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初我已經闡述過,我對美國政治的觀察,主要從政客利益作切入點。重重劃圈的話,核心是個人利益,外圍是金主和它們所代表的利益,再外圍是政黨利益,最後才是國家利益。

以特朗普而言,他通過減稅、增加軍費、吸引資金迴流等,對代表實體經濟的金主已經交足了戲,而客觀上他也振興了經濟,贏得民望。

此刻他最煩惱的,是被代表虛擬經濟的利益集團盯上,「通俄門」使他如芒在背。如果今年年底的中期大選中,支持他的共和黨失利,失了過半數,他便隨時有可能被罷免,職位不保。

所以短期來說,他的利益跟共和黨的利益,即是贏得國會過半數議席,已經掛上了勾。

特朗普對外惹事生非,一方面是爭取虛擬經濟利益集團,更重要的是藉此激發民粹的愛國主義,抬高他的民望,從而有利共利黨的選情。

只是特朗普太任性,決策往往缺乏周詳的考慮,造成意想不到的反彈。明顯的例子是這回對我國進行貿易戰,和在中東攪局,結果是得不償失,更尾大不掉。

但是特朗普任性的表現之一是善變,貿易戰還未正式開打,他便主動迅速叫停,這樣他將會贏了我國某些實質性的妥協之餘,還在朝鮮半島拿到很大的光彩。

我甚至開始有預感,特朗普可能於6月份在台灣問題上,給他喜歡和敬重的習主席一些回報,皆大歡喜,同時贏得民望。

至於中東,無論從討好美國國內權傾朝野的猶太人,或者軍工綜合體的考慮,特朗普都不可能抽身。但他也知道維持局面緊張對他有利,但真打對他沒有更多的好處,所以只會做戲,不會來真格的。

今年國際形勢的往後發展,一言以蔽之:雷聲大,雨點小。 

(Visited 15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