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美國及其歐洲盟友來說,本周最重要的議程非11日召開的北約峰會莫屬。雖然外界尚不清楚本次峰會將要討論的具體議題,但一些分析人士認為,軍費分擔將成為各國關注焦點。由於美國總統特朗普此前已致信北約主要成員國領導人,要求他們增加防務開支,再加上他此後將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會晤,歐洲輿論擔心,特朗普不僅可能讓美歐盟友間的隔閡進一步加深,還可能向俄羅斯讓步。而在特朗普抵歐之前,歐洲民眾就已走上街頭向其表達抗議,英國民眾甚至表示,將用一場“嘉年華級別”的大規模抗議活動來迎接特朗普對英國的“工作訪問”。

據路透社8日報導,一些歐洲國家領導人表示,他們歡迎特朗普參加北約峰會,但不再對其抱有幻想。過去一年,美國的歐洲盟友一直在尋找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中的穩定性和延續性,但到頭來,他們卻不得不接受美國總統是 “不可預測的政治離經叛道者”這一事實。在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核協議以及對歐洲鋼鋁製品徵稅後,德國外長曾警告說,舊的穩定根基正在倒塌。在如何面對北約的老對手――俄羅斯的問題上,特朗普政府發出的信號也很複雜:他們一方面強化駐歐洲的軍事力量;另一方面卻抨擊北約成員國不肯增加軍費。此外,美國在針對俄羅斯的制裁問題上也未能與北約進行良好合作。

英國《每日電訊報》稱,參與北約峰會籌備的高級別消息人士表示,如果歐洲國家無法滿足特朗普提出的要求,無法承諾增加國防開支,特朗普可能會在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談時,重新勾畫歐洲安全藍圖。例如,向普京提議減少美國在歐洲的軍事存在,或者拒絕參加北約聯合演習等。上周有報導稱,特朗普已開始考慮減少在德國的駐軍,駐德美軍一直被視為抵禦俄羅斯“入侵”歐洲的主要力量。英國國防部官員埃爾伍德7日表示,考慮到美國在歐洲的軍事影響力和俄羅斯的外交政策,很多關鍵問題的發展趨勢都將取決於北約峰會和隨後舉行的“特普會”結果。

特朗普的“非正統外交”方式也讓盟友們感到不安。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8日報導,特朗普上臺後常常無視白宮慣例,直接用私人手機與外國領導人通話,相信能與後者建立密切的私人關係,讓其助手倍感頭疼。白宮前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麥克馬斯特任職期間就曾抱怨說,“總統認為他可以和普京交朋友,我不知道他為何這麼想。”特朗普的種種行為都讓其盟友和助手擔心,他在俄羅斯兼併克裏米亞和持續插手烏克蘭局勢等議題上,有可能會對普京讓步。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警告說,歐盟國家得做好最壞打算,因為特朗普總是說他不喜歡歐盟。

反對人士在布魯塞爾遊行,要求減經費 (路透社)

與領導人的擔憂情緒不同,歐洲民眾的表現更為直接。歐洲民眾7日走上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街頭進行抗議,要求減少國防預算並增加教育及清潔能源補助,還有人高舉標語,批評特朗普針對非法移民的“零容忍”政策。而即將迎來特朗普“工作訪問”的英國民眾也不示弱:他們準備集結數萬民眾,組成主題鮮明的“抗議佇列”,分別就特朗普的各項爭議議程進行正面抵制。

據法新社8日報導,根據英國政府日前公佈的行程安排,特朗普將於12日下午乘“空軍一號”抵達倫敦北部的斯坦斯特德機場,並於當晚前往英國牛津郡。英國首相文翠珊當晚將在牛津郡的丘吉爾故居布倫海姆宮邀請特朗普出席晚宴,此後特朗普將前往位於倫敦攝政公園的美國駐英大使官邸過夜。13日,特朗普及夫人將前往溫莎城堡會晤女王,而後前往蘇格蘭。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本次訪英行程中僅在倫敦度過一晚,卻並未安排任何其他活動。此舉被指是為了避開大規模的抗議行動。有媒體預測,特朗普到訪英國當日將面對一場大規模抗議活動,進入倫敦市的直接參與者將超過5萬人,而活動組織方稱人數將超過10萬,創英國近幾十年來抗議活動的新紀錄。

據報導,12日當天,抗議人群將根據不同的主題組成不同“方陣”,如“穆斯林反特朗普佇列”“素食者反特朗普佇列”等。抗議者還為特朗普準備了一只6米高的“特朗普寶寶”氣球作為“特別禮物”,該氣球將特朗普醜化成一個穿尿布的“巨嬰”,將在其到訪當日飛過倫敦上空。而蘇格蘭地區的抗議者也在積極籌備著抗議活動。76歲的老者霍奇森住在距倫敦150多公里外的地方,他得輾轉使用多種交通工具才能到倫敦市中心,但他表示:“這個傢伙(特朗普)太危險……我必須去倫敦抗議。我們要集結起來,一起給他上一課。”抗議活動負責人稱,組織者將確保特朗普每走一步都有抗議人群跟進。

英國媒體將特朗普此行稱為“有史以來最受爭議的美國領導人訪英活動”。英國獨立黨領袖法拉奇斥責“巨嬰氣球”等舉動是“對美國在職總統的最大侮辱”。但工黨議員拉米稱:“對一位散播極右言論、國殤時期侮辱倫敦民眾,同時拒絕譴責白人至上主義的美國總統,這種程度的z冒犯他受之無愧。”

(轉自新浪香港)

(Visited 4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