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立法會補選四席,泛民和建制各取其二,平分秋色。但實際上, 這四席原本皆屬泛民所有,泛民等同失去兩席, 可謂慘敗。 

 

姚松炎以2419票之差輸給鄭泳舜

2018年的香港立法會補選於3月11日舉行,3月12日早上,,結果便已出爐。 

早上6時,泛民主派候選人新界東的范國威及香港島的區諾軒宣告勝出,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的司馬文則不敵建制派的謝偉銓。  

姚松炎鄭泳舜票數接近 

九龍西選區爭持最為激烈。開票時的大部分時間,泛民候選人姚松炎一直落後,已點算九成票站的票數後顯示建制派政黨民建聯的候選人鄭泳舜領先約二千票。凌晨五時,由於票數接近,姚松炎要求選舉主任重新點票。 

重新點票後,姚松炎以2419票之差輸給鄭泳舜,未能重返議會。 

「我需要為今次的結果負上全部責任。我的選舉工程安排存在不當的地方。」得知選舉結果後,姚松炎對圍堵的傳媒記者這樣說。他的回應表現出相當的政治人物風度。 

隨後,他在點票中心公眾席上與支持者擁抱,流下眼淚。 

身材高大的姚是香港中文大學前副教授、專業測量師,在這之前曾任立法會議員九個月,直至因為宣誓問題失去議席。在議事廳,他的專業議政風格突出,惹人注目。 

這次補選是要填補三個直選選區和一個功能界別的議席。第六屆立法會2016年開議後,有六名泛民主派議員因為就任宣誓問題遭司法覆核被剝奪議員資格,導致立法會六席懸空, 需要補選。另外兩名被撤銷議員資格的泛民議員梁國雄及劉小麗,正在排期上訴,司法程序正在進行中,待完成後才知道是否需要補選這兩席。 

共有15人競逐這次補選的四席,但選票其實還是如以往多次選舉一樣主要由建制派與泛民主派候選人瓜分, 其餘參選人只是陪跑, 其中六人不但無緣議席, 更因票數未達最低門檻,被選舉事務處按規定没收五萬元按金。 

參與新界東選區直選的陳玉娥、趙佩玉及黃成智,得票由一千五百多票至六千多票;香港島的任亮憲和伍廸希,分別獲二千多票及三千五百多票;九龍西的蔡東洲,獲二千七百多票。六人所獲的票數,均不及當區有效票數的百分之三。 

當然,落敗的參選人也有一定的收穫,他們通過選舉活動,例如參加選舉論壇接受訪問等等,增加了曝光率提升了知名度。 

表面上,補選四個議席,泛民和建制各取其二,平分秋色。但實際上,這四席原本皆屬泛民所有,泛民等同失去兩席,可謂慘敗。 

就算是勝選的兩區,區諾軒得票率僅過50%,范國威僅為44%,只能說均為險勝。 

建測規園界素來被視為建制派佔優的議席,有「梁振英票倉」之稱;2016年,由於建制派內訌擺不平,有兩名建制派(謝偉銓和林雲峰)同時出選,導致選票分散,令首次參選立法會的姚松炎能以 2490票、43%的得票率奪議席。 

今次補選,建制只推出謝偉銓一人,結果泛民的司馬文雖得票率為44.46%,較上屆姚的得票率為佳,仍無法勝出。 

未能奪回分組點票否決權 

這場選戰,以姚松炎的落敗意義至為重大,雖然只是二千多票的差距,但卻標誌著泛民與建制在地方直選中長期爭持而泛民向來佔上風的一個轉折的開始。 

姚落敗,是九七回歸以來,泛民主派首次在「單議席單票制」的地區直選補選中,敗給建制派。 

香港地區直選補選一般用「單議席單票制」,過往,在這種單對單的直接民意對決下,向來有約六成民意穩定支持的泛民主派從未有過敗績,故此泛民對建制在直選方面有六四黃金比例之稱。 

姚松炎輸掉的這一席,亦令泛民未能奪回議會分組點票否決權。 

《基本法》附件二規定,立法會議員個人提出的議案、法案和對政府法案的修正案均須分別經功能團體選舉產生的議員和分區直接選舉產生的議員兩部分出席會議議員各過半數通過。 

立法會由70位議員組成,功能界別佔35席,地方直選佔35席,議案須在兩個界別的分組點票中俱獲半數以上支持,才能通過。立法會主席一般不參與表決,除非重大議案才會參與表決,因此實際表決人數比顯示的少1人。 

早前,由於六名泛民立法會議員被撤銷議員資格,導致泛民在直選組別失去分組點票否決權,過去幾個月,建制派趁機通過議事規則修訂案,加大了泛民主派進行拉布(拖延議事和表決)的難度。 

這次補選泛民只能補回兩席,在地方直選充其量只有16席,而在功能界別則有9席,未能奪回分組點票的否決權,這是回歸以來,立法會選舉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建制在立法會可以繼續主導議事進度。 

劉小麗及梁國雄的上訴結果仍為未卜之數,如果上訴得直,泛民則可以多兩席,共18席,可奪回分組點票否決權。如上訴失敗,維持原判,則幾個月之後才會舉行的關於這兩席的補選變得相當關鍵。 

回歸以來,香港街頭運動頻繁,建制與泛民之間的關係水火不相容,而港獨勢力亦從中崛起。近幾年,自2014年佔中始,暴力抗爭更呈螺旋上升之勢,但到今年,觀察是次補選情勢和結果,卻發現香港人的政治激情已冷卻了下來。 

香港人的政治激情不再 

是次補選投票率低,投票人數只有上次換屆選舉的72%至78%,比以往補選都低。 

泛民以「反DQ、反威權」為這次選戰定調,但這些政治理念卻難以打動除了基本盘以外的其他中間派選民,尤以九龍西的基層民眾為甚。 

九龍西是個較偏向老齡化、基層化選區,以九龍西的深水埗區為例,深水埗是香港十八個分區中人均收入最低的一區,65歲以上長者在這區佔人口一成六。姚松炎失票最多的是南山、大坑東、大坑西這幾個地方的選民,而這幾處正位於深水埗區。 

一月初爆發,繼而閙得不可開交至今尚未完結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僭建風波,政治評論員估計可能會衝擊建制派在立法會補選中的選情。結果,僭建風波無法成為選舉中的焦點,投票者對此缺乏關注,亦不認為跟選舉有何關係。 

而多名泛民參選人被取消參選資格的DQ事件,容易激發同情與悲情,估計可以凝聚泛民主派力量,衝擊建制派選情,結果作用亦不明顯。  

泛民主派日後何去何從,引人關注。 

四席補選具體得票如下:  

新界東選區: 

范國威獲183762票(勝) 

鄧家彪獲152904票 

港島選區: 

區諾軒獲137181票(勝) 

陳加佩獲 127634票 

九龍西選區: 

鄭泳舜獲107479(勝) 

姚松炎獲105060票 

建測規園界別: 

謝偉銓獲 2929票(勝) 

司馬文獲 2345票 

(Visited 2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