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大反對黨為何不長進

文/俞天任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日本最大反對黨民主黨過去曾執政三年,下野後依然是原來執政時的失政集團在主持黨務,缺乏新血, 很難重新爭取選民的諒解和支持,亦無法對執政的自民黨構成威脅。

日本民進黨9月1日舉行黨魁選舉,前原誠司勝出

在討論安倍晉三為什麼在日本政界獨大時,經常會提到一個原因是「在野黨勢力太弱」。日本在野黨勢力弱小的原因各種各樣,實際上更多的問題在於在野黨本身,這些天日本最大在野黨民進黨舉行了黨首選舉,從黨首選舉的選舉理由,候選人以及選舉結果就可以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民進黨的前身是民主黨,那是一個在從2009年到2012年打破了自民黨的一黨執政的政黨,但是整個執政過程慘不忍睹,最後不得不在2012年提前一年解散議會舉行大選交出了政權。

勝敗乃兵家常事。第一次執政因為缺乏經驗失敗了也不足為奇,更加重要的是總結經驗教訓,清算了負遺產之後重新輕裝上陣,爭取重新得到選民的諒解和支持。但民主黨卻不是這樣,下野了之後依然是原來執政時的失政集團在主持,就是把黨名從「民主黨」改成「民進黨」,以為這樣就能混過去了。

連「面目一新」都無法做到,大選失敗失去政權,野田毅引咎辭職之後,出任黨首的還是曾經擔任經濟產業大臣的海江田萬里。這種人事讓大家哭笑不得,其他國家執政黨下野之後都會推出一個和執政期間毫無關係的領導集團出來,否則無法面對選民的指責。結果海江田在2014年大選時落選,黨首落選,成了一大醜聞。

此時民主黨推出來的還是一個曾經擔任過黨首、副首相和外交大臣的重量級老同志岡田克己,再往後實在混不下去了,正好日本維新黨分裂,由江田憲司帶領的幾個人無處可去,於是就和民主黨合併,改了一個「民進黨」的黨名。

這個黨名台灣已經有人用了,湊巧的是日本民進黨選出來的第一任黨首叫謝蓮舫,還就是台裔,結果弄出了一個雙重國籍問題,只能辭職。這一次民進黨的黨首選舉就是因為謝蓮舫突然辭職才舉行的。

參加競選的是53歲的枝野幸男和55歲的前原誠司,這兩個人都是老熟人了。枝野幸男先後擔任過內閣官房長官和沖繩及北方對策擔當大臣),臨時兼任過行政刷新擔當大臣和外務大臣,在黨內擔任過幹事長和政策調查會長。而前原誠司則是在2005年5月就當過大概半年的民主黨代表,後來在民主黨政權裏出任過國土交通大臣和外交大臣。

倒不是說不能用老人,老人政治經驗豐富,能夠給選民以安定感。但是這些老人都是一些什麼老人呢?就拿民主黨下野之後的這些人來說吧,海江田萬里不但對民主黨的失政也負有責任,而且此人原來是著名通俗經濟評論家,在泡沫經濟時期經常在媒體上露面,不少家庭主婦受騙買了各種垃圾股票或者理財商品,還記得這位大嘴巴。

謝蓮舫在任時大砍各種經費來補充名聲狼藉的「兒童津貼」,被諾貝爾獎得主聯合召開記者招待會斥責為「紅衛兵」,2011年東日本311大地震之後海嘯的災難就使得謝蓮舫主持的削減防洪預算成了一個笑話。

枝野幸男在3.11地震時是官方長官,和菅直人首相一起負責處理地震救災和核電站事故,其工作能力世人皆知。

前原誠司的三宗罪

至於這位新任黨首前原誠司,選舉前的8月18日他在有名的富士衛視政論節目《Prime News》出鏡談「民進黨再生」的問題中這麼幾句話最能說明他的能力:「我犯過三次錯誤,每次錯誤在戰國時代中都是值得切腹的大錯,就是說我已經不能活了,不能活了的我來競選黨首,才能吸取經驗教訓,帶領民進黨得到重生」。

連自己都知道事情的重大性,這位前原誠司的「三大罪」到底是什麼?

