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退出TPP,但日本卻很努力去組成新的TPP。中國不必太重視以前美國主導的那個TPP,但這次日本主導的修訂版的CPTPP, 如美國重新加入以及擴大到印度和孟加拉的話,中國就應該要正視了,否則在貿易上有被孤立的可能。 

 

TPP

奧巴馬搞TPP的初衷十分清楚的,就是試圖製造一個新的包羅萬象,並不限於貿易本身的國際標準來限制中國的行動。 

TPP本身到底能對美國產生多大的經濟效果則是一個一直扯不清楚的問題,世界銀行認為到2030年時TPP能平均提高成員國1.1%的GDP,但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則不認為有這麼大,它的估算是TPP到2032年只能提高美國0.15%的GDP,改善就業0.07%,增加出口1%,進口1.1%,增加税收0.23%,就是說幾乎沒有什麼經濟效果。 

前年總統選舉時民調表明78%以上的美國人反對TPP,認為TPP只會剝奪美國人的工作崗位,減少美國人的收入,使美國的食品更不安全。不止共和黨的特朗普反對TPP,就連曾經主導TPP談判的民主黨希拉里也只能表示反對。當然如果希拉里當選的話應該不會直接退出。 

日本是TPP最積極的推進國 

而對於日本來說,代表非農業人口利益的民主黨對TPP感興趣,而代表農業人口利益的自民黨因為農民利益問題而反對TPP。但是安倍晉三發現了可以政治利用的價值,所以在第二次執政之後排除了自民黨內的反對意見,日本成了最積極的推進國。 

談論TPP應該注意所有的評論都是盲人摸象這個事實,所有的談判內容都是保密的,現在的議論根據都是各國政府根據自己的需要而透露出來的情報,所以在日本一直有人在猜測是不是日本在談判中佔到了便宜,根據是:「不然為什麼美國人要退出?」 

所以無論是從經濟還是政治的立場,日本都要把TPP繼續搞下去,這就是美國退出之後日本還是繼續努力的原因。實際上現在參加TPP的各個國家都不是經濟霸權國家,所以都能從自由貿易中得到利益,除了加拿大有一個對美關係以及魁北克問題要考慮所以堅持「文化例外」之外,其他國家都很樂意看到TPP能夠成功。更不要說還有台灣、菲律賓、哥倫比亞、泰國、老撾、印尼、孟加拉和印度想參加進來,就連英國在脫歐之後也表示了要加入TPP的意向。 

在特朗普頒佈退出TPP的總統行政命令整整一年之後的1月23日(完全是巧合?),剩下來的11個國家終於達成一致意見,宣佈3月8日在南美的智利正式簽約。更有趣的是在同一天,特朗普在接受CNBC採訪的時候表明:「如果能達成一個比之前好得多的協議,我會加入TPP」。 

問題是,「現在的『TPP』是什麼?」 

一般為了和原有的相區別,都把現在的這個稱為「TPP11」,其實是有正式名字的:「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CPTPP(全面進展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現在的這個CPTPP和原來的那個TPP很可能已經大不相同了。 

不清楚原來的TPP到底有多少條款,有說60條的也有說80條的,但據說現在的CPTPP已經規約到了22條,非常精幹。 

這22條中有11條有關保護知識產權,這是為了準備美國再次回來而為美國留下的空位,美國人重視知識產權,其實其他的11個國家對知識產權倒不是看得很重。 

美國人認為「知識產權」是中國的七寸,但日本並不這麼看。認真說起來,美國在拋棄了孤立主義參加太平洋戰爭之後,在對華外交上基本上是失敗的連續,無論是對國民黨還是對共產黨。特別是中共就是克美專業戶,無論什麼問題,也無論是走先手還是走後手,美國就沒有佔到過便宜。 

反過來看日本,則可以說是克華專業戶了。這些年來看上去日本對華外交上昏招不斷,但有一個重要因素是日本沒有獨立外交,必須跟著美國人走,很多明顯的昏招到最後被發現是因為美國人要求的。但這一次很有意思,美國成了無關的外人,日本難得展開了獨立外交。 

安倍晉三積極推動TPP

日本了解中國經濟要害所在 

日本比較了解中國,特別是在經濟發展上面。美國沒有搞過計劃經濟,不太理解這些東西,而日本從經營偽滿開始就搞國家社會主義了,戰後在本土搞的那一套就是在偽滿探索出來的經驗,所以他知道中國的七寸在哪兒。所以日本人這次把重點放在了國營企業和國家功能上,比如國家不能強迫私企交出核心技術和源代碼等,現在似乎除了馬來西亞之外,其他新的國家對這兩個問題都接受了日本的看法。 

美國已經退出了TPP,中國本來就不在,應該說這個CPTPP的體量很小,影響力很有限,但日本為什麼還要這麼努力呢?除了這是安倍政權的一個政績工程之外,還因為WTO已經接近壽終正寢,到處都在談判各種新的自由貿易區,其中日本人非常關心的還有一個由東盟加上中日韓和印澳新組成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RCEP現在還沒有合適的談判藍本,如果不把TPP推出來的話,很可能就會搞成第二個WTO,但要是有了TPP的話,談判起來就自然會以TPP為藍本,兩種情況對中國來說截然不同。 

CPTPP為美回歸預留空間 

美國到底會不會回來呢?退出TPP很方便,特朗普一個人簽字就行了,但是再要回來就沒有那麼容易了,必須重新走一遍手續。而且有個問題是越遲回來損失越大。現在的CPTPP雖然為美國的回歸預留了空間,但是條款已經不同了。比如說生物製品的保護期限,原來美國要求12年,而澳洲、新西蘭則要求五年,最後是按照美國的要求決定了。但現在美國不在了,日本人找了個中間值為八年,這樣即使美國回來了也就只能將就八年,再也回不去12年了。再如日本在TPP中退讓的農產品進口配額,既然美國退出了,就全部給了澳洲和新西蘭,美國要回來還得和這兩個國家去另外談判。 

而特朗普本人在後來的2018年國情咨文中並沒有談到重新加入TPP的問題。但是無論如何,美國這次退出TPP以及可能的重新加入都是有意義的。戰後從聯合國開始,幾乎所有的全球性和重要的地區性國際組織都是美國組織起來的,美國在其中都發揮著重要的主導作用,原來的TPP也不例外。但是美國的國力實際上已經無法支撐這樣的地位了,將來即使重返CPTPP也是作為一個和大家一樣的平等成員,而不再是當然的老大了。 

所以筆者的看法是:中國可能不必太重視以前美國主導的那個TPP,但這次日本主導的修訂版如果再加上美國重新加入以及擴大到印度孟加拉的話,就不好置之不理了。 

(Visited 107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