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年,比特幣價格暴漲暴跌如過山車,有人認為比特幣是泡沫,但亦有不少人仍相信比特幣的價值。比特幣是一連串虛擬字元,並沒有實物支持,但可以規避通脹與中心化,無法銷毀也無法篡改交易記錄,可以說是貨幣的一次革命。比特幣的生成,背後有電腦算力的支撐,這種算力如同人類的勞動,本身就有價值。 

比特幣是一種虛擬數字貨幣

股市的波動,讓人驚心動魄。但與比特幣比起來,任何國家的股市,都顯得小兒科。過去一年來,比特幣市場的波動,才叫真正的過山車,而到現在,這過山車也並沒有暫停下來。 

兩個月前的2017年12月18日,比特幣在某些交易所的報價,一度突破兩萬美金。也就是說,一個比特幣值兩萬美金。隨後,僅僅一個多月後,2018年的2月6日,它已經跌破6000美金,跌幅高達百分之七十。 

如果把時間線拉長,回顧兩年前的比特幣估值,那又是另一番情景。在整個2016年,比特幣還主要在200到500美元之間波動。2017年年初,一舉突破1000美金,之後就是一日千里的漲幅,到年底已上探兩萬美金。也就是說,如果把時間拉長到兩年,比特幣其實漲了一百倍。 

克魯格曼指比特幣是泡沫 

在人類歷史上,除了一些驚人的泡沫之外,正常的資本估值,恐怕從來沒有這樣忽漲忽跌。那麼,比特幣是泡沫嗎?這是今天全世界都聚焦的一個熱門話題。 

著名的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格曼(Paul Robin Krugman),是當代重要的公共知識分子,也是新自由主義金融體制的重要批判者。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諾貝爾委員會將當年度的諾貝爾經濟學獎授予克魯格曼,既是對後者學術成就的表彰,也是對金融危機態度的表達。在克魯格曼看來,比特幣從來都是問題重重的泡沫與騙局。 

著名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格曼

克魯格曼將比特幣視作是「包裹在自由主義意識形態之繭中的科技神秘主義泡沫」,比特幣的泡沫與2008年金融危機前的那些泡沫一脈相承。而其實,比特幣的擁護者,乃至比特幣的創造者,與克魯格曼一道,都是對2008年之前金融體制的批判者。比特幣之所以誕生在2009年,就是當時一些「自由意志主義者」對2008年金融危機的回應。 

比特幣創始人「中本聰」,在私密「密碼龐克」社區中發佈《比特幣:一種點對點式的電子現金系統》時,正是金融危機之後,美聯儲出手挽救大銀行、大量印刷紙幣刺激經濟的時刻。當時,輿論紛紛質疑美聯儲的政策。「中本聰」之前名不見經傳,他的比特幣計劃之所以受到「密碼龐克」社區眾多技術高手支持,因為大家看到,這是對現行金融體制的釜底抽薪。「比特幣系統生成的貨幣的貶值非常有限,不受大銀行控制,而是平均分攤給網絡社區內的電腦CPU。」 

所以,與左翼的克魯格曼一致,右翼的「自由意志主義者」,同樣也在想著革新金融制度。只不過,他們推出的方針是被克魯格曼視作泡沫與騙局的比特幣。誰是正確者?也許只有靠時間來檢驗。但人類歷史中,時間是不斷延續的,時間的檢驗往往也循環往復,沒有確定答案。但無論如何,比特幣,現在已經是一個在社會中影響越來越大的事物。 

從2009年1月3日,「中本聰」正式發佈比特幣的運行系統到現在,九年的時間,因為財富效益,很多人都知道比特幣。也知道比特幣是虛擬的數字貨幣。甚至知道如前面所述,比特幣是對現行金融秩序的一個反叛與革命。但是,比特幣究竟是如何運行,卻是很多人無法說清楚的。 

 交易資訊串聯成區塊 

比特幣是一連串虛擬的字元,並沒有實質的物體支撐。而這一連串的虛擬字元,最開始來自於電腦CPU對一個交易資訊的運算。這個運算就是指檢驗交易雙方是否有足夠的比特幣可以完成這次交易(其實是轉賬)。當一系列的交易資訊都被驗證之後,這些交易資訊會串聯成一個區塊。每生成一個新的區塊時,系統會自動對交易資訊驗證中CPU運算最快的電腦進行獎勵,發送一組比特幣。 

