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們開始接觸到人類本性這個根本問題。這是人類探討了數千年的問題,我國自古便有性善論、性惡論、不善不惡論的不同看法。用今天的語言說,即基因決定論(性善、性惡)和社會決定論(不善不惡),可以說,人類在這方面的探索,幾千年都沒有實質性的進展。

最近學術界的共識是基因和社會各決定一半。這結論其實也是了無新意,佛家早就這樣認為的了。

佛家認為人一出生,便受到業力(基因)的主導,但是經過修行(意志),個人仍是可以徹底改變自己的性格,以至命運。

於此可見,科學是認識自我,宗教是改造自我,兩者各有絕不重疊的功能。共產黨員是無神論者,他們所應該排斥的,只是有神的宗教,特別是馬克思、恩格斯等所熟悉的一神宗教基督教。

像東方的無神宗教如儒教、佛教等,與無神論完全兼容。而通過修行,作自我改造這結論,也同樣是數千年沒有任何突破,劉少奇也要作書談共產黨員的修養。

我國發展到了今天,困擾着許多人的所謂精神空虛問題,靠辯證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已經不能完全解決。

主要原因是它沒能夠對症下藥。共產主義理論並沒有解決如何改變自己,從而改變命運、改變世界這個十分現實的問題,更沒有解決我們從何處來,到何處去這存在性的問題。

我們需要直面宗教,並且要建立一個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宗教觀,社會才能平穩健康的往前發展。  

 

(Visited 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