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林鄭的理財新哲學 

文/陳立諾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港府有錢到甚麼地步,看看金管局公佈的外匯儲備就知道。港府應以何種方式利用這筆資產,保守或進取?香港金融管理局前總裁任志剛最近發文,闡述對港府理財的意見, 批評兩屆政府採用的是「守財奴」式財政政策,建議政府大膽花錢,掀起風波。 

特首林鄭月娥與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

香港金融管理局9月初發新聞稿,公布截止8月底,香港官方外匯儲備資產共值4137億美元, 折合港元3.2萬億。港府一年總開支才四千多億港元,外匯儲備的資產足夠應付港府八年開支。從這個角度看,港府可能是世界上最有錢的政府之一。

當然這筆財富當中,有一半是用來維持香港貨幣政策的穩定性的,不能動用。但就算只能利用另一半,也有一萬六千億港元之多。

香港經濟在回歸前後幾乎年年都能保持正增長,通過賣地與各類型稅收,港府累積龐大的財政盈餘。這筆錢除支付政府開支,剩下的都撥入外匯儲備,由香港金融管理局打理,在全球進行投資。

多年來不斷滾存,香港的外匯資產去到一個驚入的數字,每一個香港人都是持份者。港府應以何種方式利用這筆錢,保守或進取?在香港爭論已久。

既有支持用這筆錢投資環球資產的,也有建議運用於香港社會本身的內部建設。

香港金融管理局前總裁、剛晉身新一屆政府行會成員的任志剛最近就此發表文章,闡述對港府理財的意見, 一石擊起千重浪。

因為任氏身分敏感, 既是港府最高決策機構行會成員,也是中國央行旗下智庫中國金融學會執行副會長,再之前他是管理外匯資產的負責人。

任文名為《香港公共財政管理》,他在文中批評曾蔭權與梁振英兩屆政府採用的是「守財奴」式財政政策,「穩健有餘,進取不足,亦不合時宜」。因此港府應多花錢投資未來,推動公眾利益;建議港府可採用「逆周期」(counter cyclical)財政政策,即經濟增長慢時,實施擴張性政策(減稅或增公共開支)刺激經濟;GDP上升快時,則採緊縮政策。

規範特區財政政策的《基本法》第107條亦成為焦點。任指第107條並沒有要求政府開支與GDP同步增長,即兩者比例固定在一個百分比,例如20%。107條原文如此:「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財政預算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並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

林鄭月娥贊同任的觀點 

任志剛發表此文時, 正在外訪途中的特首林鄭月娥及時和應,表示任的觀點與她的「理財新哲學」異曲同工,林鄭指並非一定要把政府開支的增幅與經濟增長同步,在理解《基本法》107條及公共財政方面不應僵化。

任建議港府應以進取態度理財,輿論普遍表示支持,至於他建議採用逆周期財政政策, 社會各界則反應不一。

逆週期政策要發揮效果有一前提,即主事的政府部門能夠預先判斷經濟週期的改變,如果做錯判斷,政府的支出則不可能有效刺激經濟。當然財政司可以成立由經濟學者組成的委員會,決定何時採取逆週期政策。

但是,一個經濟週期持續多久是隨機不可預測的,逆週期財政政策帶來的後果,也難以把握。2008年環球市場崩盤之時,費城聯邦儲備銀行對多位經濟學者做了一項調查,顯示沒有一位專家預測得出美國經濟當年會出現負增長。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薩繆爾森(Paul Samuelson)1966年時曾說:「經濟學家預言了過去五次經濟衰退中的九次。」這是他開的一個玩笑,不過,也反映了預判經濟週期的困難。

港府與其花錢採取難以掌控的逆週期政策,倒不如進取地投資於香港社會本身,增進香港人整體的福祉。

回歸二十年,香港本地GDP總量比回歸前增加了一倍,但許多社會問題並沒有得到有效解決,反而隨著人口的增加而加重了問題的嚴峻性。例如貧窮問題、住屋問題、人口老化問題、醫療問題、支柱產業單一化問題等。

是時候投資香港社會本身 

上述問題,除產業單一化,都能用錢解決。以醫療問題為例,回歸廿年,香港的總人口增加近一百萬,但港府卻沒有建造任何一座大型公立醫院。因為醫療人手不夠,病人又太多,香港各家公立醫院的病理科醫生壓力甚大,不少轉到私家醫院工作,病人所能獲得的醫療服務質素得不到保障。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前總編顏純鈎近日在專欄文章中這樣寫:「最近夏季流感,公立醫院住院床位爆滿,有些病人要安置在走廊上,以致後來政府要向私家醫院買位,以補不敷之數。筆者是長期病患,平時在公立醫院覆診取藥,從前是三個月覆診一次,後來改四個月,最近改五個月。每次覆診,滿院坐滿老人,一等要等一兩個鐘頭,醫生看一個病人最多五分鐘,多問一句,醫生無奈說︰我沒有那麼多時間給你——病人太多醫生太少,這是不爭的事實。」

目前,香港的公共醫療系統已突破其能承受的臨界點,供應已遠遠追不上需求。公共醫療服務質素的提高,是能夠用錢去解決的問題。雖有說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但港府坐守龐大的金庫,卻缺乏意願花錢去解決很多港人面對的燃眉之急,令人感慨。

時代已變,香港面對的問題亦不同往昔。在理財方面,港府總不能以不變應不變,一味守財到底;用錢能解決的問題,應盡快用錢來解決,愈拖延,所花的錢只會愈多,甚至問題可能發展到用錢也無法解決的地步。

香港之所以擁有天文數字的儲備是過去執行保守理財政策的結果,如果改變此一政策,採取大膽進取的理財手法,勢必遭遇阻力。惟寄望為政者,具「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與判斷力。
對於剛履任特首、欲有所作為的林鄭月娥來說,任的大作無疑有投石問路之效。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