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打底T恤,黑灰相間的中袖襯衣,深色牛仔褲,大紅色球鞋,伴隨著一陣掌聲,中國內地作家馮唐出場了。

7月香港書展期間,馮唐在香港接受了BBC中文專訪。

這是他第四次參加香港書展。今年,他分享的主題是「如何避免成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猥瑣男」。數百個座位座無虛席,前來聆聽的大部分是女性。主持人說到「猥瑣男」,全場發出一陣摻雜著一絲男聲但又幾乎被女聲完全掩蓋住的驕笑聲。

跟其作品中充斥的自戀不一樣,馮唐入座時帶著靦腆。儘管入座瞬間沒有任何言語和動作,觀眾席還是發出一陣輕笑,這時一個男生大喊:「太猥瑣了!」全場哄笑。

2017年10月,馮唐發佈文章《如何避免成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猥瑣男》,此後,「油膩中年」成為中國網絡流行語,並引發一場標籤式群嘲。為遠離油膩與猥瑣,「敬愛女生,讓世界更美好」,馮唐在文中給出十條建議:不要成為一個胖子;不要停止學習;不要呆著不動;不要當眾談性;不要追憶從前;不要教育晚輩;不要給別人添麻煩;不要停止購物;不要髒兮兮;不要鄙視和年齡無關的人類習慣。

「油膩男」迅速攻佔社交媒體的同時,也引發了很多反對。在一次演講中,同為中年男人的中國新東方教育集團創始人俞敏洪表現出對這一熱詞的抗拒——俞敏洪稱,這是馮唐自己陷入了中年恐懼。

馮唐還按照自己喜好翻譯泰戈爾的《飛鳥集》,這也引發極大爭議,比如,他將「The world puts off its mask of vastness to its lover」翻譯為「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開褲襠」,而這句話的直譯應該是「世界會在它愛人面前卸下其莫大的遮掩」。2015年12月,浙江文藝出版社以該書”出版後引起了國內文學界和譯界的極大爭議”為由,宣佈緊急召回《飛鳥集》。

有意思的是,在馮唐自己的微博上,《如何避免成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猥瑣男》一文獲得點讚最多的回復是:此文卻略帶油膩。社交媒體上,甚至有人提問,馮唐自己不就是個油膩的中年男人嗎?

馮唐在中國有大量女粉絲

7月香港書展期間,馮唐在香港接受了BBC中文專訪。談話中,他會認真聽每一個問題,回答問題時看著提問者的眼睛,全程體現良好修養。以下為對話節選。

BBC中文:你曾經在《奇葩說》說過,寫油膩中年男主要是為了自省,你現在自省得如何了?

馮唐:對,我還因此齣了本書呢。裏面列了十條,我對比了下,我大概能做到八九條。這十條是我的標凖,我的自省,從來沒有黃金標凖。因為我不想胖,所以我就把不要成為一個胖子定成第一個標凖。肥胖跟慢性病是有非常直接的科學聯繫的,我也不想老的時候過得很慘。胖了之後,你的精神勁兒就沒了,感覺上就會特別中年化。外國很多七八十歲的人也保持得很健康,你很難想像一個200多斤的人會很健康。

BBC中文:網上很多人把這個概念跟中年危機聯繫在了一起,你寫的時候有自己中年危機的原因嗎?

馮唐:它不僅跟中年危機聯繫在一起,還應該跟國家的很多問題聯繫在一起。如果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或多或少有點油膩,或者有油膩的可能——當然我也有油膩的可能,因為我每天面對各種誘惑,畢竟潔身自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麼大家可能要想想,首先可能跟年齡有關。

後來這個文章發酵到不僅僅是中年,青年也有,老人也有,女人也有,不同職業的人也有,這就說明我們這個社會的總體環境比較油膩。你如果老實、誠信、實事求是,你可能就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好處。如果長出來的東西都是油膩的,那就可能是這片土地有問題,可能是空氣或水有問題。或者換個角度說,是這個社會的三觀出現了問題。

BBC中文:你標題裏除了油膩,還有猥瑣兩個字,你怎麼定義猥瑣?是性有關?

馮唐:猥瑣就是不乾淨、不敞亮、不正直、不陽光。油膩就是不清爽不規矩。猥瑣的定義很廣,比如說他認為油膩不是大問題,但不成功才是大問題,寧可油膩而成功,但不可不油膩而不成功。對我來說這就是猥瑣。

馮唐擁有大量女性讀者。他也經常在自己擁有近千萬粉絲的新浪微博主頁上評論相關話題。

BBC中文:你寫的中年油膩猥瑣男,是華語世界特有的還是人類的普遍現象?

馮唐:我在美國待過一段時間,也在歐洲、日本跑來跑去,沒見過特別差的地方,但我還是對自己的國家以及周圍的人了解得更多,我覺得我們要更油膩一點。舉個例子,我見過蠻多四十多歲、不到五十歲的男的女的,放棄學習,放棄對外表的任何要求,放棄對正義、真理的理想,很多人還放棄對自己的相對約束。就是自己舒服就好,自己拿到就好。

BBC中文:你說的中年是多大?在西方,五六十的人都會覺得自己很年輕,為什麼在中國,大家這麼在意年齡,以至於過了三十就會被說老?

馮唐:我心目中的中年應該是60歲以上,算晚中年。跟我平常工作的日本人,都是五六十歲的,你不會覺得他們老。所以要奮起,不要那麼早就認老。

BBC中文:你有很多女粉絲,是不是女性對這個話題更感興趣?

馮唐:可能女性天性比較純潔,偏水性,天性更討厭那種油膩。她們看到這些世界,也挑不出更好的詞。正好有一個人幫她們把這個詞選好了,還很好用,她們可以說”你很油膩”、”你很中年”、”你很猥瑣”。有三個詞可以供她們用。為什麼我女讀者多?可能是因為我很認真地說實話,還相對有思考有腦子,還告訴她們男生可能是怎麼想的。

BBC中文: 很多人說你直男癌,你覺得你是嗎?

馮唐:我覺得我沒到癌的程度,還不算病入膏肓。我是純直男。怎麼定義直男癌呢?第一,對自己的估計遠遠大於自己的實際,包括他的長相。第二,他不給女性足夠的平等,認為有些事情是女性一定不能做的,女性是弱勢的,或者女性是偏低等的。第三,直男癌內心往往很脆弱,他要試圖自己呈現出完全不一樣,也就是打腫臉充胖子,呈現出一些癌症的狀態。從醫學角度來說,癌症是細胞的不可控生長。

BBC中文:你內心似乎挺強大,那為什麼大家還說你是直男癌?

馮唐: 我的小說裏有很多對女性生理的描述,可能因為這個他們覺得我直男癌。按他們的說法,可能是我物化女性。如果你把「物化」定義為「視女性為天地間美好的事物」,我覺得我是。

我也歡迎女性物化男性。如果我跟你舉案齊眉,相敬如賓,那人類就不能繁衍了。如果我不想把你撲倒,那怎麼會有小孩出來呢?我覺得這是兩回事,大家沒有把二者仔細分開。尊重平等,那是在日常社會活動中。但是在有些時候,需要彼此物化對方,要把彼此的動物本能激發出來,才能做出一些AI不能理解的事情,否則我們就是機器了。

(Visited 33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