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人」特朗普的亞洲之行

文/李永峰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特朗普的亞洲之行,以美國的經濟發展為優先,只是用「生意」手段去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他並沒有在意識形態上,加強與亞太盟友的共識,其盟友未來可能拋開美國,採取單獨行動。

特朗普亞洲之行,以經濟利益為優先

在離開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前,美國總統特朗普以「這是一次史詩級的旅行」來評價自己的亞洲之行。他說:「我認為,可能之前沒有人受到過這樣的紅毯待遇。」 

的確,從11月3日到14日,歷時十二天,遍及五國,特朗普的亞洲訪問受到了非同一般的禮遇。在日本,安倍晉三陪他打高爾夫球、陪他餵鯉魚;在韓國,文在寅夫人花了數週時間,製作傳統茶點招待他,還使用了珍藏360年的醬油;在中國,習近平安排在故宮迎接,故宮已經幾十年沒有用來處理外事活動了,特朗普有幸成為第一人。在越南與菲律賓,特朗普所到之處,也都是榮耀加身。 

亞洲之行中,唯一讓特朗普不滿的,恐怕就是朝鮮的金正恩了。朝鮮雖然沒有在行動上採取激烈手段,但言語上並沒有放過他。官方媒體稱特朗普是「瘋老頭」,對此十分介懷的特朗普上Twitter抱怨:「金正恩為什麼罵我老,我從不說他又矮又胖?」 

拋開各類花絮與個人互動,單從政策角度來講,此次訪問,按照特朗普個人願望,應該也是成功的。因為在每個國家,他基本實現了自己想要的。只是,對於美國的傳統外交勢力,以及對於美國的亞洲盟友來說,特朗普的亞洲之行,恐怕並不是他們想要的。 

作為一個備受爭議的房地產商人,特朗普在商業談判上,很善於因勢利導、區別對待,在成為總統之後,他的外交互動,似乎同樣也以這種方式展開。在日本,兩國就推進「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區」達成一致,美國在安全問題上繼續保護日本,日本則承諾增加更多軍購。這對於深感受到中國壓力的日本來說,是個安慰。在韓國,兩國同樣在重新強調軍事同盟、共同對抗朝鮮的關係。到了中國,中美之間簽訂2500億美元的商業協議,雙方也皆大歡喜。 

可以說,無論在日本、韓國、中國,單獨來看待的雙邊關係上,大家都滿意。但是,亞洲是一個整體,在中、日、韓三國之間彼此存在矛盾的情況下,事情就變得複雜了。特朗普與中國的友好,恐怕會讓他對日本的友好大打折扣;同樣他在韓國對美韓軍事同盟的強調,對薩德系統的支持,則又讓中國如芒在背。 

訴求的是商人利益最大化 

各個擊破的策略,符合商人利益最大化的訴求。在成為總統後,特朗普的利益最大化,所指向的還在於他所宣揚的「讓美國再次偉大」。可以說,特朗普的外交目的,就在於以美國的經濟發展為優先,以創造美國就業機會為優先。所以,亞洲之行中,只要所到之國,能夠滿足美國發展經濟的目的,特朗普都會欣喜於自己的成功。把他的此行視為「一次史詩級的(旅行)」。在日本與韓國對於安全防衛問題的強調,最後都指向了軍售。在中國,當有2500億的貿易協議簽署後,一切意識形態話語都可以拋開不談。 

作為大資本家的特朗普,赤裸裸地踐行著資本主義國家的現實主義外交。只是,作為「生意人」,用「生意」邏輯去處理外交問題,真的能符合美國利益嗎?在英文世界眾多媒體看來,這顯然是存在問題的。當特朗普離開馬尼拉之後,《紐約時報》、《金融時報》等媒體發表評論文章,稱特朗普的亞洲之行,留下了混亂的信號。 

特朗普用他在競選階段的主張來對待亞洲各國。一方面,呼籲加強地區團結,共同對抗潛在的威脅;另一方面,則又以自身利益為重,時不時冒出「經濟民族主義」言論。特朗普並沒有在意識形態上,重新加強與亞太盟友的共識,而只是用「生意」手段去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 

《金融時報》抨擊特朗普 

這讓美國變得像一個普通國家一樣,而不是像當今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金融時報》評論文章指出:「這一切直接傳達的資訊是,再也不要指望美國來維持自由主義價值觀或者自由經濟秩序,而美國自身的繁榮正是在這些價值觀和秩序之上建立起來的。」因此,亞太各國政府,未來可能會拋開美國,而採取單獨行動。 

西方輿論與特朗普的根本分歧,在於特朗普壓根不認為美國的繁榮與價值觀有什麼關係。所以彼此之間陷入了無法化解的矛盾之中。這從特朗普還未曾上台時,大家就已經明白了。最新的亞洲五國之行,不過是重新證實了一遍已經存在的分歧。 

最近十年來,中國在亞太地區,始終面臨一個壓力,那就是希拉里推動的美國「重回亞洲」戰略。作為競選階段直接的對手,特朗普不會繼承希拉里昔日的政策,但是特朗普究竟會多大程度上背棄這一主張,此前輿論還有異議。現在,恐怕可以證實,「重返亞洲」政策名存實亡了,至少總統這個層面,美國不會再有類似言論。 

只不過,這也並不能成為中國高枕無憂的理由。鑒於特朗普對美國傳統外交策略的背棄,美國國內各類勢力,恐怕會站出來矯正,國家層面之外,民間層面的「重返亞洲」,要比之前更加積極。這會推動亞太地區的局勢,出現新的、現在也許無法預估的變化。 

而且,作為「生意人」,特朗普的胃口會越來越大,在他不談價值觀的時候,他對「生意」的執著也會更加明顯。中國這一次跟美國簽署2500億美元的合約,下次是不是規模要更大呢?日本、韓國、越南、菲律賓也一樣,都發現美國轉變邏輯,一切外交變成「生意」之後,如何才能迎合美國的生意呢? 

當特朗普認為,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對他來說,並不是一盤好生意的時候,他輕而易舉就廢掉了這個奧巴馬總統努力多年的政策。同樣,對於亞洲各國來說,如果無法在生意上滿足特朗普,後果嚴重而且無法預期。因為邏輯變了。對亞太各國來說,當前重要的是,認清特朗普的「生意人」現實,重新確立對美政策。 

離開亞洲的特朗普,念念不忘那個「又矮又胖」、罵他「瘋老頭」的朝鮮領導人。11月20日,特朗普宣佈,重新把朝鮮列入「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並矢言將對朝鮮實施「最高層級的制裁」。一些學者認為,此舉可能令對抗加劇。九年前,美國曾把朝鮮從這一名單中刪除。現在,再次讓朝鮮與伊朗、蘇丹與敘利亞並列,成為美國的主要敵人。 

只喜歡用「雙邊」方式「談生意」,不喜歡「多邊」方式「談生意」的特朗普,完成了上任以來最重要的一次外交訪問。熱熱鬧鬧一場,自己異常歡喜,只是值得留下了的東西並不多。對於亞太各國來說,一切還在他開始訪問之前的那個老路上。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