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族黨觸碰北京底線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青年陳浩天於3月28日召開記者會宣佈成立香港民族黨(Hong Kong National Party),旨在以香港民族主義意識作基礎,推動香港獨立運動,最終建立香港共和國。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

這是香港第一個公開主張以香港獨立為宗旨的政治組織。

之前,雖有一些社團傾向於分離主義,但宣揚的理念主要以維議香港本土利益為依歸,公然以港獨為政黨網領的,香港民族黨是第一個。

以近幾個月大出風頭的本土極端派政治組織本土民主前線(Hong Kong Indigenous)為例,他們的組織口號為:本土價值、勇武捍衛,港獨並不在其中。

24小時之後,國務院港澳辦於3月30日帶頭回應事件,香港政府亦隨之跟進表態。

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表示「港獨」組織的行為,危害國家主權和安全,危害香港的繁榮穩定及根本利益,亦已嚴重違反國家憲法、《基本法》和現行法律,相信特區政府一定會依法處理。

被視為北京喉舌的《環球時報》以《「港獨」宣佈建黨,倡狂全球無雙》發表社評,指「港獨」是偽命題,「毫無實現的可能性」。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表示,成立香港民族黨已遠超言論自由範疇,亦超過一國兩制底線,相信政府會依法處理,絕不能「養癰為患」。

4月1日,新華社發表評論文章,題為《對港獨絕不能養癰為患》。

眾多表態中,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最為激烈,他表示「港獨」是香港的毒瘤,也是國家的毒瘤,必須依法加以鏟除。其用詞隱約有金屬鏗鏘之聲。

北京方面對此事的回應一早統一口徑,語調予人斬釘截鐵之感,不存在模糊解讀的空間。甚至精確到用一個罕見的四字成語「養癰為患」來形容港獨,且多次強調要「依法處理」。

傾向分離主義的本土極端派二月初發動旺角騷亂,二月底在新界東補選獲6萬多張選票,北京方面都表現得不慌不忙、雲淡風輕。港澳辦副主任馮巍三月中接受報章專訪時,表示分離主義、港獨絕非香港主流,相信年輕激進的從政者會逐步成熟,中央對港有足夠的耐心。

那麼,為何一位名不經傳的青年宣佈成立港獨政黨會招來排山倒海式的抨擊?為何北京這麼快就失去了耐心呢?

過去幾年,無論是示威者展現龍獅旗,提出城邦自治論,或提出港獨,在香港社會大都被視為屬言論自由範圍。北京對此也表現出一定程度的理解和寬容,畢竟言論自由是香港奉行已久的核心價值。

以香港學者陳雲的政治論著《香港城邦論》為例,表面訴求維護香港高度自治,實質提倡中港兩地隔離,把西方具國家內涵的城邦概念套用於香港,被視為港獨理論奠基之作。

《城邦論》2011年出版後曾風行一時,而陳雲本人,卻並沒有被禁足中國大陸。三年前他接受一份香港週刊訪問,表示經常上大陸購書以及出席講座,並沒有因《城邦論》一書遭打壓。

亳無疑問,港獨政黨的成立觸碰到了北京的底線。

因為組黨,即是竪起旗幟,把認同建黨宗旨的人聚攏旗下,組織他們朝目標行動。

港獨行為違反《基本法》條文

北京將組黨視為把政治主張付諸具體行動,不再屬於言論自由的範圍,故此,由上而下發出排山倒海式的譴責,並敦促港府應依法處理。

從法律角度看,政黨以港獨為號召違反了《基本法》條文,因為《基本法》第1條列明「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

不過,《基本法》主要規管政府權力以及界定中港關係,並非用來約束市民的言行,違反基本法並不會構成罪行,除非涉事者有具體犯法行為,例如鼓吹以武力或採取暴力行動去奪取政權。

但是,當局卻可以提出《基本法》第1條支持本地其他法例,作為禁止相關行為理據。如香港公司註冊處可引用《基本法》,拒絕香港民族黨註冊。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向傳媒交代過,當他以「香港民族黨」名義向公司註冊處登記時,被指涉及政治問題而遭拒。

因此目前階段,的確有人宣佈成立了一個港獨政黨,但無法成功註冊。如一個社團不申請註冊或在註冊申請被拒後繼續活動,政府可根據社團條例第5C條或第5F條檢控其負責人,情況嚴重的話可以判囚。

換言之,香港民族黨止步於此,無法合法地以社團名義公開活動。

台灣曾選出2位主張台獨的總統,這麼多年,也無法達成台獨建國目標。在台灣,民進黨、時代力量、台聯等是打正旗號要獨立建國的政黨;而在香港,雖有一個宣稱以港獨為號召的政黨,但連一個社團註冊也沒有,召集人亦不具政治影響力。

這幾年,港獨的聲音在青年人當中有擴散的趨勢,但充其量也只是叛逆年青人的政治幻想,跟現實的距離,比140公里寬、分隔大陸與台灣的海峽還要寬。

鼓吹港獨危害香港前途

當部分人不斷鼓吹港獨,甚至採取實際行動去追求一個海市蜃樓般的目標,其實對香港前途百害而無一利。

雖然涉及禁止叛國、分裂國家等行為的基本法23條還沒有立法,但香港仍有幾條法律可以用來壓制港獨言論散播。如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9條和第10條,任何人企圖或準備做出煽動意圖,引起憎恨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激起對其離叛等,即屬犯罪。

不過,負責檢控的律政司卻不可能輕易用來起訴提倡港獨者。因此,鼓吹港獨,在某程度上會導致基本法23條立法加速進行。如果通過,香港人所享有的言論自由的範圍將比現時收窄,不少關於港獨的發言也許會牴觸法例。

而港獨發展下去的最壞結果,是一國兩制可能提早結束。北京不難找到攸關國安的正當理由廢除基本法,把內地法律強加於香港。 《基本法》第18條如此表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布戰爭狀態或因香港內發生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特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佈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

公佈成立香港民族黨後,陳浩天高調接受過幾家媒體訪問。4月中,傳媒把焦點轉向前學民思潮核心成員黃之鋒、黎汶洛、周庭、學聯秘書長羅冠聰等人組成的本土派新政黨「香港眾志」(Demosistō)。

前學民思潮核心成員黃之鋒等人組成本土派新政黨「香港眾志」
前學民思潮核心成員黃之鋒等人組成本土派新政黨「香港眾志」

香港眾志不認同香港現時能獨立,強調港人要自決前途,不應在前途談判時缺席。

陳浩天曾向媒體表示,現時該黨約有50名黨員,活躍者大部分是大專學生,資金來源主要靠黨員捐獻。

可是,召開記者會時,卻只有陳一人出席,並沒有其他成員陪同。所以,香港民族黨是不是真的有數十位成員,這是一個問題。

而陳本人,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但對自己做過甚麼職業,卻不願意向媒體透露,整件事有點撲朔迷離。■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