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用比特幣的思路,改進應用比特幣基層區塊鏈技術,導致ICO(首次代幣發行)的出現,讓整個金融秩序發生震盪。ICO打亂傳統融資模式,ICO熱潮又夾雜傳銷與詐騙,讓保守的金融界難以認同。 

新的區塊鏈以太坊創始人布特林

如果說,比特幣的出現,讓人驚呼,原來還可以在法幣之外創造另外的貨幣。而且,每一個掌握了技術的人都可以創造。神秘的「中本聰」,僅靠一篇論文、一個程式就開創了這種傳奇「貨幣」。但畢竟,作為交換工具的「貨幣」,在這個時代其實也是非常多樣與紛雜的。比特幣雖然令人驚豔,最後卻未必能夠動搖主流的金融秩序。 

但是,沿用比特幣的思路,在對其基層技術區塊鏈的改進應用中,ICO(首次代幣發行)的出現,卻讓整個金融秩序發生震盪。比特幣具有去中心化、總量固定、交易不可篡改、驗證交易的算力可以獲得獎勵、匿名性等特性。那麼,每一個類似比特幣的代幣,也可具有這些特性。生於俄羅斯的少年天才維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在比特幣的區塊鏈之外,創造了新的區塊鏈以太坊(Ethereum)。他把以太坊打造成一個可以開發其它代幣、並能直接運行智能合約的底層區塊鏈。這樣,任何專案,都可直接利用以太坊的區塊鏈發行自己的「貨幣」。 

比特幣之所以會出現,是源於2008年的金融危機讓很多理想主義者對政府所主導的貨幣發生了懷疑,所以才呼喚一種不會通貨膨脹的貨幣出現,結果就有了「比特幣」。中本聰的論文,非常詳細地解釋了比特幣的技術優勢和社會優勢。所以,哪怕沒人知道中本聰是誰,人們也開始使用起了比特幣,因為一旦開始運行,任何人也無法再度毀滅比特幣,包括中本聰本人。正是這種對於技術演算法的信任,確立了今天比特幣繼續發展的基礎。那麼,還有很多人,也有其他的理想,他們如果也寫一篇類似中本聰的論文,從技術和社會兩個層面論證他們的構想,想獲得大眾的支持,可以嗎? 

在以太坊基礎發行「代幣」 

以太坊的出現,為這種設想奠定了曙光。有偉大構想的人,提交一份技術白皮書、一份政策白皮書,講明白自己的技術特性與社會理想,然後把這個技術提交到以太坊的區塊鏈上運行,讓時間檢驗一切。這比中本聰當時創立比特幣更簡單。而實現這些偉大構想,也需要資金,怎麼辦?就在以太坊基礎上發行「代幣」,讓看好這一構想的人,以前認購「代幣」進行支持,認購「代幣」只是需要其他已經通行的虛擬電子貨幣比如比特幣、以太幣就行。因為「代幣」同樣具有比特幣那些特性,比如總量固定。未來,隨著代幣背後的構想實現,可在期間發揮作用的「代幣」也會隨之升值。這種對「代幣」的認購便是ICO。 

其實,以太坊本身就是通過ICO實現的。維塔利克·布特林提出了以太坊的構想之後,自己並沒有資金與團隊進行開發,於是他便以認購「以太幣」的形式,籌集了三萬一千個比特幣,開始了以太坊的專案。今天,無數的人學習中本聰和布特林,拋出白皮書,吸引別人認購代幣。然後開始將自己的構想落實。而因為有共同的以太坊平台,認購代幣的人,只要能拿到代幣,未來隨時也可以將代幣與其他虛擬貨幣兌換,甚至也可以通過交易所,直接換成法幣退出。 