2006年2月,民主黨一個叫永田壽康的議員,指控當時的自民黨幹事長武部勤在小泉解散眾議院搞郵政選舉的時候接受了小泉找來準備對付龜井靜香的「刺客」堀江貴文的三千萬日元。並且拿出了送錢的電子郵件和武部勤兒子的銀行帳號作為證據。

前原當時是民主黨黨首,他根本沒有認真核對這些資料就在國會上給捅了出去,結果後來證明這些所謂的證據全屬烏有,事件的結果是永田壽康辭去議員的職務,前原誠司辭去黨代表職務,後來永田壽康實在承受不了環境和心理的重壓自殺了,可前原誠司依然若無其事地滋潤地活著。

民主黨執政之後,前原誠司出任國交大臣。新官上任就要砍掉八場水庫的專案,說是不能搞基建浪費錢,有錢要用來改善生活,用來花。結果八場水庫下馬造成的經濟和社會效能損失成了民主黨失政的主要案例之一。

菅直人在2011年1月第二次改組內閣後,前原誠司出任外務大臣,才當了兩個月,3月份就因為接受了旅日韓國人政治資金問題而辭職。

其實前原誠司捅的漏子遠不止這些。他在2005年12月作為在野黨黨首訪華時居然在外交學會發表鼓吹「中國威脅論」的演說,雖然大家都知道前原誠司在中日關係上持強硬立場,但他的身份是在野黨領袖,而且當時的日中關係並不算很壞,這種舉動使得中日雙方都面面相覷。日本輿論批評他「年少氣盛,不知禮儀」,原定與中國領導人的會見也被臨時被取消。有趣的是當時執政的自民黨對於前原的觀點倒持歡迎態度,小泉純一郎首相更認為前原誠司孺子可教。

民主黨執政之後擔任國土交通相,2010年在釣魚島海域發生過中國漁船和日本海上保安廳船隻相撞的事件,本來這種事件都不處理,但是此人堅持「東海不存在領土問題,釣魚島是日本領土,要根據日本國內法律嚴肅處理中國船長」的立場,一定要採取法律程式,引起中日關係極度緊張。

這種屢次闖禍的人為什麼一直能混,而且還混得不錯呢?這是因為日本文化和左翼反對黨混合在一起的古怪結果。

日本文化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輕結果(result),重過程(process)」,雖然前原誠司屢屢闖禍,但前原誠司是很認真地在闖禍,所以是應該原諒的。至於日本的左翼反對黨尤其注重「政治正確」,抽象的政治教條比具體的環境和事務更為重要,如果從這兩點出發的話,前原誠司的所做作為就沒有什麼很大問題,至於造成的後果則是另外一回事了。

太強調政治正確, 乏執政能力

如果志向只是一個永遠起監督作用的在野黨,堅持「政治正確」倒也不是什麼不能容忍的事情,反而應該支持鼓勵。但是過去的民主黨也好,現在的民進黨也好都把過去政權作為政綱之一,這就有點麻煩了。民主黨過去的三年執政經驗已經告訴了選民,單純強調「政治正確」就等於缺乏執政能力,現在依然舊貌的民進黨不對自民黨構成威脅的原因就在這裏。

除了以上原因,沒有自知之明的民進黨還一直被過去的自我感覺纏繞也是一個問題,當年他們是一個年輕人的群體,但現在成了一個老人俱樂部了,民進黨最年輕的國會議員也過了四十歲,而這些人還沒有認識到這一點,不能吸收新鮮血液,整個政黨毫無朝氣。

時代變化了,日本社會和國際環境都變化了,自民黨在變化,但是日本的在野黨和在野黨政治家們幾乎沒有過變化。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