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執政半年 反思與前瞻

文/劉學偉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法國總統馬克龍把握法國主流民意,未經大波瀾就展開了他的勞工法改革;吃福利長大的歐洲人,肯勒緊褲腰帶幹活,歐洲文明可能還是有救的。如果法國失業率能降至少2-3%,5年後,馬克龍可以成功連任。 

馬克龍要帶領法國走出困境

馬克龍當選法國總統,至今已快半年。而且他已經扛過了第一個預期中的大難關,即習慣性的每年九月的的罷工潮。現在可以做一個初步的小結了。 

9月份馬克龍打的第一場硬仗,就是實施勞工法改革。他甚至沒有等議會審議法律,就通過政令提前、強行把主要改革方案付諸實施。同時配套的還有一些稅務方面的改革。這第一批改革的核心目標是給中小企業鬆綁,鼓勵富裕階層投資。這個套路在列根時代即已成型。有人把它概括為一句話:「先幫助富人吧。然後他們會回頭幫助窮人。」中國的鄧小平先生也有一句異曲同工的話,就是「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這個總的套路之可行性已經有很多經驗事實(美國、英國、德國、中國等等)可以證明。當然具體實施還是要注意均衡。在這方面,馬克龍可能是有「操之過急」的瑕疵。但「不過正不能矯枉」,也不要妄想什麼人可以把事事都做得恰到好處。只要大方向不錯就會有正面效果。 

 在9月,工會和(極)左派一如預期地發動了三場全國性的遊行示威。大貨車司機工會也照方拿藥的展開堵路作業。但是效果也如多數觀察者和筆者預期的一樣,比起往年,聲勢小了許多。現在九月已經結束。按照慣例,這第一波罷工遊行示威浪潮就算過去。當然以後還會有新的示威,也不敢說還會不會有新高潮。做個比喻,就是馬克龍的的航船已經沖出港口防波堤,駛向大洋了。 

派志願者到千家萬戶調查民意 

一年半以前,馬克龍在他的前進黨成立的宣言中就說:法國的政治已經被「鎖死」,任何重大的改革都會遭到嚴重的抗拒,結果就是法國在泥潭中深陷,始終沒有爬出來的希望。他派出成千上萬志願者,到千家萬戶去查,說是要搞出一套方案,讓法國能夠擺脫這種困境。 

說句實話,本人和當時的很大一部分法國人一樣,對馬克龍的「壯舉」嚴重地不看好的。主要是覺得他根底太淺,實力不足,就算他渾身是鐵,也打不出能把法國這艘到處漏水的船重新釘起來所需要的那麼巨量的釘子。 

到今天,筆者不得不承認,局勢好於預期。他居然在一個如此情緒化的大型西方政體中,確實地把握住了主流民意,未經大的波瀾就順利地展開了他的第一個最重要的戰場。現在就說勝利當然為時太早。但是,開局的確可以說是相當地成功了。他說要大家給他兩年的時間,允諾到時就可以看見效果。本人對此前景表示相當樂觀。五年以後,如果法國的的失業率能降至少2-3%,那他就真的是可以成功地獲得連任了。而這個目標,現在看來,真的是完全有可能達到的。 

他居然現在就有餘力去宣導歐盟的進一步強化(增設財政部長等),去代表歐洲攻擊特朗普的「美國第一」、「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在本人看來,那已經是表現超常了。 

