老二。房地產,以老大為主。進出口貿易,老二管。老三負責公司內部管理,比如說上海、廈門、武漢的房地產都交給他。老四主要負責金融投資、買賣。大家分工合作,比如說海南的房地產,就老四去監管。廣西北海和南寧的房地產,就讓老大親自去管。每星期大家都碰面,公事也好,私事也好。我也會和他們一起。有時候是正式開會,有時候中午、晚上沒有應酬的時候,就一起喝茶。平時我11點過了才到公司,除非有其他活動,沒有的話我也在辦公室待到晚上7點才離開。我自己很多事情做,其中一個是寫書法,香港書協是我在管的,還有福建書法研究會,89年成立的,快三十年了,這三十年我一直參與。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