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選補選雙方的候選人不單年輕,素質和表現都一般。這反映了香港整個社會都鬧政治人才荒。

 

戰後嬰兒一代實在太強勁了,他們佔着位置不走,60、70後被卡住,很難出頭,現在他們被逼退場,接棒的基本是80後,跟之前的一比,就差了一截。要不是後邊還有老人指點,表現就更加不濟。

 

反對派候選人還有一個普遍特性,就是認定了當立法會議員是不求學歷、經驗,名利雙收的好工,所以之前都曾多次轉黨、換區,甚至從功能組別跳到地區選舉,或從地區選舉跳到功能組別,千方百計要出線當議員。

 

從他們這樣不擇手段的作風看來,我們很難要求他們有什麼政治倫理、節操。我可以見到他們在競選期間,不斷反口覆舌,甚至生安白造,一派胡言。其身不正,卻雙重標準地要求對手白璧無瑕。

 

我年輕時曾經迷信過選舉民主,經過多年近距離觀察,已經心灰意冷。選舉民主這條路,在我們社會中根本不可行,就算在美歐這些民主選舉源頭國家,效果也並不可取。

 

我們讓一批牙尖嘴利的自私自利政治投機分子當我們的代議士,為我們社會整體作影深遠的重大決策,純粹是自欺欺人之舉。

 

只是香港政制發展到今天,我也算是始作俑者之一,這條死胡回還要繼續走下去,我除了不停大喊此路不通之外,實在無可奈何。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