中本聰的這項設計意義深遠,因為當這項程式開始運行,並且有一組電腦參與進來之後,這個系統就可以實現自我迴圈,理論上不再需要外力支持。這個程式開始運行後,一旦有交易出現,各電腦CPU將開始驗證這些交易。這種驗證,每隔十分鐘會串聯成一個區塊。每個區塊產生,又自動生成一組比特幣,這一組比特幣最初是50個,四年後減半,再過四年再次減半。直到2140年左右,不會再有新的比特幣生成。 

總量上限設定為2100萬個 

這個程式根據密碼學原理,設定了到2140年最終生成的比特幣總量是2100萬個。沒有任何人可以擴大這個供應量。在這個設計中,如果將比特幣視作是貨幣,那麼所有參與進這個程式的人,將既是這個貨幣的使用者,也是這個貨幣的發行者。他的交易需要得到CPU的驗證,而CPU的驗證又能串聯成新的區塊,新的區塊生產就會有新的比特幣出現,這便是「貨幣」的發行。 

正是因為這個程式,有效規避了通貨膨脹的出現,也有效規避了諸如中央銀行這類中心化機構對金融政策的任意變動,所以獲得了很多人的歡迎。這是對貨幣產生的一次革命。雖然比特幣的背後,並沒有政府的支持,但是比特幣程式開始運行,並且擴大到一定規模之後,任何人無法完全銷毀比特幣,也無法篡改比特幣的交易記錄,除非全世界的電腦都同時停機。再加上,每個比特幣的生成,背後其實是有CPU算力的支撐,這種算力,如同人類的體力勞動一樣,本身就是有價值的。所以,相信比特幣的人,對於泡沫與騙局之說,嗤之以鼻。 

過去幾千年來,人類都靠稀缺的重金屬當作通行的貨幣使用。布雷頓森林體系垮台以來,貨幣發行不再有黃金本位支撐,而完全靠政權給予的信心。支持比特幣的人,希望把比特幣當成新的本位貨幣,發揮類似歷史上黃金的作用。所以,虛擬數字黃金,也成了人們對比特幣新的稱呼。 

比特幣與黃金有相似之處

比特幣與黃金的相似之處 

從形式上,比特幣與黃金確實有諸多相似之處。黃金深埋地下,需要採礦者將其挖出來。而參與比特幣交易驗證,通過新生成區塊獲得比特幣獎勵的人,現在也被稱為比特幣「礦工」。隨著比特幣交易的複雜化,過去簡單的電腦CPU算力,已經無法短時間內驗證交易雙方的資訊,現在出現了專用的特質晶片、具有超高速的算力。甚至也出現了一個行業——「挖礦業」,他們把驗證交易資訊、串聯新區塊當成自己的職業,以收獲新生成的比特幣為報酬。 

職業挖礦最興盛的地方,正是在中國。15歲那年,從湖南邵陽考入中國科技大學少年班的蔣信予,是中國「挖礦業」發展中一個關鍵的人物。在他之前,比特幣發展中,中國的角色很邊緣。雖然有很多比特幣的支持者,但是比特幣世界最重要的一些新聞並沒有在這裏發生。 

2011年,正在耶魯大學進行訪問學習的蔣信予,成了一名比特幣的狂熱支持者,他相信這是一場革命。為了迎接這場革命,他從博士階段退學。2012年,他用friedcat(烤貓)的ID,在比特幣官方論壇bitcointalk上發帖,稱可以研究一種Asic礦機,專門用來「挖礦」。並且以提前出售股份的名義籌款,籌到了10萬美金,以供他開發Asic礦機。 

中國變成世界挖礦中心 

蔣信予此舉有兩個創新,一是開始了職業化地進行挖礦機研發;二是籌款形式接近於後來的ICO(首次代幣發行)。籌到資金的蔣信予,成功研發出了Asic礦機。此後,挖礦變成了一個比拚晶片技術的「軍備競賽」。蔣信予所創立的烤貓公司,一度在這場競賽中遙遙領先,讓中國變成了整個世界的挖礦中心,由他所研發的礦機,一度佔據了全網算力百分三十的份額。 

