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能否走出「通俄門」

文/劉瀟雨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通俄門」再次成為媒體焦點, 同時朝著黨爭方向發展,共和黨已開始向民主黨人士反攻。對特朗普來說,「通俄門」最大風險不是被彈劾,而是政治基本盤流失,對立法和施政帶來負面影響。

特朗普與普京在越南峴港會面

11月11日,在越南峴港召開的APEC第二十五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期間,特朗普與普京會面。據報導,特朗普11日在由峴港飛往河內的飛機上對隨行記者表示,「每次,普京見到我,都說他沒有做過(干擾大選)。我相信他說的是實話,他是認真的」,「我認為,他(因為這件事)很受侮辱」,特朗普補充說。 

普京也「配合」特朗普,普京在同特朗普會晤後對記者表示,「絕對沒有」聯繫特朗普競選團隊領導成員,對媒體報導特朗普競選團隊成員同普京的侄子會面的說法,普京說,那完全是「胡說八道」。 

特朗普對媒體的這番話在美國國內引起了軒然大波。民主黨自然是抓住機會猛烈攻擊。而共和黨也傳出反對聲音。資深參議員麥凱恩也對特朗普的說法表達不滿,他說普京心中沒有美國的利益,相信他的話不僅幼稚,而且將會把美國國家利益置於危險的境地。 

最猛烈的抨擊來自美國的情報界的前高官:據CNN報導,12日,前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說,特朗普有意淡化俄羅斯干預去年總統選舉而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的威脅。前中央情報局局長約翰·布倫南(John Brennan)則說,特朗普實際上是「給普京一個通行證」,並讓其他國家來擺佈他。另據POLITICS網站報導,前希拉里·克林頓的一名顧問亞當·帕克豪蒙(Adam Parkhomenko)稱特朗普是俄羅斯的「代理人」,並表示那些人應該受到彈劾。 

競選大管家投案自首 

「通俄門」格外引人注目,是因為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起訴風暴」。美國司法部今年5月17日任命聯邦調查局(FBI)前局長穆勒(Robert Mueller)為特別檢察官,負責「通俄門」調查,內容包括特朗普競選團隊成員是否與俄羅斯政府共謀。10月31日,穆勒拿出了第一批結果。特朗普競選時的大管家保羅·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及其商業夥伴瑞克·蓋茨(Rick Gates)被控密謀反對美國和洗錢等12項罪名,當天早晨被迫向聯邦調查局(FBI)投案自首。今年7月,FBI人員突擊了馬納福特位於佛吉尼亞州的住宅。 

據起訴書,2006年至2015年期間,馬納福特及蓋茨曾擔任烏克蘭政府及相關政治組織的顧問,收取總計數千萬美元的費用,並通過一些管道洗錢。馬納福特個人的洗錢金額超過7500萬美元,未向美國財政部和司法部申報。 

美國的各大媒體,特別是被特朗普指為「假媒體」的《紐約時報》、CNN等,都大張旗鼓地報導「通俄門」。但正如我們分析過的,「通俄門」事件終將雷聲大雨點小。聯邦調查局前局長科米的突然被解職曾經引起軒然大波,而科米在6月的作證並沒有對特朗普造成重大傷害,他明確表示FBI沒有對特朗普進行調查,特朗普也沒有要求停止「通俄門」調查。 

特朗普兒子和女婿庫什納也捲入「俄國律師門」。《紐約時報》披露,小特朗普和一名「俄羅斯政府」律師塞里尼茨卡婭曾於去年6月密會。小特朗普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則辯稱,他與俄羅斯律師會面沒有收獲任何有價值的內容,兩人只探討了美國家庭收養俄羅斯兒童的問題。同樣,即使特朗普兒子的密會有問題,也沒有證據表明特朗普對此知情。 

同樣,到目前為止,很難將此事與特朗普聯繫起來。在10月31日特朗普前管家被起訴後,白宮發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在新聞發佈會上說:「今天宣佈的(起訴)內容,與總統毫無關係,與總統的競選活動也無關。」特朗普也就此次事發推文指出,馬納福特被控的罪名,都是在幾年前他加入競選團隊之前的事。 

「通俄門」變為「黨爭門」 

再有,「通俄門」越來越朝著黨爭的醜陋方向發展,共和黨開始反戈一擊。10月17日政治新聞媒體國會山(The Hill)披露,奧巴馬政府從2009年起持續接受俄羅斯賄賂,讓莫斯科控制美國大量的鈾資源。另有證據顯示,俄羅斯核官員令美國前總統比爾·克林頓的慈善基金會獲利數百萬美元。在此期間,時任國務卿的希拉里做出了對莫斯科有利的決定。10月24日,三個由共和黨人士把持的國會眾議院委員會宣佈開啟對奧巴馬政府以及希拉里·克林頓涉嫌「通俄」的調查。自然,共和黨人發起的調查被民主黨人稱為「以黨派為基礎」、目的是「大規模分散注意力」。 

特朗普也加入到這一惡鬥之中,甚至不惜威脅解僱自己的幕僚。特朗普啟程出訪亞洲前,他指責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沒有對民主黨人進行調查。特朗普還威脅說如果塞申斯不開始調查民主黨人,他可能會被解僱。 

雖然黨爭的結果,通常是兩敗俱傷,但對特朗普的殺傷力更直接,在特別檢察官穆勒針對「通俄門」首次提起訴訟後,特朗普的支持率已跌至最低。最新CNN民調結果顯示,只有36%的人對特朗普的執政表現表示滿意,這相較於10月支持率最低點的37%又有所降低。 

對於俄羅斯特工和特朗普競選之間的關係,表示關切的美國人越來越多。44%的人表示,他們對於這些報導「感到非常擔心」,而這一群體在7月的民調中僅佔27%,當時小特朗普、庫什納、馬納福特和一名俄羅斯律師在特朗普大廈會面的新聞剛剛爆出。 

更要命的是,多數美國人(59%)都認為特朗普本人清楚自己競選團隊中有人與疑似俄特工人員存在聯繫,認為特朗普對此毫不知情的人僅佔39%。民調結果還顯示,在通俄調查的第一次起訴後,大多數人都認為應對俄羅斯是否影響大選問題開展全面調查。另外,認為這種干預行為會引發危機的人也越來越多。 

「通俄門」如能被坐實,有可能涉及「叛國罪」。但如上所述,很難坐實與特朗普直接有關。我們曾經提到,對特朗普來說,「通俄門」的最大風險,應該不是他被彈劾,而是造成他的政治基本盤的流失,對其立法和施政帶來重大負面影響。因為在美國,反俄勢力十分強大,不僅是在精英階層,而且在大眾層面上都是如此。特普朗必須能說服美國民眾,美俄必須友好而不是為敵。12日,特朗普發的一篇推文就是朝這方面努力:「什麼時候那些仇恨者和傻瓜才能意識到,與俄羅斯發展良好的關係是件好事。我希望能解決朝核問題、敘利亞危機、徹底剿滅恐怖主義,這都需要俄羅斯極大的幫助。」 然而,很顯然,特普朗要改變美國的基本民意,還要費很多功夫。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