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509大選最終由馬哈迪領導的希望聯盟勝選。納吉不僅落選總理,更陷入1MDB貪污風波,現今與妻子被禁錮調查,可能面臨著漫長的牢獄之災。

509大選當天晚間,大選結果遲遲不能公佈,巫統已經意識到輸了,而手足無措,時任馬來西亞首相納吉親自給反對黨公正黨實權領袖安華打了一個電話,詢問怎樣處理目前的狀況,安華對納吉說:「承認敗選的事實,和平過渡移交政權。」

納吉顯然沒有意識到,自己會輸,一猛冷棒,打在自己的頭上,頓時對未來失去了方向。而就在大選的當天夜裏,據媒體記述,有一架沙特阿拉伯的小型飛機飛來馬來西亞機場,停靠了一段時間,又飛走了,很多人懷疑是不是納吉和他的妻子羅斯瑪要乘飛機逃走。

顯然納吉和羅斯瑪留在馬來西亞是非常危險的。大選前,反對黨聯盟希望聯盟的共認首相馬哈迪就揚言,如果希望聯盟勝選,要徹查1MDB案件以及使納吉繩之以法。

在大選過後的第一天,納吉和妻子羅斯瑪要出國度假休息,結果發現納吉和羅斯瑪的名字出現在禁止出國的移民局黑名單上,但過後半天的時間,移民局的官員說,已經在黑名單上刪除了納吉和羅斯瑪的名字,言外之意,納吉和羅斯瑪可以出國,但第二天,事情又發生了轉變,重新又把納吉和羅斯瑪的名字加到黑名單上。在一天多的時間裏,事情的來回轉變,也暗示著希望聯盟高層以及巫統高層對納吉的處理態度發生了博弈矛盾和對峙,最終馬哈迪一錘定音:「納吉及其家人必須留在馬來西亞,以協助調查1MDB案件。」

老馬為何如此決絕,難道真的不給納吉留一條活路嗎?曾經納吉的父親前首相敦拉薩對馬哈迪的政治生涯有提拔之恩,但曾經納吉為首相時,不聽老馬的話,老馬宣導的新加坡彎橋,納吉沒有繼續建設,老馬反對的一馬援助金,納吉卻視為自己的政治遺產,誓為推崇。過往的舊恩舊怨,究竟對老馬處理納吉的態度上起多大作用?這似乎是個謎,但希望聯盟執政後,所發生的事情,卻證明了馬哈迪這樣對待納吉,有其政治因素的考量。

納吉被妻子羅斯瑪拖下水?

希望聯盟執政後,首要面對的是重新調查1MDB案件,納吉和羅斯瑪被監視在家中。納吉被調查的最初幾天,看起來心力憔悴,無精打采。他去清真寺做禱告,祈求真主給他力量,雙眼相閉,後腰彎曲,兩手舉起投靠真主,蒼蒼的白髮塌在他的頭皮上,此時看起來他是一個軟弱無力的弱者;他參加開齋節門戶活動,別人正喜氣的過節,而納吉孤零零的自己坐在那裏,低著頭,兩眼凝視掰著的手指頭,落寞地想著什麼。

納吉和羅斯瑪(右)

納吉的爸爸是前首相敦拉薩,從小生長在一個皇室加首相的家裏,沒有生活上的困苦,接受著馬來傳統加皇家英式教育,性情溫和有禮,紳士達觀。就在最近的一次,納吉招待支持者的聚餐會上,他唱起了歌,一首首抒情的英文歌,仿佛月光柔情地灑在英國鄉間的小河上,納吉同樣微閉著雙眼,身體跟著音樂的節奏,在放鬆的扭動著,而這時正是他在面對調查審訊的時候。

這樣的環境培養的性情也決定著納吉的政治手法。在509大選後的關鍵幾個小時內,馬來西亞政權能夠和平過渡,除了馬哈迪的背後的政治運作,也有納吉的意願,否則納吉完全有能力可以製造局部混亂,宣佈緊急狀態,導致大選無效;在大選前馬哈迪逼宮納吉時,納吉也只是隔空喊話,並沒有針對過去馬哈迪執政時的一些貪污執政漏洞起訴馬哈迪,因為這不符合馬來人向來尊敬長輩的傳統;在反對黨廣泛利用社交媒體作為政治宣傳工具,納吉也沒有封鎖或半封鎖社交媒體,禁止民眾言論自由的表達。

而納吉的妻子羅斯瑪卻是一個慾望很大的女人。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納吉曾有意辭職下台,但羅斯瑪要納吉堅守立場,指「這是上天的考驗」,羅斯瑪接著主導阻止各單位調查此案。同時1MDB的關鍵人物劉特佐開了一家名為「黑石」(Blackrock)的空殼公司,專用以隱藏一馬公司資金,也以這家公司名義為羅斯瑪購買珠寶;馬來西亞警方也在柏威廉商業樓的兩個住家單位搜出大量的名牌包包鞋子衣服和珠寶,雖然羅斯瑪表示,這些不完全是她的,其中也有她女兒的;最近黎巴嫩的一家著名珠寶商起訴羅斯瑪,追討44件價值1479萬美元(約5983萬1000令吉)的珠寶,珠寶商指出羅斯瑪已書面簽收了這批珠寶,不過,這些珠寶不在羅斯瑪手上,因為在警方搜查納吉住家時已被警方扣押。而和羅斯瑪有過接觸的業界朋友,對羅斯瑪有個綽號,都叫她「肥婆」,形容她不僅身體肥碩而且慾望、胃口也比較大。

馬哈迪的政治用意

7月4日早晨,新任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親自率領檢控團隊,負責對納吉進行檢控,檢控團隊對納吉提出四項控狀,其中三個在刑事法典第409條文(刑事失信)下被控,一旦罪成,將面對2至20年監禁、鞭刑及罰款。另一項則是《2009年大馬反貪會法令》第23條文濫用公職以滿足個人或家人利益的罪名下被控,若罪成將面對監禁最高20年,及罰款一萬令吉或不少過賄款的五倍。

馬哈迪重查1MDB案件和對納吉法律審查,一是要回應希望聯盟大選前向選民做出的承若, 二是要重整國家金融體系,追回那些因為1MDB流失的國家資本。而追查1MDB案件,給馬哈迪帶來的附加好處就是對原來巫統的政治利益重組,在巫統大會召開前夕,調查1MDB的委員會勒令凍結了巫統的銀行帳戶,使得巫統選舉缺乏足夠的資金支持,以及不能給巫統員工發放薪水,馬哈迪以此動搖巫統的根基,從而壯大代替巫統的土著團結黨的勢力。

馬哈迪的政治手腕和納吉完全不同,決絕、理智與狠心。1MDB的確讓馬來西亞損失很多資本,而納吉的柔弱與妥協,讓國家資本不斷的流失,納吉或許內心很委屈,他衝著媒體說:「我沒有涉入1MDB的不法交易,」但馬哈迪也決絕的回應:「1MDB的交易檔,都有你的簽字,你怎麼就說和你沒有關係。」

納吉被圍困在囚籠之中,陷入囚籠,或許有他本身的性格,有他妻子的左右,還有以馬哈迪為首的政治利益網,唯一可以看到一絲掙脫囚籠的希望就是納吉的律師是否可以通過法律的抗辯,為納吉去爭取自由。

(Visited 33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