但是既然是「軍備競賽」,這就是一場沒有終點的長跑。很快有對手趕上了烤貓的礦機。此後,由於管理失誤等原因,也由於股份糾紛,在2014年8月,蔣信予失蹤了。在比特幣發展史上,有很多謎案,最大的謎案無疑是中本聰是誰。現在人們所知道的,只是一個以 Satoshi Nakamoto(為筆名)而發佈了比特幣白皮書和系統的人,但這個人現實中究竟是誰,確實誰也說不清的。在中國比特幣發展史上,「烤貓去哪裏了」,也成了一個類似的謎案。 

中國人所研發的礦機是挖礦的主力

不過,從烤貓開始,全球的挖礦事業改變了,中國人在比特幣世界的角色也改變了。由中國人所研發的螞蟻礦機、阿瓦隆礦機等,到現在依舊是挖礦的主力。 

除了礦機由中國生產,集團化挖礦也由於中國電費便宜而遍地開花。這意味著,最新的比特幣往往是由中國礦工串聯成新的區塊之後生成,所以「貨幣」供應之後,往往直接到了中國人手裏。在中國市場上,出現了大量比特幣,這間接促成了中國比特幣交易的興盛。到2015年之後,中國已經成為了比特幣世界裏重要的一環。 

人民幣交易曾佔總量九成八 

據權威的bitcoinity.org統計,2016下半年,在全球比特幣交易行爲中,人民幣的交易佔據總量的98%。數據之所以這麼高,並不意味著比特幣在中國已經非常普及,只是由於礦工大量在中國,所以新生成的比特幣往往是從中國人手裏向外出售。更重要的是,挖礦在中國很多地方,成了經濟發展的支柱產業。 

在西北與西南,火力發電或者水力發電發達的地方,各類礦場紛紛入駐,他們成了帶動經濟增長的關鍵企業。內蒙古的烏海市,在前幾年煤炭價格低迷之際,是比特幣挖礦挽救了它的經濟。四川甘孜,也借比特幣挖礦而與當代世界的最前沿掛上了鉤。 

中國企業在比特幣發展中,除此之外,還有更重要的角色。那就是他們借助算力,深刻地影響著比特幣未來的方向。 

在中本聰最初所設定的比特幣程式中,比特幣的全球網絡,每秒鐘只可以處理七筆交易。隨著人們對比特幣應用的廣泛化,這個處理能力,無法滿足實際需要。所以,從2015年開始,很多號召處理比特幣的擴容問題。特別是與「中本聰」進行過深入合作的比特幣核心開發者Gavin Andresen。這揭開了比特幣的擴容之爭。 

比特幣擴容問題浮現 

自從2013年以來,中本聰本人已經絕跡於江湖,擴容的方案,只能靠後來比特幣的參與者進行商議。因為比特幣背後,已經代表著巨大的財富。所以比特幣的擴容問題,成了一個巨大的政治問題。不同的「擴容」方案,會影響到不同的利益群體。這些利益群體中,主要有兩方,其中一方就是以中國礦工為代表。他們主張,根據算力進行投票決定擴容方案。另一方則是負責改進比特幣程式的工程師團隊「Bitcoin Core」,他們認為,比特幣的理念是要去中心化的,在擴容方案中要規避日漸出現的算力中心主義。 

作為一種貨幣實驗,比特幣一方面要與現有的金融體制較量;另一方面,在自身捲入無數利益之後,自身內部也出現巨大分化。內部不同派別之間的較量,未來也許更能決定比特幣這種金融實驗的成功與否。比特幣擴容之爭的最後,出現區塊的硬分叉,也就是在2017年8月份最新的區塊上,分裂出了兩條不再相關的鏈。不同的區塊鏈之後開始支持不同的貨幣。兩者都號稱自己代表正宗比特幣,一個叫Bitcoin,另一個稱Bitcoin Cash。這揭開了比特幣分裂的序幕。 

中國從嚴管控比特幣交易

新的虛擬貨幣接續登場 

其實,更廣義的分裂,早在比特幣誕生之初就開始了。當看到中本聰的理念可以實踐之後,有些人或者因為覺得中本聰的程式不夠先進,或者想先發制人獲取更大利益。一些人開始改正中本聰的具體程式,開發新的虛擬貨幣。於是出現了諸如萊特幣、瑞波幣、澤塔幣等等。最重要的革新在2014年出現。由23歲的天才少年維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所開發的以太坊,被視為比特幣2.0。一些人認為以太坊比比特幣更有前途。 

