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第14屆大選結束,大多數華人支持的民主行動黨第一次坐上執政黨的交椅,但沒有華人獲得副首相之職,新的執政黨聯盟在現實政治利益的驅使下,恐怕會延續過去國陣的種族政治格局。 

馬來西亞第14屆大選結束,92歲的馬哈蒂爾領導的在野聯盟勝

馬來西亞第14屆大選結束,大選對華人的地位會產生什麼影響嗎?綜觀2013年第13屆505大選和2018年第14屆509大選比較,華人在人數上幾乎沒有改變,維持在23%-24%的人口基數。 

馬來人在朝,華人在野 

在505大選時,幾乎全國90%左右的華人支持在野黨陣營中的民主行動黨,幾乎形成了華人在野,馬來人在朝的政治格局,由此民主行動黨獲得38個國會議席,僅次於執政黨巫統89個國會議席,而民主行動黨宣稱自己是多元族群政黨,不是華人政黨,這也造成一種矛盾,支持該黨的大多數種族和該黨宣稱的政黨類別不相匹配。 

而民主行動黨在對華人的宣傳手法上運用仇恨政治,主要以現代社交媒體如臉書、微信、WHATSAPP等作為宣傳工具,以行動黨組織的一批網絡軍團,俗稱紅豆兵作為主要運作的組織,專門宣傳一些沒有事實根據的,渲染族群宗教之間仇恨的小段子,例如:非巫裔國陣寄生蟲成員黨又吃零雞蛋;華人真狠了心把全部親巫統的華人賣族求榮漢奸都掃進垃圾堆裏;我們華人是弱勢群體,是受害者,不可求剷除馬來人特權和皇室制度,那樣做等於自殺,要被人「革」命的,等等仇恨性言論,在被受影響的華人社群中廣泛傳播。通過這樣的方式,增加華人與馬來人之間的仇恨,增加華人對民主行動黨的政治敵人巫統和馬華的仇恨厭惡,來達到獲取華人選票,穩定自己基本盤的目的,這也是行動黨利用種族政治中的種族仇恨達到政治目的。 

再加之,馬來西亞從建國到現在,無論從政治格局、族群類別還是政黨屬性上都是以種族政治為基礎的政治形態。505大選的結果也符合種族政治的運作規律,在野發生華人海嘯,那麼在朝就是馬來人海嘯。 

所以在馬來西亞以種族政治為主要政治形態和背景下,行動黨無論在支持的種族人數上還是運用的種族手腕上,都屬於種族政黨。而這麼一個種族政黨卻宣稱自己是多元族群的政黨,它的官方政治理念是「一個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對華人就意味著,消除馬來人特權,使華人與馬來人平等。這會使華人在面對行動黨時,既想透過支持行動黨達成華人的政治夙願,當面對行動黨的維護多元族群的利益時,被種族仇恨影響下的華人內心又充滿了失落,華人有這樣一種惆悵:究竟誰可以完全擔當維護華人的利益呢…… 

而馬華宣稱自己是種族政黨,維護華人利益,但在505大選時,又得不到華人的支持,只獲得七個國席,11個州議席。華人認為馬華雖然是執政黨,但由於受到執政黨聯盟最大黨維護馬來人權益的種族政黨巫統的壓制,不能有效維護華人的利益,所以也被華人稱為「賣華狗」、「出賣華人利益的漢奸」等,由此華人放棄馬華,轉而支持行動黨。 

大選後,因為沒有獲得華人的支持,作為維護華人利益的華基種族政黨馬華決定不入內閣,馬華表示,沒有獲得華人的選票,怎麼入閣替華人爭取權益呢?這有悖於種族政治中種族政黨是否可以出現在內閣中的合法性問題。最終,馬華還是沒有尊嚴地憑藉七個國席11州議席,灰溜溜的入了閣當了部長,而華人部長的代表性,也僅僅是代表那剩餘10%左右的華人利益。 

馬來人分裂,華人回朝 

第14屆大選結束,希望聯盟以122個國會議席獲得大選的勝利,被絕大多數華人支持的民主行動黨也第一次坐上了執政黨的交椅,華人內心充滿了喜悅和鼓舞。華人憑藉著馬來人選票的分裂,大約有5%-10%的馬來人選票從國陣分流到希望聯盟,使得希望聯盟勝利,華人回朝。 

而民主行動黨也獲得全聯盟第二大國會議席數42席,在執政黨陣營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華人開始期盼,「能否有一個華人副首相呢?…..華人千萬不要當交通部長,那和馬華就沒有區別了……」,事實上,華人沒有獲得副首相之職,行動黨精神領袖林吉祥在超市裏閒逛,說:「願意把機會讓給年輕人」雖然表達輕鬆,但內心也充滿了對副首相的渴望。 

但林吉祥的兒子林冠英卻獲得了財政部長一職,這讓很多華人都感到欣慰和滿意。但同時首相馬哈蒂爾也宣佈成立一個金融經濟專家委員會,主要負責規劃和改革國家重要的金融經濟問題,又宣佈公正黨署理主席阿茲敏阿里為經濟部長,有人問林冠英:「財政部長和經濟部長有什麼不同?」林冠英稚氣地說:「我總歸負責財政部,他有他負責的部門,每年的財政預算案還是我提成嘛!」。顯然財政部的權利被另外兩個部門分去不少。當然行動黨森美蘭州州主席陸兆福任交通部長,這也是歷屆大選,專門由華人擔任的部長職位。 

從整個內閣部長的任命來看,和前朝的種族政治政黨內閣有什麼不同嗎?土著團結黨是一個明確的為馬來土著爭取權益的政黨,在內閣有四個馬來人部長席位;公正黨宣導民主自由的西方普世價值,各族群被公平對待,但內閣卻沒有體現多元族群平等的內閣分配,也是三名馬來人擔任四個部長職位;民主行動黨宣導「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各個族群被公平平等對待,在內閣中佔有四個部長,其中兩人為華人,另外兩人為印度人,沒有馬來人。 

從整體上看,整個內閣部長,分別有三大族群的代表,也符合不同族群的部長,代表不同族群利益的類似種族內閣。而土著團結黨明確本身是種族政黨;公正黨的實權領袖安華,雖然在家裏的休閒時光,接受媒體採訪時暢然地表達各個族群公平的和諧相處,但實質上,安華明白,馬來人是造王者,只有為馬來人爭取權益,維護馬來人的利益,才能穩住江山,而公正黨提呈的四個內閣部長皆為馬來人,就是它未來政局盤算的根基。所以看到,因為政治利益的驅使,無論華人還是馬來人種族情緒的延綿不斷,會使得未來希望聯盟的政治格局就是過去國陣的種族政治格局。 

而行動黨在這個格局中,會逐漸蛻變成馬華的角色,但會比馬華的角色來得糾結和無奈。源於本身的矛盾性,它實質是華人種族政黨,運用種族仇恨政治獲得政治選票,但又聲稱自己是多元族群的政黨,為全民服務,它一邊需要安撫華人,一邊又要很大程度上跟從馬來人政黨的意志,一邊要說為全民服務,一邊又要使華人困頓和傷心。雖然林冠英在記者發佈會上表示,自己是馬來西亞人不是華人,但這種「扭勁」也擺脫不了行動黨種族政黨的實質運作和整個政治格局利益驅使發展的必然方向。 

(Visited 5,63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