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想象中的俄羅斯特工是什麼樣的呢?

首先毫無疑問肯定是大家所熟知的“普京特工”。

普京在克格勃時的照片

下面則是一些影視作品裡的“俄羅斯特工”。

大表姐詹妮弗·勞倫斯在《紅雀》中出演的蘇聯女特工

奧斯卡得主塞隆在《極寒之城》中出演的英美蘇三國三重間諜特工

國家安全委員會,通稱“克格勃”,是1954年3月13日-1991年11月6日期間蘇聯的情報機構,在當時被認為是全球效率最高的情報收集機構。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境內的原克格勃機關改製為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其第1總局另成立俄羅斯對外情報局。白俄羅斯則完整保留境內克格勃機關的建制及原有名稱。

似乎大家對“間諜與特工”的了解大多都僅限於影視作品,藝術往往高於生活,但也源於生活。生活中的“特工”同樣厲害。最近就有很多有關俄羅斯特工的報道讓人“浮想聯翩”。

雙重間諜遭下“毒”手

今年3月,雙重間諜謝爾蓋·斯克里帕爾和他的女兒尤利婭·斯克里帕爾在索爾斯伯里中毒。7月,威爾特郡埃姆斯伯里鎮一男一女又因相同的神經毒劑中毒被送醫。英國警方懷疑有多名俄羅斯人涉案,他們正在尋找不只一名嫌疑人。

通過閉路電視影像與同時期進入該國人員的檔案的反覆比對,警方已經確定了可疑行兇者的身份。消息人士表示:“他們就是俄羅斯人。”

而最新消息指出,英國安全部長華萊士, 又否認警方已查出前俄羅斯特工斯克里帕爾父女, 遭神經毒劑諾維喬克毒害案的下毒疑犯身分。他在社交網站指, 有關報道內容不實, 純屬猜測。

至於真相到底如何,還未曾得知。

特朗普與普京面談時 俄羅斯“女間諜”被抓

美國司法部7月16日公布,當局於7月15日在華盛頓拘捕29歲俄羅斯女子布蒂娜(Maria Butina)。她將被控上法庭。而此時正值美俄峰會。

俄羅斯“女間諜”布蒂娜

她被控於2015年至2017年間串謀為俄羅斯政府與美國政客建立聯繫,並滲透美國政治機構,包括全國步槍協會。她也被指與俄羅斯一名政治人物關係密切。

多年前,她在俄羅斯成立了一個支持槍支權利的組織,並在2013年初與埃里克森(Paul Erikson)和其他NRA(美國國家步槍協會)的官員接觸。似乎當時,她就為自己的使命奠定了基礎。

她後來將這些聯繫人作為滲透美國政治的工具,她首先與埃里克森開始了同居,她還參加全國祈禱早餐會,與政客們握手,並在集會上向特朗普提出問題。

法庭文件中提到,她向另一個人提供性行為,以換取一個特殊利益組織的職位。

檢察官指,布蒂娜在美國的行為,相信是受到俄羅斯央行副行長托爾辛(Alexander Torshin)的指使,後者與俄羅斯的安全部門有關。托爾辛還在發表的文章中對布提娜讚賞有加,將她與俄羅斯女間諜查普曼(Anna Chapman)相提並論。

司法部指布蒂娜與托爾辛的目標,是滲透美國的國家決策機構,從以推動俄羅斯的利益。現今司法部已禁止布蒂娜保釋。
那查普曼又是誰呢?

2010年6月28日,美國司法部宣布抓捕11名犯人中,其中一名便是“惹火”的美女安娜·查普曼,她出生於生於1982年2月23日,擁有一頭紅髮、豐滿身材和經濟碩士學位,堪稱美麗與智慧並重。

安娜·查普曼和她的英國前夫

美國檢方在遞交給法院的起訴文件中稱,住在紐約曼哈頓的安娜·查普曼一直和一位俄羅斯官員有聯繫,自2010年1月以來,他們每周三都會通過秘密無線網絡傳遞情報。

查普曼和前夫

聯邦調查局(FBI)從2010年1月就開始秘密監視安娜·查普曼,並一直持續到6月底。被監視6個月未露馬腳令FBI驚訝。外表美艷的安娜·查普曼竟顯得如此老練沉着,她在行動時從未出現過任何差錯,以至於FBI最終得出結論稱:“安娜·查普曼是一名接受過高度情報行動訓練的特工人員。”

直到2012年6月,安娜·查普曼才落入FBI的圈套之中。一名FBI特工假扮成一名俄羅斯駐美國領事館的“俄羅斯官員”,在紐約曼哈頓中心一家餐廳與安娜·查普曼進行面對面接頭。

雙方對過暗語之後,FBI特工取得了安娜·查普曼的信任,並要求安娜·查普曼將一本假護照交給另一位女間諜,安娜·查普曼爽快地答應了。

兩人又確認秘密的接頭語句,據信“間諜”將會問:“我們去年曾在加州見過面嗎?”安娜·查普曼會回答:“沒有,我想我們應該是在漢普頓見過,對嗎?”

最終安娜·查普曼不知為何並未進行這次任務,但她的另一“同黨”男間諜嫌犯謝緬科卻正中聯邦調查局的陷阱。卧底探員問謝緬科,如果事情敗露會怎樣?他答道:“會將裝設通訊器材的硬盤銷毀,另外只有一處地方可逃,就是紐約的俄羅斯領事館”。

由於FBI已經掌握了充分證據,最終於2010年6月27日周日晚7點38分將安娜·查普曼正式逮捕。

頻頻光顧夜總會 盼英國王子

據英國媒體報道,查普曼在英國倫敦生活期間,經常光顧倫敦著名的布吉斯夜總會,而她的主要動機就是能在這家夜總會中碰上威廉王子或哈里王子,從而打進王室成員社交圈,甚至對威廉王子或哈里王子進行“色誘”。 據悉,安娜試圖認識和勾引威廉王子與哈里王子的時期,正是她已和英國丈夫亞歷克斯·查普曼分手後的“感情空虛期”。

英國媒體公布的查普曼的艷照

接受採訪的查普曼密友對記者說:“我記得她當時經常談論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但她在夜總會裡的表現卻非常小心,因為她不想被兩位王子看成是專門到那兒等待並誘惑他們的人,雖然這就是她真正的動機。她非常愛出風頭,但又非常聰明,作為這家夜總會的常客,查普曼顯然很容易找到機會接近兩位王子,作為一個像她這樣漂亮的女人,她顯然能夠非常輕易地融入兩位王子的社交圈。”

事實上,查普曼不僅想認識和“色誘”兩位英國王子,據內幕人士爆料,查普曼奉莫斯科上司之命主動勾引的對象還包括英國軍情六處的處長約翰·索威斯爵士!據內幕人士稱,2007年,查普曼曾到俄羅斯莫斯科市郊外的一家“睡眠者”間諜學校接受了短暫培訓,在培訓期間,俄羅斯外國情報署的上司交給了她一份關於約翰·索威斯爵士的詳細檔案卷宗,並要求她利用自己的魅力滲透進索威斯爵士的內部圈子,並將收集到的各種情報彙報給克里姆林宮。

對於日漸趨向和平的時代背景,向他國輸入“間諜”,實屬危險之事。但有可能也是其他國家無端的指控。

但最近對於俄羅斯“間諜與特工”的報道層出不窮,雖然大多只是猜測,但也讓人不禁想到,是不是“克格勃”要重出江湖了?

(Visited 1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