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謝偉俊接受《超訊》專訪,談及他的成長經歷、對法律的見解與從政理念。他表示,在目前兩極對立的環境中,做中間派絕對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希望自己能繼續推廣健康民主的理念,實現自己的政治理想。  

 

謝偉俊在立法會發言

提起謝偉俊,一般人首先想到的可能會是他跟「白姐姐」白韻琴那段廣為人知的「姐弟戀」,又或是他那深入人心的「法律超人」形象以及在行業內推行的改革。不過,近年來謝偉俊被大家所熟知的,更多的是他在立法會中特立獨行的風格和一次次精彩的辯論和發言。謝偉俊細密的心思和正義的形象,讓他更能得到認可並在議會中保持著高人氣。 

雖然被歸類為建制派,但是謝偉俊作為一名獨立參選的立法會議員,更多將自己看作是中間偏建制,希望能更忠於個人理念和想法,不以意識形態為出發點,多注重社會的穩定,從而實現自己的從政目標:堅持健康民主,維護香港本色。日前,《超訊》對立法會議員謝偉俊進行專訪,深入了解他的人生旅程和經歷。 

在成長路上看懂人情事故 

1961年,年幼的謝偉俊與一家七口搬到蘇屋邨居住,雖然生活在公屋,物質條件並不豐富,但很快樂。謝偉俊回憶說,當時父親任職油站,工作之餘仍努力不懈自修,母親處理家務之餘,還承接家庭手工,三姐弟在學習之餘也會幫工,這段經歷對於他的成長影響很大。 

「幼時生活的環境很複雜,也讓我從小就能接觸到社會的各個方面,明白了很多事情只能依靠自己去努力、去爭取,才能很快成長起來。當時,受公屋鄰里間守望相助精神的影響,也讓我更懂人情事故,學會怎樣更好地同他人相處。」在謝偉俊看來,幼時的時光十分可貴,這些在基層生活的經驗幫助他融入群眾,了解群眾的需求和困難,讓自己能在以後更好地幫助到他們。 

進入到中學時代,謝偉俊就讀於九龍華仁書院,他說,自己有幸接觸到許多優秀的神父及老師,並在學校受到他們仁愛、克己、獨立、包容、勤奮的作風影響, 明白了不僅需要自身努力,還應該努力投入社會,幫助他人。這也促使謝偉俊開始積极參与各類課外活動及社會服務,並不斷得到鍛煉。 

1977年,謝偉俊去了澳洲求學。他說,姐姐比自己大一歲,已獲得獎學金先往美國,本應該隨她後塵以互相照顧,但是當時已經被澳洲的樸實風貌所吸引,再加上也想真正獨立生活,所以最終告別家人,隻身前往澳洲。 

在國外求學並不容易,由於家中三姊弟同期讀大學,負擔難支,謝偉俊過上了半工半讀的生活,不僅學期中兼職加上暑假全職,所做工種也從工廠電鍍、巴士售票到的士司機、酒樓幫廚,讓他嘗盡各種滋味,對待人之道也有了更深的體會。此外,謝偉俊在學業上也不敢放鬆,為省時省錢,一年就讀完兩年的預科課程,順利考入悉尼大學。 

「開始我是在悉尼大學讀獸醫系,當時做出這樣的選擇是以為自己很喜歡動物,但去讀了後才發現跟自己想的並不一樣,過程中更難忍受要經常解剖實習,才發覺自己志不在此,於是一年後便轉學去新南威爾斯大學讀會計和法律。」謝偉俊說。 

謝偉俊致力推動法律服務平民化

「法律超人」推動行業改革 

「事實上我很喜歡法律,但最開始覺得讀法律會比較注重英語口語,以為自己在國外會比較吃虧,才走了彎路,但真正去學了就會發現英語並不是問題,只要是自己喜歡的行業,困難都能夠被克服。」謝偉俊說。 