對於任何企業家來說,籌集資金都是企業發展的關鍵一步。甚至可以說,資本主義社會發展到今天,每一次的升級,都是源於籌集資金模式的升級。個人資本,只能發展出小作坊;銀行借貸,則有了大型工廠出現;而到了依靠股票證券等金融手段籌資,則規模更大的跨國企業開始出現。現在ICO的融資方式,等於是一場新的革新,對於金融行業的衝擊才剛剛開始。一些風險投資,過去的追求是企業上市IPO,然後自己出售股票後獲利退出,而現在也開始轉頭ICO,因為ICO的代幣退出週期,遠比IPO的股票要方便。 

僅有數例的成功,便迅速吸引了大量的人進入這個領域。2017年6月26日開始的EOS專案,在五天內融資的金額,按照當時的匯率,換算成美元高達1.85億。而在ICO大潮中,中國人也格外積極,據《2017上半年國內ICO發展情況報告》,僅2017年上半年,中國大陸已完成65個ICO專案,融資規模折合人民幣達26.16億元,參與人次10.5萬。有人在其間一夜暴富。ICO熱潮,也帶動了以太幣和比特幣的飛漲,它們在2017年都實現了幾十倍的增長,達到了幾天令人咋舌的高價。 

ICO固然可以對有偉大構想的項目,提供非常便捷的融資方式,但是,泥沙俱下,各類渾水摸魚的騙子和傳銷人士也開始對其下手。由於ICO與IPO不同,沒有證監會審核、沒有排隊上市、沒有風險投資ABCD等輪,ICO完全依賴於人們對團隊的信任以及人們對白皮書所展示的構想的認同。而在ICO大熱的時候,比如2017年的5月到8月期間,只要是ICO的概念,人們甚至不看白皮書都投。這又純粹成了一個投機的手段。以致於連ICO的鼻祖布特林都大為失望。 

在推特賬號「Vitalik Buterin」上,布特林不希望以太幣淪為人們投機生財的「鬱金香」,並威脅,這場泡沫如果越滾越大,他可能也會退出以太坊。布特林希望建基於以太坊的區塊鏈,可以真正推動人類社會各個層面去中心化的實踐。但是布特林的威脅也沒有發揮什麼作用,從2017年年初的20美金,以太幣到年底漲到了一千三百美金。 

涉擾亂金融秩序被中國叫停 

ICO打亂了傳統融資的模式,令金融機構頭疼,而現在ICO熱潮中夾雜的傳銷與詐騙,更讓保守的金融界難以認同。於是,政府的監管也接踵而來,中國政府的政策最為嚴厲。2017年9月4日,中國央行等七部委聯合發佈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以涉嫌擾亂金融秩序叫停ICO,要求立即停止各類活動,已完成發行應組織清退,拒不停止和違法違規行為將被查。俄羅斯、美國等地,也有相應政策出台。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中國的ICO項目,很多開始偷偷出海,依靠註冊在瑞士或者新加坡的主體機構發行。而中國的投資者,也借助擁有海外身份的人,在海外進行投資ICO。對此,中國《金融時報》在2018年2月4日報導稱,「境外交易、規避監管,虛擬貨幣交易和ICO行為有死灰復燃的趨勢。以一些境內人士參與的境外ICO為例,《公告》中指出的種種風險和問題仍然存在,包括非法發行、專案不實、欺詐乃至傳銷等……為貫徹落實《公告》精神,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將採取一系列監管措施,包括取締相關商業存在,取締、處置境內外虛擬貨幣交易平台網站等。」 

ICO的金融創新不可否認,對金融秩序的挑戰也是真切存在,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姚前說,「目前說ICO是投資也好、投機也罷,總之它的收益率非常高。」「從制度建設出發,我們應該儘快在法律上給予ICO一個說法,一個完整的監管框架,對於促進整個區塊鏈行業健康發展非常重要。可以採取監管沙盒的方式。」或許熱潮之後,ICO發展下一個階段最重要的問題,就是讓自己變成新的金融體系的一部分,如此,監管風險也可以化解。  

(Visited 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