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正面臨的是蹂躪了世界三百年的歐洲白種人文明大撤退,是積累了三百年壓力的大爆發。

與之相比,2008年的金融危機只是小兒科,但它已帶來十年經濟不景,和大量遺害至今的衍生效應。

當前這場危機,其對全球經濟發展和各種秩序的傷害,起碼會延續30年以上。亦即是說,我國第二個一百年目標,將於這大重組,大復修的環境中完成。

於這場全球性特大金融危機之後,繼之而來的,將是全球性的大衰退,大停滯。我們以往習慣的高速度增長,即將成為過去。這並非什麼L-型問題,而是一個我們多年未經歷過的全球性現象。

從自身利益出發,我國正盡力拖延危機的發生,和降低其殺傷力。但客觀事實將不以我們的主觀意志而轉移。

正正因為美歐列強主動從地緣上後撤,美國的最後防線一定死守在金融和信息方面,不管誰當總統,以白種人的德性,都完全會不顧一切地撒賴出招,以捍衛美國利益。

而西歐國家因為對俄羅斯和中國視為非我族類,不予信任,也會站在美國這一邊。

所以,2018年的亂局,將聚焦為中俄對美歐列強。列強猛退,我方沒有意願和能力去佔領全部真空。美國於退卻時耍無賴,我們許多時只能吃啞吧虧。

俄羅斯雖然筋肉發達之外,其它方面體質較弱,但勝在危機感強,所以短期內忠誠度高,可以信得過,加上敢於拼殺,所以還是個較有戰鬥力的戰友。

有俄羅斯鎮住西歐和中東,並且保障我們的能源供應,我們便可從容應付美國為主的挑戰,在狂飆中依靠自身的規模,和另類體制這防火牆,勉強能站穩腳步。

到時全球都會指望日子還算可以的中國,輸出大量公共產品,讓苦哈哈的小夥伴們都能過日子。
一帶一路適逢其時,勢將駱驛於途。   

(Visited 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