旅居澳洲八年,又註冊成為澳洲新南威爾斯省大律師後,謝偉俊回到了香港,在港大修讀了一年「法律深造文憑」,成為了香港的大律師,開始了自己的職業。「在澳洲生活了那麼多年,發現還是喜歡競爭大、快節奏的生活,再加上香港當時的機會很多,於是便義無反顧地回到了香港。」謝偉俊說。 

在港執業大律師期間,謝偉俊並不滿香港法律一直維持著高高在上的狀態,在他看來,法律服務應該透明化、平民化,身為一名律師,有責任和義務對普通市民解答法律問題,提供法律服務。於是,從1994年始起,謝偉俊在媒體上發表每日專欄,用深入淺出及輕鬆的方式介紹日常普通法常識,後來,這些文章結集為七本書出版,並成為當時暢銷書。 

謝偉俊以「法律超人」的形象聞名

法律服務平民化的理念一直伴隨着謝偉俊。1997年,他有了自己的律師行,並通過電視廣告打出了「法律超人」的形象,宣傳「法律是與生俱來的」,並通過一系列平民化服務,希望能將法律服務貼地。不過,是改革就肯定會有阻力,謝偉俊的行為受到了行內保守行家的打壓,而後又因為拍攝一輯近乎全裸的照片宣傳理念,與律師會鬧上公堂,遭受到停牌一年的懲罰。 

「抗爭總有代價,若不能真正將法律服務平民化、普及化及透明化,任何人講『法治』都只是『得個講字』。不過現在看來,長久的努力也有一定成果,法律服務普及化程度相比過去已經算是提高很多。」謝偉俊說。 

做中間力量維持社會穩定 

2000年,無錢又無黨無派支持的謝偉俊踏上了從政之路,他憑着勇氣參加立法會選舉,首次參選便選擇了兵家必爭且競爭激烈的港島區競選,雖然最終落選,但是在謝偉俊看來獲益良多。他說,當時自己無非是想與當代政壇巨人同台切磋,但沒想到依靠創意和勇氣,在好友和同事的幫助下,選舉工程居然也做得似模似樣,在尚未有投票權的青少年民調中被選為最受歡迎參選議員,這更堅定了他從政的決定。 

「娛樂圈裏有句話叫『演而優則導』,意思是優秀的演員往往會轉型為導演,我覺得律師和從政也是一樣,律師做了一段時間,有了經驗以後,就變成了最適合從政的人。」在謝偉俊看來,立法會的職責是立法,而法律正是律師的工具,進入立法會也能夠更好地發揮所長,為民眾服務。 

經歷了兩次選舉失敗後,謝偉俊於2008年當選為立法會(功能界別-旅遊界)議員,2012年又當選為立法會(九龍東)議員,並在2016年成功連任。那麼,在進入立法會以後,謝偉俊又是如何發揮自己的長處?他對於如今香港的政治生態有何看法?對於這些問題,謝偉俊在訪談進行了回應,以下為主要內容: 

超訊:您是獨立參選的立法會議員,表示要做中間力量,但在香港目前兩級對立的情況下,中間派能否有生存空間? 

謝:香港現在的情況並不正常,正常的情況應該是兩邊極端的少,中間溫和的力量多,這樣社會就比較穩定。而現在兩邊多的話,很多事情就變成了不講道理,只講立場,這樣對社會很不好。 

做中間力量也並不容易,我也是中間偏建制,但事實上,所有議員都可以稱為建制,畢竟我們是建制裏面的一部分,職責及目的是監督特區政府施政及服務市民,應該多注重社會的穩定。雖然要批評政府,但是也不能搞亂社會的秩序,少數議員在議會中搞破壞的行為,並不是健康的行為。 

超訊:您提出了「健康民主」的理念,那覺得香港現在的局面離您心目中的健康民主還有多大的差距? 

