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貿易戰一觸即發的關鍵時刻,中國央行於今天(24日)下午突然宣布定向降準0.5個百分點。外界認為,央行選擇在此時定向降準別有用意。

這是2018年以來央行的第3次定向降準、第4次使用準備金工具。此次定向降準支持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和小微企業融資,預計可釋放資金約7000億元人民幣。

具體來說,本次定向降準分為兩個部分,一是大行、股份制銀行降準支持債轉股的實質落地:自2018年7月5日起,下調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交行五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和中信銀行、光大銀行等十二家股份制商業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可釋放資金約5000億元人民幣,用於支持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項目,同時撬動相同規模的社會資金參與。相關銀行要建立台賬,逐筆詳細記錄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實施情況,按季報送人民銀行等相關部門。

所謂債轉股,實際是銀行貸款予企業後,企業因周轉不靈無法償還,而銀行同意欠款變成為股本,銀行身份亦由債權人變成投資者。

債轉股可以令企業避過資不抵債風險,自然對企業有利,但亦容易出現道德風險。此外,若果債轉股規模龐大,銀行則收不回貸款,實際會令流動性減少,故此央行特意放水,令債轉股可以順利運行。

第二部分是其他銀行降準支持小微企業融資:同時下調郵政儲蓄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准備金率0.5個百分點,可釋放資金約2000億元,主要用於支持相關銀行開拓小微企業市場,發放小微企業貸款,進一步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這部分是落實6月20日國務院常務會議的有關部署。國務院常務會議6月20日確定了進一步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措施,其中一條就是支持銀行開拓小微企業市場,運用定向降準等貨幣政策工具,增強小微信貸供給能力。

此外市場預測稱,此次降準與近期內地股市持續大跌有關。央行行長易綱在6月19日股市暴跌之後發表講話,也表明央行承擔了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的職責。有分析認為,人民幣破7是大概率事件,在中美經濟走勢分化、中美貨幣政策分化、美元升值周期下,中國決策層應避免對外匯市場的常態化干預,允許人民幣匯率在合理水平上進行貶值。值得一提的是,人民幣貶值可以大大改善中國在貿易戰中的被動局面,讓中國獲得更大的迴旋空間。

《華爾街日報》6月20日曾指出,關稅戰升級最終或導致中國讓人民幣貶值,這一手段將有助於抵消美國加徵關稅的經濟影響,但有可能加劇中美貿易緊張形勢並且攪動全球市場。

通過讓人民幣貶值,中國出口到海外的商品價格會更低。盡管此舉將有助於中國經濟免受美國關稅影響,但可能會產生嚴重的政治和經濟衝擊。 此外,人民幣貶值可能重新引發一輪資本外流。 

(Visited 18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