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昨晚睡在一張床上!」一名推特(Twitter)「網紅」露宿者近日住進了福利房,開心之餘自然不忘發推與「粉絲」分享喜悅,當天即收穫近1.3萬個「贊」。

喜歡發推的「露宿者2.0」

法國電視臺Europe1 8日報道,這位幸運兒名叫Christian Page,40多歲,並不是一個普通的流浪漢;他喜歡發推,在推特上是有名的「露宿者2.0」。曾是一名侍酒師的Page在痛苦的離婚後成了一名流浪漢,人生跌落穀底。三年來,通過在推特分享其「街上的日子」,Page逐漸為人所知,不光在網路上攢了人氣,還當上了流浪者的代言人。包括FranceInfo在內的媒體都曾採訪過他,請他談談對於幫助露宿者機制的看法,甚至與他在大街上共度一宿以瞭解流浪漢的生活。Page也曾在社交網上公開批評過露宿者緊急接待中心。

發推介紹新家 粉絲齊歡慶

8月5日,Page接到一通改變他一生的電話:社工告訴他分到了一間福利房。在知道自己終於可以結束三年的流浪生活,Page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推特上發了在克利希 (Clichy,上塞納省)新家的照片,「我夢想能發這樣一條推文好久好久了……他們之前已經將我拉進黑名單了,沒想到……我不再是#露宿者了……感謝埃馬於斯人道協會(EmmaüsSolidarité)和所有支持我的人!」

「起床、洗簌、更衣,才用了17分鐘!比起在大街上需要2個小時,我的人生從此改變。」Page在推特上介紹自己的新家,「25平方米,有浴室,還有冰箱和微波爐,這真的很不錯了。」

大家對於這個好消息也十分雀躍,一天之內已經有4千多人給Page留言,570000人流覽過他的帖子 。

媒體的功勞?

面對Europe1的鏡頭,Page喜不自禁,表示自己差點不再抱有希望了,「我從三年前開始申請,但逐漸地,我覺得沒戲了。直到我接到了那通電話,說輪到我了。」他形容自己的感覺就像「信徒見到上帝」一樣。

而在接受FranceInfo電話採訪時,當被問到,有否覺得自己「網紅」身份和媒體的曝光幫助他輪到分房,Page回答說,「完全沒有。」他說,「我跟所有申請者一樣等待,名單上空出一個位置,我的排名就靠前一個位置。」因為他身體健康,沒有小孩需要照顧,不在優先處理之列。

Page需要每月為他的新家支付其收入15%的租金,約80歐。他認為,比起他的新房子,大家應該繼續關心還在街上的露宿者。據統計,2017年有510名露宿者死於街頭,「每天不止一個露宿者死亡,」Page說,「至少現在保證我不會出現在街頭死亡露宿者名單上了。」

幸運出書的「乞丐一哥」

與Christian Page的「草根路線」不同,法國另一位著名流浪漢通過與達官貴人結交走上了幸福人生。

2015年10月,有近30年「職業乞討生涯」的巴黎流浪漢胡格爾(Jean-Marie Roughol)出版了《我要飯》(Je tape la manche)一書,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胡格爾出書得到了德佈雷(Jean-Louis Debré)的幫助和支持。德佈雷曾任法國憲法委員會主席,父親是法蘭西第五共和的首任總理。

德佈雷經常讓胡格爾給他看守自行車,順便給出慷慨的消費,一來二去就熟了。兩人有一次聊天時,一對路過的男女吃驚地說:「德佈雷居然和一個流浪漢在說話!」聽到這句閒話的德佈雷在震驚之餘,和胡格爾懇談,鼓勵他寫本自傳「讓這些自命不凡的人看看!」

流浪漢胡格爾寫作這本百餘頁的小冊子可不容易,他花了兩年半的時間,德佈雷親自幫他記敘,撰寫前言。在兩人的共同努力下,這本書取得了成功,除了版權收入,還有不少媒體付費採訪胡格爾,他已經離開街頭過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法國流浪漢十年增長50%,千萬人居住環境脆弱

然而像Page和胡格爾這樣的「幸運流浪漢」是極少數。在城市的邊邊角角,無家可歸者們像都市人生活中的隱形者,很少得到人們的關注。

法國《解放報》2018年3月轉述國家統計局Insee數據稱,法國境內無家可歸者已經超過14萬人。流浪者在最近十幾年呈爆炸式增長趨勢,慈善組織「皮埃爾神父」基金會稱,2001到2012年期間,法國無家可歸者人數增長了50%,有1200萬人(占全國總人口約1/6)「居住環境脆弱」,如付不起房租、沒錢維修房屋、無暖氣設備、非法佔據空屋等。協會同時遺憾表示,政府公共權力機構驅逐流浪漢的情況日益增多,2015年比前一年增加了1/4。協會向政府提出了15項公開建議,其中包括分配一定比例的社會福利房給無家可歸者。

(Visited 2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