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人民日報海外版6月27日報道,中國結婚對數呈逐年下降趨勢,上海、浙江、天津等經濟較為發達地區結婚率普遍較低。專家分析認為,適婚人口數量下降、婚齡推遲、城市化進程加快都是結婚人數不斷下降的原因。

原文報道如下: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一中國傳統理念正悄然發生變化。

民政部公布的一組數據顯示,2018年第一季度全國的結婚人數301.7萬對,同比下降5.7%,其中上海、浙江、天津等經濟發達地區結婚率普遍較低。如果與5年前同期結婚人數的高位428.2萬對相比,2018年一季度已經下降了29.54%。專家分析認為,適婚人口數量下降、婚齡推遲、城市化進程加快都是結婚人數不斷下降的原因。

結婚率逐年走低

結,還是不結?民政部的統計顯示,這一數據在不同地區有明顯的差異。

北上廣等經濟發達地區結婚率普遍較低,其中結婚率最低的5個省市分別是上海、浙江、天津、江西和山東,其結婚率分別為:0.45%、0.61%、0.61%、0.62%、0.63%。相比之下,結婚率最高的5個省份分別為貴州、安徽、西藏、青海、河南,結婚率均在0.91%以上,而這些地區人均GDP都相對較低。結婚率與經濟發展水平呈現相反的走向。

結婚率走低,年輕人怎麼想?

在北京從事審計工作的於賢表示,大城市節奏快,競爭激烈,“審計行業加班出差是常態,沒有時間約會,也沒有時間相親”,戀愛都顧不上談,怎麼可能結婚?這反映了不少在城市打拚的年輕人面臨的窘境。即使是有穩定戀情的年輕人,其中不少也表示不敢輕易“談婚論嫁”。上海白領徐珊直言,“生活成本不斷上升,結婚後又必然會考慮生子和育兒的支出”,從個人到家庭的轉變並非易事。

經濟發達地區房價相對高昂,一定程度上也延緩了年輕人步入婚姻的步伐。於賢直言:“沒有房子,丈母娘肯定不願意,住在合租房裡也有諸多不便。但是像北京這樣的高房價,35歲前難以買得起。”

此外,很多都市適婚青年表示“寧缺毋濫”,不着急結婚。在南京工作的陸子夫,有房有車有時間,但他仍表示“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情,還是要找到三觀一致,能進行深層次溝通的人,年齡不是決定性因素”。

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陸傑華表示,隨着經濟社會的發展,代際間的婚育觀念已經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對於很多“80後”“90後”而言,晚婚、不婚等現象越來越常見,社會包容度也在提高,婚姻不再是唯一的選擇。有分析認為,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受適婚年齡人口數量和結構變化的影響,結婚率仍可能持續走低。

城市化進程是推手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院長翟振武教授表示,適婚人口數量下降,婚齡推遲和高速發展的城市化是自2013年以來我國結婚人數不斷下降的主要原因。

看出生率——我國人口出生率從1990年的21.06‰下降到1997年的16.75‰,之後出生率仍在持續走低。翟振武進一步說明:“自90年代起,出生人口數量不斷下降,是如今結婚人數不斷下降的最主要原因。這一變化既在意料之中,也與之前的預估相符。”

看結婚年齡——婚齡推遲成為當前結婚人數下降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江蘇省發布的婚姻大數據顯示,近5年來,江蘇人平均結婚年齡每年大約增長1歲。上海的數據顯示,2010年上海市女性平均結婚年齡26.51歲,到了2014年達到28.14歲。這一變化在王潔的意料之中,在北京讀博的她說:“班裡的同學都二十七八歲了,除了兩個工作後重回學校讀書的同學,畢業前大家都沒有結婚的打算。”

翟振武分析,現在我國成年人口近一半會接受高等教育,進入碩士和博士階段的學生數量也在逐年上升,相應的年輕人獨立、工作和成家的年齡也會推後。早些年,年輕人到了二十三四歲,很多就結婚了。現在隨着高等教育的普及,年輕人受教育的年限增加,可能本科畢業就已經23歲了,結婚的年齡必然會不斷推後。相當一部分適婚年齡的人並沒有結婚,也使得結婚人數偏低。

分析人士表示,城市化進程的推進和不斷發展的經濟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當代年輕人的婚姻選擇。大量人口湧入城市,在帶動經濟發展的同時,也推高了生活成本,加劇了市場競爭。經濟發展水平提高、結婚率反倒走低,這在全球都是一種趨勢。

鼓勵婚育應受重視

面對逐年下降的結婚人數,多位專家表示,這是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必然產物,社會應多尊重多元化、個性化的個人選擇,予以年輕人更多選擇空間。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人口與健康研究中心主任石智雷認為,地區經濟條件越好,對單身和個人生活方式的選擇也越寬容,“發展水平越高,社會越多元化。不結婚、單身或者離婚,都是個人選擇。”

陸傑華認為,“80後”“90後”跟“60後”“70後”明顯不同。“經濟的發展帶來收入增長,互聯網提高信息化水平,更多年輕人看到了外面社會的變化,了解到世界的發展。對他們而言,結婚生子不再是必要的人生經歷,而是個人選擇的結果。”他認為對於隨着社會發展出現的改變,人們應當轉變思想,與時俱進,應對推遲結婚、事實婚姻、不婚等給予更多寬容。

然而,相比5年前,結婚人數下降126.5萬,這一變化仍值得政府層面關注。陸傑華說,在我國,結婚和生育密切相關,西方國家常見的未婚生育和事實婚姻等,在我國尚未得到承認。因此,結婚率降低會影響生育率和出生率,進而影響人口數量和結構,最終影響未來國家的經濟發展。

我國已經步入老齡化社會,2011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60歲及以上人口佔總人口的13.26%,較2000年的第五次人口普查上升2.93個百分點,凸顯我國老齡化加速的現狀。結婚率和出生率的走低勢必進一步加深老齡化社會的問題。

專家建議,針對二者的緊密聯繫,國家應當重視該問題,認真研究、出台相應的政策,鼓勵年輕人結婚生育。比如,可以適當延長婚假、產假,倡導人們平衡家庭和工作,從而促進結婚生育。此外,政府也應推出家庭友好的公共政策,比如以家庭為單位納稅的財政政策,降低家庭的稅務負擔;一線城市聚集了大量的優秀青年,但是高昂的房價讓很多人難以在年輕時開始獨立的家庭生活,因此穩定房價、為大家庭提供廉租房等措施將能緩解部分壓力。

(Visited 4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