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理工大學副教授李明江接受《超訊》專訪,表示美國在香格里拉對話會已描繪出「印太戰略」清晰藍圖,將從初步概念推向逐步落實,擴大自身在印度洋的影響力,對抗中國;印度為維護自身利益,支持此一戰略,令中國面臨全新挑戰。

 

文/紀碩鳴 馬超

 

和往年一樣,第17屆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的第一場重頭戲都由美國國防部長上場。6月2日上午,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在對話會作主旨演講,講話內容主要針對中國,講「印太戰略」,講「南海問題」,去年提到的「台灣問題」,今年用了更多的篇幅,不斷衝撞中國的紅線,都在意料之中。

不過,今年馬蒂斯的演講與往年又有不同。讓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問題研究院李明江副教授有些意外的是,在馬蒂斯簡短的發言過程中,講了很多關於以後針對亞太、中國作政策調整和做一些實事的細節。

李明江教授

「印太戰略」不只是概念

 

李明江接受《超訊》訪問時表示:「往年的美國國防部長一般不會講這麼多細節,而且也不會如此全面,涉及政治、國防、經濟等各方面。」李明江認為,這意味著美國現在有一個更清晰的「印太戰略」。「過去主要是概念比較多,現在已經逐步進入到落實階段。我覺得這是今年美國參加香格里拉峰會最大的一個特點。」

令李明江感受深刻的是,馬蒂斯今年在演講中講了很多次菲律賓的南海仲裁案。往年主要就強調法律,像海洋法、聯合海洋法公約等,而且往年都在提問環節提到該仲裁案。但今年他在發言和提問環節都重複提到了很多次。「這有一點意外,他特別強調這個仲裁,他還很強調中國在南沙群島的軍事設施部署,針對性非常強。」

 

在台灣問題方面,去年馬蒂斯發言,對台灣問題一筆帶過。這次拿出一段話專門講台灣和美台關係,而且明確說美國要幫助台灣提升防務能力等等,這個和往年不一樣。

馬蒂斯還講了很多關於美國怎樣推動落實這個「印太戰略」,怎樣加強盟友關係、安全夥伴關係,怎樣和這些地區的國家進行更多軍事方面的合作、培訓以及軍事演習,然後加強美軍和這些國家武裝力量的協調性等等。

 

李明江指出,美國在明確告訴其他國家,「印太戰略」不再是一個概念,它是一個真正要逐步推進,逐步落實的戰略,這是在做鋪墊。往年美國國防部長在發言中一般不怎麼講經濟,但今年馬蒂斯講了很多關於美國怎樣參與這種地區經濟,亞太其他國家怎樣攜手以加強區域性的經濟合作,尤其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合作。「發言中他沒有明確提中國的『一帶一路』,但可以清晰地看到它反映了美國政治圈子裏面想要做什麼事情來反制中國『一帶一路』。」

李明江覺得,馬蒂斯發言中有一個非常明確的動機,「就是要強化中國的負面形象」。馬蒂斯大講國際法、講地區規則、講南海等等,基本上都是在告訴該區域的所有國家,中國太強勢,中國不遵守規則。李明江說,「當然往年美國也這樣講,但今年很顯然包括經濟方面。在講到基礎設施方面,互聯互通、經濟合作上,重點告誡其他國家要注意你的自主性,不要陷入過多債務,不要陷入對某個國家過多的依賴。他把矛頭對準了中國。」美國要強化中國在亞太地區,現在是印太地區的這種負面形象,下足了功夫。

特朗普與莫迪握手

中国崛起 美國感覺力不從心

 

李明江指出,美國的戰略調整,原因就是中國這些年在亞太地區崛起很快,經濟實力、軍事實力、外交政治影響力等各方面實力都增長很快。這讓美國人感覺有點力不從心。

 

「這幾年美國和中國之間的博弈,以及在一些地區安全問題上的衝突,美國人並沒有阻擋住中國。在亞太地區,中國雖然跟一些國家關係一直不好,有很多麻煩,但是它在一些東南亞國家,影響力還是蠻大的。所以美國想在亞太地區搞一個地區性的統一戰線來壓制中國,來改變中國的一些地區行為,確實比較困難。所以美國希望把這個地理範圍擴大,現在擴大到整個印度洋地區,南亞次大陸。這樣的話,可能會有一些幫助。」

