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迺強﹕建立平行國際金融體系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金融危機將從美國開始,殃及全球,已經不是會不會發生,而是何時發生的問題。

問題一旦出現,美元不再能擔當國際貨幣角色,或者美國進而以美元金融霸權侵凌其它國家自肥,我國利益必受嚴重損害,不能不出手自衛。

從積極角度看,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於這情況之下,亦多少有責任為世界經濟秩序提供替代美元霸權的公共產品。

自十八大以來,我國在人民幣國際化這大框架之下,已經作了很大努力,為即將發生的轉折作準備,但是看來還是未完全準備好。

外界一般關注中國和俄羅斯會聯手以黃金支持的國際貨幣系統取代美元地位。

計劃多時的上海期貨交易所旗下的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INE)即將在國內推出以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合約,預計2018年1月18日上市,鎖定原油價格並用本幣進行原油期貨交易,人民幣將以黃金作支持。

因為中國是全球石油最大買家,這措施如依期推出的話,過去三十多年以石油支撐的美元法幣霸權,將一去不復。
但是對我國而言,更迫切的需要是當美元系統崩潰時,或者當美國像對伊朗、朝鮮和俄羅斯那樣關閉SWIFT時,我們能如何繼續維持國際經貿往來。

當中關鍵之一是中國國際支付系統(CIPS)能否替代美國控制的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系統。

2015年10月推出的CIPS是我國抵遇國際金融危機的護身符,和對友好國家提供的保護傘。

據報這系統的第一期直接參与者數量已達31家,間接參與者規模擴大至628家,覆蓋全球6大洲,86個國家和地區,實際業務輻射範圍則延伸至全球135個國家和地區,涉及金融機構2100餘家。一看便知系統仍是小打小鬧。

第二期本來計劃於去年年底完成,但至今未有進一步消息,估計是跟俄羅斯還未完全談妥如何聯手。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