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看我對美國態度很狠,主觀上,我還是希望這場金融「完美風暴」(perfect storm) 最好遲兩年才爆發,到時我們會佈局得更齊全,受害更少,而美國則跌得更深。

只是世事並不因我們主觀意志而轉移,天要落雨,我們也無法阻止。

昨天文章我沒有說的,是美元指數於連跌四天之後,終於反彈,但高開低收,反彈的最高點,還未過前一天的收市價,可見反彈是如何乏力。

今天是美元連續下跌的第五天,再次反彈,但反彈十分疲弱,凶多吉少。

還有一點十分奇怪,黃金價格於去12月中開始從1,254美元/安士急升,最近朝鮮半島局勢明顯和緩,全球也沒有什麼爆炸性熱點,但黃金價格卻急升持續至1月13日的1, 341美元/安士高峰,於短短一個月之內升了接近7%,這現象殊不簡單。

國際黃金以美元報價,美元疲軟是金價高的因素之一,但並不能解釋大部分變化。

看來特朗普千方百計想美元迴流美國,但美元卻湧去買英鎊、歐羅、黃金,個中原因,值得我們深思。
很明顯,這回合的金融博弈,美國輸了。看來美國敗局還剛開始,往後如何開展,如何結尾,是多方複雜博弈的結果。

於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西方出現了許多之前完全不能想像的東西。我不才,只能再次承認看不透。

我們正處於三百年歷史的轉捩點,西方列強積業太重,人力無法扭轉,只好順勢而行。

總而言之,於亂局之中,現金為王,一動不如一靜,持盈保泰。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