謝:這是有著理想和現實的差距,不過「健康民主」也是我的一個目標,今後努力的方向。我認為,健康的民主應該是可以容納各種各樣的想法和理念,在議會中比較注重辯論,從辯論中得到真理,議員要尊重對手,要禮貌、包容地去討論事情,參與論證,這才是健康的民主,而不是像現在,每一樣事情就拿來攻擊對方,為反對而反對,離健康民主的距離實在太遠了。 

超訊:立法會最近經歷了很多改變,比如修改議事規則,又比如剛剛結束的補選,你覺得這些改變會不會縮短這一差距? 

謝:我覺得修改議規是「斬腳趾避沙蟲」,是飲鴆止渴的行為,是實在沒有辦法才去做的事情,因為修改以後的確把議員的權利給縮小了。但為了阻止反對派不斷的拉布,拖延議事,這是必須要做的,希望未來能夠規範化一點,讓議會重回正常,逐步實現高素質的民主。 

這次的立法會補選也應該從正面角度去看,建制議員多一點,社會就會穩定一點,要不然,老是有一半的人在搞破壞,香港也很難繼續發展。搞破壞的少了,立法會就會平安一點,也能更好地服務社會,服務大眾,更何況,從這次補選中可以看出,市民更希望多一點理性務實的議員進入議會。  

超訊:除了立法會議員,您一直以「法律超人」的形象被大眾所熟知,當時為什麼想到推出這個形象呢? 

謝:那要回到1997年,我創辦了自己的律師行,並希望將法律服務透明化、平民化,我認為,律師不應該只為賺錢,還應在整個行業中做出一點改變,因為總應該有一些律師要多為基層服務,讓法律服務平民化,不希望市民因不清楚律師行的收費和服務而卻步。我想把我的理念有效地推行,讓普通民眾都能更好享受法律服務。 

為了讓民眾對法律有更多了解,應該怎麼做呢?那時候,香港剛好有電視劇叫《男親女愛》,故事實際上是以我們律師行的日常作為藍本,但其中有個很好的想法是劇組原創的,就是劇中的女律師,為了推廣律師服務而扮演女超人。當時我覺得很好玩,並想,我也可以做男超人啊,於是就開始玩起這個概念來。更何況,超人的形象本身也是願意幫助他人,是充滿能量的,很符合我的理念。 

超訊:我們也看到了您通過很多方式希望讓法律服務能夠落地,變得更加平民化,經過了那麼多年的努力,有達到自己預期的目標嗎? 

謝:改革也帶來了很多代價,尤其是後來律師會不滿意我的改革,比較多打壓,還被判罰停牌一年,當然這都是比較後來的事情了。總的來說,我覺得我還是改變了香港的法律服務,因為現在大多數人都知道了香港律師怎麼收費,了解了基本的法律服務,市民都知道怎麼去找律師,我覺得是有效果的。 

而且在我帶頭後,有越來越多律師從業人員加入進來,相信現在能看到越來越多有關律師行業的廣告,一些服務,收費也都標識的很清楚,這在以前是沒有的,我也相信未來香港的法律服務會越來越平民化,接地氣。 

超訊:您和白姐姐的愛情一直是坊間熱議的話題,兩人相處非常幸福,並且能夠相互扶持,是否有什麼秘訣可以和我們分享,您平時又是怎麼樣平衡工作和愛情的呢? 

謝:我們相處至今已經有28個年頭了,從前,她會比較多做自己的事情,對我的幫助也比較多,但現在情況有些變化,她變得沒有那麼忙,我就要多花一些時間去陪她,一起多點旅行啊什麼的。雖然時間上對我來說挺困擾的,可這也是我心甘情願的。 

我認為,兩個人最重要的是一起保持進步,同步在生活上不斷的進步,同時也應該給予對方自己的空間和自由度,多一點溝通也是很重要的,夫妻之間一定有風風雨雨,但希望今後兩人能繼續互相支持,相互照顧,共同走完人生旅程。   

(Visited 6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