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40年後,中國是不是應以法治建設為中心?就這一問題,《超訊》訪問了香港大學法學院教授陳弘毅。陳教授表示,依法治國可以保障個人權益,也是社會公平正義的保障。中國正推行依法治國,但是還是有相當多有法不依的情況。 

香港大學教授陳弘毅

 

從1978年開始的改革開放,到今年已經40年了。中國從一個時時擔心被開除「球籍」的貧窮落後國家,發展到了今天的世界第二大強國,取得巨大進步。改革開放40年,根據鄧小平的堅持,始終「以經濟建設為中心」。40年後,中國經濟的輝煌,早已舉世震驚。展望未來40年,還要繼續「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嗎? 

源於西歐的現代化,在近代深刻影響了中國的命運,中國今天的發展,也依舊是沿著現代化的方向,在器物、制度、精神等不同層次上進行追趕。如果說,改革開放,不過是中國在兩種不同的現代化方案上進行軌道轉換,從對於社會主義現代化方案的學習,轉移到了對於資本主義市場經濟方案的學習。作為學生,中國的成績傲視全球。但是,在現代化的各要素中,還有一點,在中國依然是不足的。那就是現代社會的基礎——法治。 

未來40年,從「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之後,中國是不是應該進入以法治建設為中心?近日就這一問題,《超訊》訪問了香港大學法學院教授陳弘毅。 

陳弘毅是著名的憲法學者,在法學界地位崇高。曾擔任香港大學法學院院長,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陳氏基金憲法學教授,也是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說,在改革開放中,法治不止能促進經濟的進一步發展,法治更是超越工具性作用,保障每個人權益、保障社會公平正義的基礎。 

以下是訪問摘要: 

超訊:改革開放40年以來,中國的經濟建設已經取得了巨大成就,未來是不是應該把現代化的發展向法治傾斜? 

陳:中國的法治建設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1978年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它不單是啟動經濟的改革開放,它還要重建中國的社會主義法制。到了2011年的時候,已經宣佈,建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就是說,在各個領域,中國都已經有相當完備的法律。所以過去40年,中國法治建設,同經濟建設是同步進行的。 

超訊:但世界的觀感,似乎還是覺得中國的法治,包括司法獨立,還是讓人不太滿意? 

陳:中國內地比較少用「司法獨立」這個詞語。根據憲法規定,法院是獨立行使審判權。十八屆四中全會以來,中國推行依法治國。所以「司法改革」在過去幾年也正在推行。包括法院的專業化、更加獨立行使審判權等等。當然,這個改革還在進行中。理想的情況還沒有達到。現在官方也承認,還是有相當多有法不依的情況,具體的執行還是不太滿意。 

超訊:中國馬上要進行「修憲」,憲法在中國的法律體系中,非常重要。但一直以來,因為憲法條文並不能直接體現在司法審判中。中國也沒有違憲審查。對於這個問題,您怎麼看? 

陳:十九大報告中,有「合憲性審查」的提法。最近內地學者也有很多討論。有人建議在人大常委會或者人大下面,設立一個「憲法委員會」,負責「合憲性審查」。對於比較低層次的法規、規章以及地方性法規的審查,我覺得空間比較大。對於法律的審查,可能性還是比較低。法院在這個「合憲性審查」上,可能還是沒有辦法發揮作用。其實自從「齊玉苓案」的司法解釋被廢止之後,一般理解就是說,法院是沒有在個別案件中適用憲法條文的權利。目前憲法的體制,除非有比較大的改革,否則法院在適用憲法解釋方面的作用有限。反倒是有些學者提議在人大或人大常委會這個架構裏面設立一個委員會,負責「合憲性審查」,是有更大機會實現。 

超訊:很多人認為深圳、上海,很快會超越香港。但也有人認為,香港因為其法治,地位永遠不可能被超越,您怎麼看? 

陳:主要是一個信心的問題,國際投資者或者商人,對香港的法治信心大,對中國內地的法治相對信心沒那麼大。參與經濟的人,對這個地方的法治能不能保護他們的權益、合同、財產很重視。在可見的將來,外來投資者,還是更加對香港的法治有信心一點。 

超訊:最近一段時間,因為全國人大幾次釋法,以及《國歌法》等爭議,很多人開始擔憂香港的司法獨立,您怎麼看? 

陳:香港的司法獨立,完全沒有受到影響或者破壞。我覺得現在香港法官還是非常獨立地去行使他們的審判權,不會受到任何法院或者法官以外的力量影響。法官判案,還是完全根據自己對案件事實、有關法律適用的理解來判案。法官、法院以外的機構、政治力量,不會對法官行使審判權構成影響。即使有些判決受到批評,可能社會有些人不同意法官的判決,但這不表示法院沒有它的獨立性。 

超訊:在未來中國的發展中,法治應該體現一個什麼樣的作用? 

陳:有不少學術研究發現,法治的現代化,對於經濟發展來說是很重要的。因為經濟要進一步發展的話,一般的財產權,或者知識產權等等,都需要得到有效保護;合同也需要得到執行;參與經濟運作的人,對於法院、對於法治,要有信心。這些都是經濟進一步發展的重要條件。除了對經濟發展有促進和保障作用之外,依法治國,更是可以保障每一個個人的權益,也是一個社會公平正義的保障。   

(Visited 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