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山東常林機械集團近日破產重組揭開了該企業涉嫌項目空轉、科研造假的問題。這家企業多次名列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發布的「中國機械工業百強」榜單,而且擁有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和山東省重點實驗室,8年獲得科研經費15億元人民幣。

媒體6月27日引述北京交通大學教授指,建有國家級科研平台、年均能獲得近兩億元(1元人民幣約合0.1515美元)科研經費,這樣的科研實力,是中國絕大多數大學羨慕的。因此,常林的教訓值得對中國的科技評價與資助、監管等政策進行反思。 2006年開始,中國有關政府部門在企業布局建設「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並將其作為國家技術創新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從2018年5月科技部發布的“關於99個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評估結果”看,有8個實驗室限期整改、4個實驗室未通過評估,12%的企業國家實驗室建設不達標。

而常林集團的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2015年獲得批准,不到三年企業已經破產,也說明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的選擇機制需要改進。 據悉,常林集團所謂「掌握核心關鍵技術的高端液壓產品」中一款液壓泵 「是將日本川崎的泵的油漆塗掉,換上中川的標牌就通過了鑒定」。而當年「漢芯事件」造假的手法就是這個模式。

連日來,中興違規遭美國制裁事件被媒體炒得沸沸揚揚,也引發對「中國芯」現狀關注。中國通訊大廠中興通訊遭美國制裁一事,引發外界對中國製造晶片能力的關注。 6月26日,由中國媒體《第一財經日報》原總編秦朔的微信公眾號「秦朔朋友圈」刊發的分析文章稱,中國大陸有完整的集成電路產業鏈,但缺乏「核芯」產品設計、製造和生產的能力。 在存儲芯片、服務器、個人電腦、可編程邏輯設備等領域,中國國產芯片自給率幾乎為零。

文章提到,Gartner發布的2017年全球半導體排行榜前十名的企業中,沒有一家是中國公司。而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集成電路消費市場,國產芯片供給率不到10%,對進口芯片依賴之大不言而喻。 「漢芯事件」是指2003年2月上海交通大學微電子學院院長陳進教授發明的「漢芯一號」造假,並藉助「漢芯一號」,陳進又申請了數十個科研項目,騙取了高達上億元的科研基金。

(Visited 13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