以太坊之後,還有EOS號稱是比特幣3.0,在2017年面世。最近一個新的幣種Vee Coin,也準備推出,開發者視其為比特幣5.0。以數字取代黃金的金融實驗,已經從比特幣的獨奏,變成了多聲部的合奏。而從比特幣開始的區塊鏈技術,也日漸在金融之外,獲得了新的應用。這些無疑都在推高人們對比特幣的信心,所以,最近兩年來,巨大的漲幅出現。 

但是比特幣的發展,始終要直面一個無法回避的難題。那就是如何獲得各個政府的接納。從中本聰最初的那篇論文,也就是被行業內稱之為白皮書的《比特幣:一種點對點式的電子現金系統》開始,比特幣都是要在國家法定貨幣之外創立一種新的貨幣。對於那些堅持貨幣權力歸國家所有的政府來說,這類新貨幣顯然無法獲得支持。所以,有的政府,雖然沒有禁止比特幣,但堅決不承認比特幣的「貨幣」身份,而只承認它是一種特殊的商品。比如中國。 

也有政府,有限度地承認比特幣的貨幣身份,但是堅決要求監管比特幣的交易與流通。因為政府認為,一旦脫離監管,比特幣很有可能會變成犯罪者進行秘密交易的管道。其實,這類擔心並不是無的放矢。 

在中本聰推出他的程式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比特幣只是互聯網技術圈內的一個小玩具,社會大眾並不知道這個實驗。比特幣首次暴得大名,源於美國最大的黑市交易網站絲綢交易(Silk Road)。這個網站屬於只能靠Tor(The Onion Router,洋蔥路由器)訪問的暗網。上面可以交易毒品、色情、護照、甚至暗殺委託等等。這個網站只接受匿名、不可追蹤的比特幣付款。2013年10月2日,美國政府抓獲了絲綢之路的幕後運營者,沒收了該網站高達十萬多個的比特幣。 

比特幣變犯罪工具 

隨著絲綢之路網站新聞的傳播,比特幣也變成家喻戶曉。這也是很多人將比特幣視為犯罪工具的緣由。2017年5月份,一種名為WannaCry(想哭)的網絡病毒,也肆虐全球。發佈病毒者,向受害者勒索比特幣。也是借助比特幣的匿名性實施犯罪。 

在中國,比特幣的犯罪行為同樣驚人。2015年,在中國A股市場出現股災之際,兩名潛伏於中國股市的俄羅斯高頻交易高手Georgy Zarya和Anton Murashov,借助程式化交易,從A股收獲巨額利潤,資本從700萬飈升到20億人民幣。爲了避開中國政府的監管,他們便想借助比特幣,把獲利資金轉移出去。但因交易數額的巨大,引發了比特幣交易警惕,上報有關部門後,交易未能進行。事情敗露。俄羅斯高頻交易的前台公司,一家名叫伊世頓的公司受到追查。這或許也是中國不斷趨嚴管控比特幣交易的原因之一。 

比特幣的匿名性易被借助從事法外行為

目前,「礦工」驗證比特幣交易,每串聯一個區塊,所生成的比特幣已經只有12.5了。整個市場中流通的比特幣,已經超過了一千六百萬個。在經過2月6日的低點之後,兌換美元的比價已經有所回升,但距離兩萬美金的最高位還差很遠。比特幣作為一項金融實驗,依然還在蹣跚向前。有時候走得快,有時候走得慢。現在並不能宣佈勝利,也不能直接表示失敗。 

比特幣對人類的意義 

但從比特幣開始,對於虛擬數字貨幣的探索,無疑給人類的想像與實踐,都打開了新的空間。這已經是巨大的收穫。 

在2017年的3月份,單個比特幣的價格,超過了一盎司的黃金價格。這被視為比特幣發展史中一個標誌性的時刻。但到目前為止,全球黃金儲備的總價值達到7.3萬億美元。而比特幣的總價值還在2540億美元左右。人類社會所施之於比特幣身上的信心,還遠不如黃金。在比特幣的擁護者看來,這意味著比特幣還有很大的漲幅空間。既然有人看漲,那麼未來,比特幣肯定還有波動。甚至這波動,比過去兩年還要劇烈?人類歷史上進行過無數的社會實驗,過去九年的比特幣,如果放置到長時段去看,跟眾多政治與宗教實驗比較,只能算個小插曲。  

(Visited 7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