 

就是說在亞太地區,美國跟中國較量,有一些劣勢。如果把範圍擴大,那中國要跟美國在更大的區域裏競爭,中國的資源、精力、能力就會分散,所以美國人覺得這樣可能更有勝算。「在這個區域中,其中一個主角,就是印度。」

 

印度也有過向東行動等等政策,但是它的實力不夠。印度參與亞太地區競爭,效果也不理想。李明江認為,現在把一部分重點移到印度洋,把太平洋、印度洋兩個區連起來,可以使印度在中美博弈裏面,更有利於美國,對美國提供更實際的幫助。「其實這樣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激發印度跟中國這種戰略競爭加劇。競爭一旦加劇,那麼印度在南亞、印度洋地區會有些優勢,會迫使中國在南亞、在印度洋地區跟印度展開更多的競爭,會使美國在亞太地區減少一些負擔。」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可能美國人也覺得以往太平洋、印度洋的區分,不一定完全適合現實情況。南亞地區和東南亞地區,經濟、文化、政治、外交和安全方面的聯繫越來越多。美國太平洋司令部,負責太平洋的一些安全事務,而印度洋則有美國駐中東的艦隊負責。這樣的配置和現實有一些脫節了。

 

李明江分析,「南亞、印度洋地區和東南亞、太平洋地區之間互動越來越多。包括海上交通、貿易通道等方面,很多國家基本上都把它們看成一體,不再區分開了。其實中國也是這樣,在逐步把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戰略做一些連接,也在逐步思考所謂兩洋戰略怎樣更好地合併,更好地協調起來。美國可能也是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印度洋的戰略價值

 

 

美國現在意識到一個跟以往很不一樣的現實,中國除了在西太平洋和美國競爭之外,它在印度洋也在逐步擴展自己的這種影響力,包括在安全活動方面。李明江認為,這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了。吉布地已經有了中國的軍事基地,而且中國現在在瓜達爾港,還有斯里蘭卡等地進行港口建設。美國認為這些地方都不完全是民用的。

 

在斯里蘭卡,中國軍艦、潛艇都到過,利用過這些設施。而且中國的海軍現在更頻繁地出現在印度洋區域。李明江指出,「顯然美國也看到這個現實,就是中國的安全利益和安全興趣,包括一些具體行動,在更多地往印度洋擴展。那麼從這個角度看,美國可能認為有必要協調它在太平洋、印度洋區域軍事、安全上的一些活動。」

 

還有一點,李明江覺得雖然可能美國不會明講,但從長遠的戰略上角度來看,以後如果美國和中國的關係完全處於敵對狀態或是軍事狀態,那麼中美在軍事上的較量,就不光是在西太平洋,印度洋必不可少。

至少現在美國認為它在印度洋區域的軍事力量還是比中國佔有更大的優勢。如果中美之間真的發生大規模軍事衝突時,美國在印度洋一些海域,可以對中國的商船、能源補給等形成阻隔和破壞。這樣美國更有勝算,而且確實對中國有比較大的威脅。

 

事實上,以往中國在太平洋沒有什麼軍事存在,那意味著通過印度洋的這些國際貿易、能源運輸等,只能依靠美國的善意。當然在和平時期美國不會搞這種磨擦,問題是一旦真的出現中美軍事對抗、完全敵對的狀況下,美國人在印度洋想要針對中國的航運,尤其是阻礙能源運輸的通道,將會得心應手。「美國如果始終要保持它的獨一無二,對中國佔有壓倒性優勢,現在就需要加強在印度洋的軍事活動,還繼續對中國保持海上航運、能源運輸的壓制態勢。這也是為什麼美國要搞『印太戰略』的一個原因。」

 

當然,面對中國的強勢崛起,美國感到力不從心。以往美日澳三邊聯手,現在美日澳印所謂的四邊也有一些互動。李明江認為,如果美國不領先牽頭,不制定一些逐漸明晰的、能落實的規劃,那麼這個「印太戰略」對日本、印度、澳洲來說,只是一個有吸引力的概念,那麼其他幾個國家就不太可能跟著美國做一些落實性的事情和具體的行動。「所以現在美國在更認真地對待『印太戰略』,我覺得其中很重要的一個目的就是為了讓日本、澳洲、印度能更認真地對待这个戰略,跟美國做更多協調和同步,并一起推動它。」

