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這些年經濟表現較好, 安倍政權在政治方面表現也很大膽, 企圖修憲使日本成為正常國家。但特朗普推動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 卻可能沉重打擊日本經濟, 連帶影響日本的政治進程。 

出口貿易在日本經濟占比重

安倍晉三是一位很少見的政治抱負很強而且毫不諱言其政治抱負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政治抱負簡單地說來就是使二戰的戰敗國日本重新成為正常國家,通過修改憲法來擺脫戰後佔領軍給日本戴上的枷鎖。實際上這就是自民黨在1955年建黨時的宗旨,歷經60多年而無法實現足見其艱難,但現在的安倍卻走到了離實現這個目標最近的地方。 

實現政治抱負需要經濟實績來背書,否則連政權都無法維持。在2008年有過一次失敗經歷的安倍晉三對此深有體會。他在第二次就任日本首相之後最重視的是經濟問題,先後兩次提出過所謂「安倍經濟學」即「三支箭」的經濟政策,試圖扭轉日本陷入的通貨緊縮的怪圈。 

日本GDP連續八季度正增長 

對於「安倍經濟學」的成果在日本的評價褒貶不一,但是大家都認可安倍經濟學所使用的金融緩和手法扭轉了一直走高的日圓匯率。日圓對美元兌換率從2012年12月他上台時的86下跌到了2015年5月底的124。因為出口貿易在日本經濟中所佔的比重,日幣兌換率走低對日本經濟的正面影響很大,日經指數從安倍上任時的10340上漲到了今年1月底的24129。雖然現在又在21300左右波動,但這個數值也比他上台時翻了一倍還多。 

根據2018年2月15日日本內閣府的發表,日本GDP已經在28年來第一次實現了連續八個季度的正增長。雖然反對黨還在批評安倍經濟學加劇了兩極分化,沒有使更多國民享受到經濟增長的恩惠,但各種統計數字還是說明了安倍內閣是這些年來經濟狀況最好的內閣這個事實。 

因為有這些優秀的經濟成績做後盾,安倍政權在政治方面的表現也是這幾屆政權中最大膽的政權。無論是在集體自衛權方面還是武器出口方面,安倍政權都邁出了以前的政權所無法邁出的步伐,在通過《組織犯罪處罰法》和《特定機密保護法》這兩部法律的時候更是採取了和大部分日本戰後政權完全不同的做法,直接使用議會議席的多數優勢強行通過而不是通過幕後談判爭取反對黨的同意,這種做法同其外祖父岸信介在首相任期中通過美日安保協定如出一轍。 

安倍本人在第二次執政之後也一直強勢,在自民黨內形成了沒有人能正面挑戰的獨強。雖然在去年爆出了幾件醜聞,但都沒有給安倍造成很大的麻煩,而且安倍帶領的自民黨還在去年10月的大選中得到了壓倒性的勝利,看起來安倍在今年9月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再次勝利,成為戰後在位最長的首相的可能性很大。 

形成這種局面的原因很多,首先是經濟面的影響,不斷走低的日圓匯率和不斷上漲的股市以及隨之而來的GDP增長使得那些不喜歡安倍晉三的自由派經濟學家們在批判安倍經濟學的時候也只能降低聲音。 

然而,一旦經濟狀況發生變化就可能會完全不同了,首先對安倍經濟學的質疑的聲音會再一次增強,選民們不太關心政治問題,但經濟問題和所有人都息息相關,在經濟不好的時候,使選民相信責任就在執政者是很簡單的,這時內閣支持率就會下降,內閣支持率一旦下降,安倍在自民黨內的影響力也會受到等比例的影響。 

而日本經濟真的有可能在今年9月自民黨總裁選舉之前發生一些變化。 

日本除了無法進行獨立自主外交之外,這些年來在經濟政策上也越來越缺少自主權。因為已經進入老齡化社會的日本人口在絕對減少,國內消費市場和消費能力在不斷收縮,製造業越來越依靠國際市場,這樣在經濟上受不可控因素影響的地方越來越多。 

從根本上來說,安倍經濟學的中心就是依靠金融緩和來降低日圓匯率以促進出口和增加出口企業的收益。但這種手法實際上很有操縱匯率的嫌疑,是美國人最反感的一種手法。但至今為止,美國人對於安倍政權操縱匯率的手法基本上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所以日圓能夠在安倍執政期間一直走低。也就是說這些年日本經濟實際上並沒有本質性的好轉,只是因為匯率在走低,這樣的經濟好轉並不可靠。 

所以特朗普上台之後情況就開始了變化。特朗普從競選開始就一直在不斷強調美國和日本的貿易摩擦,有時甚至把本來只是美國第二位赤字來源的日本放在了第一位赤字來源的中國之前,當然可以理解為是因為特朗普的年齡問題而產生的記憶凝固,他的記憶凝固在了30年之前,但是日本對美國在市場和金融政策上的依賴也確實是一個大問題。 

事實上在特朗普當選之後,日圓匯率已經開始了緩慢的走高,從2017年初的117:1漲到了107:1這種走勢已經對日本經濟產生了無言的壓力,這次特朗普宣佈的對於進口鋼鐵和鋁分別徵收20%和10%的進口關稅的政策如果真的付諸實行,對於日本經濟將是一個很沉重的打擊。 

日本家電行業不斷衰退 

進入本世紀之後,日本的家電行業因為韓國和中國的競爭而不斷衰退,國際貿易主要依靠於汽車以及材料產業。美國在2017年進口的鋼鐵製品約為3800萬噸,主要來自加拿大、巴西、韓國、墨西哥和俄國,日本對美國的直接出口只有190萬噸,佔總量的5%,主要是用在汽車、鋼軌和鑽探鋼管上。 

這個數據本身並不能說明日本產業受到的衝擊,但是日本製品除了直接的對美出口之外還有間接的出口,就是經由其他國家對美國的出口,而且美國一旦開始貿易保護,多餘出來的鋼鐵會衝擊日本現有的市場。其實日本的粗鋼出口量在2017年達到了40%,有可能成為日本經濟的一個軟肋。 

歐洲和中國都已經列出了對於美國可能挑起的貿易戰爭的報復清單,但日本因為其貿易地位的軟弱性而列不出來報復清單,沒有什麼能拿出來要脅美國,唯一可以指望的就是被列入特朗普總統允諾的「例外國家」。特朗普徵收保護關稅的理由是因為國家安全,而日本自認為是美國最忠誠的盟友,所以美國有責任維持日本在政治上的安定。 

這種看法有一定的根據,然而最近發生的美朝急速接近如果反映到地政學上就有可能改變美國人對「安全」的理解,這種安全概念的變化會不會影響到日本還無人能夠回答。  

(Visited 1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