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za Cruz Bacani

Xyza Cruz Bacani

在香港這片鋼筋泥土森林裡,歷來有「世界上最專業家政工人」之稱的菲佣群體存在感極強。每逢節假日,中環各廣場、天橋上便成為在港菲佣休憩、聚會的落腳點。在遊客或初來乍到的學生看來蔚為壯觀的景象,港人早就習以為常。

周日的中環,成了菲佣的主場

周日的中環,成了菲佣的主場

菲律賓,一個東南亞島國,每年向世界各地輸出超過千萬的廉價勞動力。因其殖民地歷史,多數國民精通英文,且兼容了中國、美國、西班牙等地文化,為菲佣佔領國際家政業市場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優勢條件。

2015年底,香港外佣數目達34萬人,佔到整體勞動力近9%。她們的收入無法負擔這座城市的高消費水平,唯有在免費的公共空間落腳,與同鄉相聚,「偷得浮生半日閑」。甚少有人真正為這個群體的生存狀況與福祉而奔走,被虐待、排擠、歧視幾乎天天發生,成為她們與這座城市相融過程中無可避免的不和諧韻律。

在港的臨時庇護所,為受虐女傭提供居所和食物

在港的臨時庇護所,為受虐女傭提供居所和食物

最初簽署勞工合約時,不平等就註定了。譬如,她們即使連續工作滿七年也無法獲得「居港權」,並無法享有港府推行的最低工資標準。

一半是居民,一半是外人——Xyza Cruz Bacani,29歲,霓虹城市中的異鄉人,千萬菲佣中平凡卻又獨特的一個,用旁觀的眼與冷峻的鏡頭,將這個城市帶給她的疏離感一一記下。

Bacani的攝影之路,在香港這個讓她疲於奔命的城市開始

Bacani的攝影之路,在香港這個讓她疲於奔命的城市開始

在Bacani的故鄉,被譽為「民主之父」的阿基諾年輕時曾在Manila Times擔任攝影記者。他一手拿筆,一手拿相機的樣子被印上了菲律賓的披索。

對於出身貧寒的她來說,攝影是個奢侈而遙遠的夢想。「像我們這種人,生存遠比藝術創作來得重要。14歲時,我問媽媽可不可以買一台相機,她答,『攝影是有錢人做的事。』」 19歲那年,她放棄學業,成為34萬大軍中的一員,與母親漂泊在同一塊異土上。

借錢給Bacani買下人生第一台相機的老僱主,也許並未想到,自己的舉動給一個年輕女孩的周日生活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一拍就是六年。「當我在拍攝時,我便不只是菲佣,而是一個帶着相機的女孩。」

鏡頭成為她觀察生活的窗口,也是Bacani對抗偏見的武器。2014年,她在移工庇護所白求恩婦女之家進行為期一年的拍攝計劃。她聆聽同胞們的受暴經歷,記錄下她們的生活,「在我眼裡,她們不是受害者,而是生存者。」同年,Bacani的作品獲《紐約時報》網站刊登,她的首次個人作品展也在菲律賓駐港大使館舉行。

xyza-cruz-bacani_refugee

Bacani用鏡頭記錄難民營受虐傭工的故事

深夜歸家路上的女孩、台階上接吻的情侶,都成為她鏡頭的主角。不遠不近的距離,像是她與這座城市間關係的寫照。有人評價說,「這種看得見、摸不着的狀態,切合她『局外人』的身份。」在Bacani的攝影作品主頁中,她寫下這樣一句話:「我只是這座城市的旁觀者。」

150106221340-xyza-cruz-bacani-6-super-169

穿着暴露的性工作者,在店門外等待客人

黑暗中獨自歸家的女孩,疲憊不堪

黑暗中獨自歸家的女孩,疲憊不堪

深夜地鐵里,相鄰的兩個陌生人不約而同地睡着

深夜地鐵里,相鄰的兩個陌生人不約而同地睡着

Xyza-Cruz-Bacani-Projects-Occupy-Central-Hongkong-007

2015年的「佔中現場」,警方施放催淚彈

2015年的「佔中現場」

2015年的「佔中現場」

一名小女孩在磨砂玻璃後方透過透明間隙張望的照片,使Bacani奪得全球獎金最高的哈姆丹國際攝影大賽黑白人像相片組第五名。6000美元的獎金,約等於她作為傭人一年的薪水。

street01

小女孩隔着毛玻璃露出一雙好奇的眼,探視另一邊的世界

2015年,她獲得馬格南基金會人權獎學金,有機會與來自全球的獎學金得主共同到紐約大學進修攝影課程。「所有夢想都是可行的。」收到通知的時刻,她笑中帶淚。

同年,獨立記者蘇美智出版《外佣:住在家裡的陌生人》一書,講述除了「刻薄僱主」與「黑心外佣」兩個極端的刻板偏見以外的故事。封面上寫道:「一個家裡擠進兩國人和一段雇傭關係,環境上親密,但心理上陌生。」複雜而矛盾的雇傭關係昭然若揭。

Bacani鏡頭下菲佣同胞周日的閑暇時光

Bacani鏡頭下菲佣同胞周日的閑暇時光

有人說,七百萬人的獅子山下精神,其實無分國界。那麼,望Bacani背後的數十萬外佣能在她們勞作的這片土地上換來平等與尊重,望這片土地不再涼薄。■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