 

現實就是,美國人也知道它確實在經濟上沒有太多優勢了,沒辦法擋住中國。「於是它就把其他有同樣擔憂的國家弄在一起,那麼總要有一個概念性的東西,有一個戰略性的規劃,這就是『印太戰略』。這個戰略可以用來使美國和它的一些盟友,甚至更多的夥伴國家共同在經濟上加強合作,來抗衡中國在經濟上的影響力,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中國『一帶一路』的落實和其給中國帶來的政治上的好處。」

 

李明江提醒,美國有了「印太戰略」轉移,並不意味它會放棄太平洋地區,它仍然在加強亞洲地區。馬蒂斯演講時表示,亞太方面、西太平洋都要加強,但是在印度洋也會加強。同時他要把這兩個區域更好地聯繫起來。

 

印度支持但不会深度參與?

 

對於美國的這樣一種嶄新的戰略安排,李明江認為,總體來說印度是有興趣的。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印度會支持並參與美國的這個「印太戰略」。「因為過去幾年印度的政治圈子、戰略以及研究圈子裏面基本上有著很強的共識:中國給印度的挑戰太大了。中國在印度的一些重要關鍵問題上,完全在損害印度的利益。」

 

具體來說,李明江表示,印度的核供應國地位,和巴基斯坦、中巴經濟走廊邊境衝突,洞朗事件,中國在印度洋的活動,還有中國在整個印度周邊國家的「一帶一路」投資專案等,都讓印度認為中國在包圍它。所以在印度的決策圈子裏面,對中國的擔憂在增加,而不是在減少。即使最近一兩個月中印關係有改善勢頭,我覺得也不會在多大程度上消除印度對中國擔憂。「印度始終對中國有防範,而且這種心態還在增加。」

 

可以觀察到的是,印度在過去這十年左右奧巴馬兩屆政府期間,確實從和美國的合作中獲得了很多好處。美國的一些援助,軍事技術轉讓、軍購,還有對印度在亞洲、甚至全球範圍內國際地位的支持,使印度獲益。

 

從印度角度來看,李明江指出,美國有著更清晰的印太戰略,而面對中國的咄咄逼人,印度認為中國在處理一些地區問題上完全不顧其他國家的利益和關切。所以印度可能覺得它唯一的選擇就是要更多地支持、參與「印太戰略」。

 

在逐漸清晰的「印太戰略」中,印度將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李明江認為,印度也不大可能全力以赴,投入大量資源,包括在政治上做出一些重大調整,去深度參與「印太戰略」。因為印度一些傳統的外交關係和哲學,以及一些立場,可能也不會輕易發生重大改變。印度也不希望跟著某一個大國走,完全受某一個大國的操控。這點很明顯,印度認為自己是一個大國,甚至是一個全球大國。如果完全參與這個「印太戰略」,印度認為自己就成了美國的一個小夥伴,這點印度是不能夠接受的。

 

和中國關係方面,印度也不會走得那麼極端,和中國形成完全對立的關係。尤其在當前中國有著強烈的改善中印關係願望的情況下,它可能不會去冒這麼大的風險,故意做些事情把中國塑造成一個敵人。還有一方面風險就是,印度如果在「印太戰略」方面太積極,對中國的針對太強,可能也會激發中國一些的反制措施。李明江認為,「尤其是在南亞,在印度洋,中國如果要加足馬力反制印度的話,印度會非常難受。那麼最後結局會是雙輸,印度還會輸得更慘,中國也可能在戰略、安全方面有很大的損失。印度領導人不會不考慮到這些後果。所以印度會參與,會支持這個『印太戰略』,但是它的參與可能會有一定局限性。」

 

中國需調整現有外交關係

 

對中國而言,這個「印太戰略」應該完全是一個新的挑戰,該如何應對?李明江認為,中國需要做出調整,至少讓外界看到中國不是那麼咄咄逼人。在中美相互競爭的態勢下,中國儘量改善和其他周邊有影響力的國家的關係,就會讓美國的印太戰略空心化。對中國來說還有一個問題:要更好地保護自己的國家利益,是靠自己,還是跟其他更多的國家,尤其是和大國,以合作的方式去做?這個問題值得深思。 (資料整理 孫雅靜)

(Visited 56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