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8日,馬來西亞航空MH370航班在從吉隆坡飛往北京途中突然從雷達中消失,留下眾多謎團。四年零四個月後,事故調查組發佈安全調查報告,但謎團仍未解開。

調查組周一(7月30日)發表的這份報告正文共有495頁。報告指出,事發航班可能被人故意操縱脫離航線,不過調查組無法確定具體對象。

而飛機失聯的真正原因仍沒有定論。MH370安全調查組負責人郭師傳(Kok Soo Chon)在發佈會上告訴記者,「我們不能排除其中有第三方的非法干預」,但沒有證據顯示有飛行員之外的人開過這架飛機。他同時表示,「只有找到殘骸才能有確定答案。」

報告中還指出飛機飛行過程中出現的一系列錯誤,包括空中交通管制方沒有啟動各種可用的緊急措施,造成搜救行動拖延。

郭師傳領導的調查組形成了一份長達495頁的調查報告。

今年5月30日,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表示,如果有新線索出現,MH370的搜索工作可能會重啟。

5月29日,在長達三個月的尋找沒有明顯成果後,馬來西亞當局叫停了美國深海勘探公司海洋無限(Ocean Infinity)對MH370的搜索工作。而在2017年1月,中國、馬來西亞、澳大利亞三國的聯合水下搜索也已中止

此份報告最先向MH370乘客家屬公布,調查組還將於8月3日在北京舉行另一場情況說明會,向中國乘客家屬進行說明。郭師傳表示,這不是MH370的最終報告,而中國新華社報道稱,如果沒有新證據出現,調查組可能在不久後解散。

新報告:對飛行員背景及心理健康表示滿意

一位機上乘客母親抵達報告說明會現場後落下眼淚。

「晚安,馬航370」,這是這架波音777飛機發出的最後通信,來自機長扎哈里·艾哈邁德·沙阿(Zaharie Ahmad Shah)。當時飛機正離開馬來西亞領空,不久便偏離航線。

澳大利亞運輸安全局(ATSB)2017年發表的最終報告表示,失聯6周前,沙阿曾在家中用電腦軟件虛擬航班飛行,飛行航線與MH370後來的飛行路線「極為相似」。

馬來西亞警方此前得出結論表示,沙阿的飛行模擬器上沒有異常活動。

郭師傳表示,調查人員對飛行員及副駕駛的歷史進行調查後認為,調查組對他們的背景、訓練以及心理健康狀況表示滿意。

「我們不認為這起事件可能由飛行員們引起,」郭師傳稱,但同時強調,調查組沒有排除飛機在空中掉頭是人為操作的結果,也沒有排除飛機系統被手動關閉的可能性。

郭師傳還表示,機上乘客來自15個國家,這些乘客的身份背景都經過各自國家調查,沒有任何問題。

MH370機上共載有239名乘客及機組成員,其中有154名中國人。2015年1月29日,馬來西亞民航局宣佈,MH370航班失事,機上239人推測遇難。

過去四年中,圍繞MH370的猜測與傳言不曾間斷,使得這個全世界最大的航空未解之謎之一不斷發酵。

郭師傳對此表示,調查組就社交媒體上傳播的每一種說法和謠言都進行了調查。報告指出,沒有發現飛機躲避雷達探測,沒有跡象顯示飛機被遙控接管,機上行李也沒有發現異常。

「沒有任何新的內容」

多數乘客家屬認為報告沒有新發現。

報告發佈後,機長沙阿的姐姐薩基娜(Sakinab Shah)對報告中關於沙阿的部分表示歡迎。薩基娜稱,報告對沙阿的性格、工作本質、工作經歷、家庭狀況沒有任何負面評價,對此她感到「非常釋懷,十分開心」,但也指出,「這並不是故事的結局,我們希望找到飛機或殘骸」。

多數乘客家屬認為,這份報告沒有新發現。

「太讓人失望了,」空乘人員家屬奧斯曼(Intan Maizura Othman)說。「我很難過,這份報告裏沒有任何新的內容。」

北京市民姜輝的母親也是MH370乘客中的一員。姜輝對BBC中文表示,過去幾年,調查組每次發佈中期報告都是兩頁紙,而這次更像「是一個遲到了三年的中期聲明」,是對家屬「被剝奪的知情權的一種彌補」,沒有「突破性」內容。

姐姐在機上的宋先生也表示,對於這份報告「本身沒有期待」。「報告本身是在美國海洋無限沒有搜索結果的情況下發表的,所有家屬都沒有抱什麼期待,」宋先生說。他還表示,需要對同機型飛機是否存在缺陷進行調查,同時也需要更有能力的調查團隊。

(Visited 6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