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7月11日)北約27國的政府和國家首腦在布魯塞爾召開峰會,討論成員國的防務開支問題,還涉及所謂”軍事申根區”,以應對可能來自俄羅斯的入侵。

北約各國領導人在週三布魯塞爾北約峰會開始前進行“全家福”合影。

北約秘書長說,會議的主要議題是成員國的防務開支問題。據報道,美國承擔了北約防務費用的3/4。北約成員國當中只有4個國家的防務開支達到了規定的份額,即佔GDP的2%。這幾個國家是美國,英國,希臘和愛沙尼亞。

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再抱怨歐洲國家沒有履行對北約出資的義務,而讓美國承擔了北約的大部分費用。

申斥德國

在布魯塞爾峰會召開之際,特朗普指責德國成為俄羅斯的”俘虜”,要歐洲國家承擔更多的防務費用。他在比利時的美國大使官邸對記者說,”我們本來應該防禦俄羅斯,但德國卻每年付給俄羅斯億萬美元。”

特朗普對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說,德國支持新的價值110億美元的波羅的海天然氣管道工程從俄羅斯進口天然氣,卻遲遲不願意承擔北約防務預算的規定份額,而北約的防務預算旨在保護歐洲不受俄羅斯侵犯。

據路透社報道,特朗普說:”德國成了俄羅斯的俘虜。他們廢棄了自己的煤炭廣場,廢棄了核電站,他們從俄羅斯進口如此多的石油和天然氣。我認為北約應該討論這類問題。”

特朗普說因為德國60-70%的能源來自俄羅斯,而且還在修新天然氣管道,因此德國完全被俄羅斯控制。不過路透社記者梅森(Jeff Mason)說,特裏普的說法有事實錯誤,德國石油和天然氣進口當中只有20%來自俄羅斯。

德國防長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回應說:”毫無疑問我們同俄羅斯之間存在許多問題,但在另外一方面,也應該保持國家間,盟友間,或者對手間溝通順暢。”

北溪管道2號線(Nord Stream 2)天然氣項目雖然受到一些歐盟國家的批評,但是德國總理默克爾對這個從俄羅斯進口更多天然氣的管道項目給與政治支持。柏林堅持說這是個私人商業項目,裏面並沒有國家投資。

特朗普對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說,德國支持新的價值110億美元的波羅的海天然氣管道工程從俄羅斯進口天然氣,卻遲遲不願意承擔北約防務預算的規定份額。

軍事申根區

《每日電訊報》報道估計北約領導人在布魯塞爾峰會上可能會簽署一個”流動承諾”文件,以方便北約軍隊調動。北約指揮官說,邊界限制和基礎設施問題對北約部隊在歐洲部署形成障礙。

為對付來自俄羅斯的威脅,北約領導人凖備簽約承諾縮短在盟國間調動部隊的時間。所謂的流動承諾旨在減少指揮員等待調動坦克,部隊和彈藥的越境許可的時間,把從目前長達40天的申請批准時間減少到5天。

《每日電訊報》外交事務記者普利森斯(Chris Pleasance) 報道說,一些成員國希望北約作出更多努力方便部隊調動。

荷蘭國防部長安克·拜勒費爾德(Ank Bijleveld)是這個呼籲的主要倡導者,她對英國《泰晤士報》說,簽署協議就發出了信號表明北約對於保護其邊界的承諾是認真的。

她呼籲盟國做更大努力,她說普京可能隨意向任何地方調動軍隊,他只要發佈一個命令就行。她最終希望成立一個”軍事申根”區,坦克和部隊可以在裏面自由調動,就像歐洲人可以不經邊境檢查隨意在歐洲流動一樣。

新聞網站”政治”(Politico)歐洲版的歐洲事務記者赫金霍恩(David M. Herszenhorn)此前報道說,荷蘭國防部長的建議受到北約領導人的歡迎,他們認為該建議有利於增加政治壓力,形成緊迫感,進一步改善北約盟國之間的軍事部署能力。

據”政治”新聞網站報道,駐歐美軍最高司令官霍奇斯將軍說,他希望部隊能夠在歐洲內部像移民那樣迅速移動,但事實並非如此。他原以為北約部隊在歐洲調遣能夠像在美國從佛羅里達調到弗吉尼亞那樣,但他想得太天真了。

“政治”報道的分析說,一些歐盟官員認為軍事申根區的想法可能是最佳初步方案,因為該方案幾乎不涉及財政支出,也就沒有了政治分歧的基礎。

當然照搬申根區存在一些問題,需要歐盟和北約的官員討論有關細節。因為並非所有歐盟國家都是北約成員國,並非所有申根國家都屬於歐盟,或都屬於北約。

美俄峰會

在布魯塞爾兩天的峰會後,特朗普周一將在赫爾辛基同俄國總統普京會面。北約峰會後特朗普直接去同普京會面,這似乎顯示了美國和北約關係正在冷卻。

近幾周來,特朗普還以國家安全關注為由對歐盟和加拿大鋼鐵施加關稅,引起美國及其盟國間的摩擦。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在峰會前夕對特朗普喊話說:”請珍惜你的盟友,你沒有很多盟友。”

《每日電訊報》說,特朗普和普京的峰會可能令英國首相特里莎·梅不快,因為英國正在反覆指責俄羅斯在英國發動化學武器攻擊。

斯特奇斯(左)因接觸到諾維喬克(Novichok)神經毒劑死亡,她的伴侶羅利(右)仍在醫院接受治療。

周日(7月8日)斯特奇斯(Dawn Sturgess)因接觸到諾維喬克(Novichok)神經毒劑死亡,據說這種毒劑和3月在英國索爾茲伯里導致俄羅斯前間諜斯克里帕爾(Sergei Skripal)中毒的毒劑一樣,都是由俄羅斯製造的神經毒劑。

斯特奇斯的伴侶羅利(Charlie Rowley)同她一起中毒,目前他仍然在醫院接受治療。

今年3月俄羅斯的雙面間諜斯克里帕爾和他的女兒尤利婭(Yulia Skripal)中毒後住院的數星期中大部分時間處於昏迷狀態。

特朗普同普京會面前還曾經呼籲重新接納俄羅斯進入7國集團。俄羅斯在兼併了克里米亞後被排除出7國集團。

2014年烏克蘭亞努克維奇政府被推翻,西方支持的政府掌權後,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克里米亞事件引起北約領導人擔憂,此後北約盟國開始在東歐進一步加強了軍事部署。

(轉自BBC中文網)

(Visited 48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