現在本人開始擴展反思的範圍 

第一項擴展,關於制度:西式的普選民主制度,在英國(退歐通過),在美國(特朗普當選)走了兩次極端之後,在法國(馬克龍當選),在德國(默克爾連任),還是成功地走出了兩次中道。大家都知道,德法軸心是歐盟的主心骨。這兩個國家不亂,歐盟這台戲就可以接著唱下去。從制度層面看,就是這個西式民主的普選機制在法國算是成功地完成了必須的轉向的功能,沒有翻船。再加上前些年陷入極度困境的西班牙、葡萄牙,也在西式普選民主的範圍內,選出了執政力及格以上的領導,熬過了最嚴重的困境,經濟開始有了起色。(2013以後,兩國失業率曾經高達26%和17%。現在是17.6%和9.5%。)甚至歐洲的最差生,希臘選出的曾經宣佈「你不給錢,我就開槍(自殺)」的極左派總理齊普拉斯,也向現實低頭,勒緊褲帶,熬過了最艱難的階段(失業率從27%降到21%)。這些事實加在一起,讓本人對西式普選民主在至少歐洲的效益,有了一點刮目相看的感覺。我終於欣慰地看到,在現實面前,在為時還不是太晚的時候,吃福利長大的歐洲人,還是肯勒緊褲腰帶,起來幹活。這樣,歐洲文明就可能還是有救的。 

法國的經濟形勢,早在奧朗德/瓦爾茲執政的最後一年,就已經開始有了一點起色。(失業率從10.2%降到9.5%。)整個歐洲的經濟形勢現在也是熬出了2008年金融海嘯和2011年歐債危機之後的兩個低谷,開始向好。(歐盟整體失業率從10.5%降到9.6%。)馬克龍號帆船算是有運氣,在一個可稱有小順風的時刻出航了。要知道,德國、美國和英國現在的失業率分別是3.9%、4.4%和4.4%。德國的財政居然有盈餘。這已經是好多年沒有的榮景了。 

第二項擴展,關於左右:法國、德國、英國、美國的這四次選舉,兩個走極端,兩個走中道,但是還是有一個共性,就是向右轉。德國和英國,一直是中右在執政,一直效果不錯。法國和美國,則是從中左換為中右執政。西方的社會主義大潮終於開始普遍降下去了。美國有句很著名的諺語說:「三十歲之前,你不投民主黨,就是沒有良心。三十歲之後,你不投共和黨,就是沒有腦袋。」法國也有一句異曲同工的諺語叫做:「法國人的心總是投左派的票。但法國人的荷包總是投右派的票。」回觀數十年來的西方政局,真的大體就是這樣:一旦整體經濟好轉,人民就選左派上台,以瓜分發展成果。一旦經濟陷入嚴重困局,人民就選右派上台,讓國家先喘喘氣。向右轉而成功的領袖,當數美國的列根,英國的戴卓爾,德國的施密特最為著名。本人現在期許法國的馬克龍能成為第四位向右轉的英雄。 

西方危機的四重背景 

現在我們第三次把背景擴大。看看西方危機的整個背景,依筆者看,這個大背景可分為四重。 

第一重是東方經濟崛起導致的製造業及相關工作崗位流失。在這個方向上,馬克龍似乎想有些動作。但成功可能性不大。估計還是與東方合作,共同保持自由貿易更為可行。 

第二重是人工智慧引起的白領工作崗位的就地縮減乃至消失。在這個方向上,全世界的政界都還沒有足夠的的覺悟。包括中國在內都還在鼓吹人工智慧大幹快上,沒有明顯的監控措施出籠。本人希望馬克龍的法國能覺悟得儘早。 

第三重是伊斯蘭世界的人口擴張/移民/難民/恐怖主義危機。在這個方向上,馬克龍秉持西方現有的所有政治正確,估計不會有大的作為。但只要經濟有所好轉,這方面的危機的大爆發就能推遲。到時候再說吧。 

第四重,其實是最深層的一重危機,是西方的意識形態危機。表現方面多多,除了那些過分的政治正確,還有享樂主義、權利與自由氾濫、義務與責任缺位、家庭凝聚力瓦解等等等等。綜合起來的最突出效應就是雅利安人不生孩子。在這個方面,馬克龍好像毫無有所作為的打算。 

綜上所論,本人對馬克龍近期經濟改革的目標實現,抱持相對樂觀的的態度。對長期效果,則相當保留。希望他在第一期的的目標有所達成以後,能夠提出更加長遠宏偉的的改革目標。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