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娛樂圈最近有點人人自危。「大家都行事比較謹慎,」一位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

兩位中國一線明星的財富不僅引來監管部門的關注,也引發社會輿論的集中討論。

先是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曝光演藝圈「陰陽合同」避稅之法,知名女星范冰冰受到牽連,至今已近兩個月未在公眾面前露面,後有範的山東同鄉、著名演員黃曉明由於「理財疏忽」捲入18億股價操縱案,再加上年初演員趙薇因股票收購案被罰5年禁入證券市場,明星們的財富不僅引來了監管部門的關注,也點燃了全社會的討論。

黃曉明、范冰冰、趙薇,還有許多影視明星,他們是藝人,也是商人。作為熒幕上的明星,他們擁有萬千粉絲的喜愛,身價也因此水漲船高。同時憑借近十年中國影視產業蓬勃發展的東風,他們以普通人不敢想像的速度實現財富積累,躋身高資產人士行列。

不過突然之間,當高調暴富的明星們與逃稅、操縱股價聯繫在一起,他們便從被消費、艷羨的對象,成了人人喊打的眾矢之的。但為什麼明星的錢接二連三出現問題?又為何明星會成為輿論的目標?

18億股價操縱案

8月10日,中國證監會的一場新聞發佈會之後,黃曉明的名字開始與股價操縱聯繫在一起。當天證監會披露的一起案件中,一位名叫高勇的人士通過實際控制好雨7-路某、黃某明等16個證券賬戶(以下稱賬戶組)操縱「精華製藥」股價,獲利近9億元人民幣。而後有媒體報道,證監會口中的「黃某明」即演員黃曉明。

證監會文件顯示,2015年1月至6月,高勇賬戶組連續交易購入「精華製藥」股份,並集中資金優勢、以連續漲停方式拉抬其股價後,再集中、大量出售手中股份,實現操縱獲利,共獲利8.97億餘元。證監會決定,沒收高勇以上違法所得收入,同時處以相同金額罰款,共計17.94億元。

在精華製藥2015年半年報中,黃曉明持股143.66萬股,為該公司第九大流通股東。中國《財經》雜誌按照2015年1月12日至6月30日其每股最低價21.88元計算得出,在此期間黃曉明所持股份入場資金額為3143.28萬元。

證監會指,黃曉明不是此案違法嫌疑人當事人。黃曉明賬戶開立後由其母親管理使用,而經路某介紹,黃母將黃曉明賬戶部分委托高勇管理,其賬戶涉案交易由高勇作出。

黃曉明為此兩度發表聲明。8月11日黃曉明工作室表示,黃曉明不認識高勇,未參與過任何操縱股票行為。8月15日凌晨,黃曉明在本人微博刊登聲明稱,黃曉明只是委托路某理財,其本人與母親沒有參與操縱股票,這次事件是由「理財不謹慎」導致,將從中吸取教訓。

娛樂圈人心惶惶

近來娛樂圈多次因為「錢」惹上麻煩。今年4月,因主導槓桿率過高的股份收購案,憑借《還珠格格》裏的「小燕子」一角走紅的趙薇及其丈夫黃有龍被證監會處以5年內禁入資本市場處罰,幾個月後大陸明星們又因「陰陽合同」而人心惶惶。

今年5月29日,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表示,某演員演一部戲簽一大一小兩份合同,小合同合約千萬,是「不怕曝光」的「陽合同」,大合同則為五千萬的「陰合同」,而這位演員只用按一千萬的合約報稅。崔永元稱,「陰陽合同」在娛樂圈不是秘密,但「沒人敢說」。

崔曝光後,不少人猜測其所指電影為馮小剛新作《手機2》,相關演員為范冰冰。儘管崔永元事後表示該演員並非范冰冰,但范冰冰微博自6月2日以來不再更新,本人也自7月2日後再未公開露面。

中國也開始從各個環節對明星片酬進行「整治」。今年6月,中宣部等五部門下發通知,要求對影視行業天價片酬、「陰陽合同」、偷逃稅等問題進行治理;7月13日,中國國家稅務總局也對各級稅務機關提出要求,加強對影視行業的稅源管理,影視企業及從業人員需要如實上報並繳納稅款;8月11日,騰訊視頻等三大播放平台聯合六大製片公司發表聲明,共同抑制演員「天價片酬」,稱今後「單個演員的單集片酬(含稅)不得超過100萬元人民幣」、「單個演員的總片酬(含稅)最高不超過5000萬元人民幣」。

一時之間,光鮮亮麗、紙醉金迷的內地演藝圈低調了不少。

與資本結合的明星光環

黃曉明、范冰冰與趙薇三人的結果不盡相同。證監會認定,黃曉明不是違法嫌疑人;范冰冰雖從公眾眼前消失,但也沒有任何部門對其責任有明確表態;而趙薇夫婦被證監會處以罰款30萬元,同時禁入資本市場5年。

知名藝人擁有巨額財富本不是新鮮事。今年以前,范冰冰已經連續五年蟬聯福布斯「中國名人榜」收入冠軍,去年收入近3億元人民幣;與夫人楊穎(Angelababy)一道,黃曉明也多次在名人收入榜榜上有名,同時還投資超過40家企業;而趙薇就更不用說,有「女版巴菲特」之稱的她不僅在股市屢屢得意,還在北京、上海、香港、新加坡等地配有不動產。

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英國校區主任劉芍佳教授認為,從最近一系列事件看來,中國出現了由權貴和資本的組合衍生到明星與資本結合的新現象。劉教授稱,由於明星有獨特的社會人脈資源及影響力,與明星結合可以為資本增值提供捷徑,「不僅增加了資本的知名度,也為資本擴張提供了機會,」劉芍佳說。

獨立學者吳強對BBC中文表示,演藝界明星的巨大名利收入反映出,過去十幾年中國影視產業有泡沫化現象,而在近幾年金融整頓和去槓桿的背景下,影視業的泡沫開始顯現。

對資本來說,明星光環是雙刃劍。名人的廣告效應可以為資本增長提速,而一旦遇到問題,也會將負面效應迅速放大。「陰陽合同」讓公眾感受到稅收制度的漏洞,趙薇股價收購案和「精華製藥」股價案則讓一眾股民成了被大戶收割的「韭菜」——大戶坐收漁利,散戶損失慘重。

因此,他們遭受的攻擊也便更猛烈。

當明星成為眾矢之的

范冰冰微博賬戶上,置頂的是6月2日轉發由她發起的「愛裏的心」公益項目有關內容。這條帖文下,評論有褒有貶,點讚最高的回復為「支持崔永元!!!」。

「一個人道德都沒有,做公益就像在演戲了,」還有網友寫道。而在趙薇和黃曉明的微博下,與財富醜聞相關的負面評價也很常見。

也有聲音認為,中國多方面制度不完善,公民的權利與義務不對等,明星利用漏洞難免屬「人之常情」。但與對明星的批評相比,公眾對權力、機制的質疑聲音顯得很弱。

吳強認為,明星的醜聞很可能被利用為轉移視線的「靶子」。「(這樣)能夠緩解公眾情緒,緩解對各個部門不滿,對時局、財富不公等任何不滿,這是一個慣用的手法,」他表示。

在輿論壓力下,無論是黃曉明的聲明,還是范冰冰的低調沉默,似乎都不能為他們進行有力辯駁。吳強指,這與明星成為公眾娛樂化的對象有關。

長時間以來,中國相當一批演藝人員迎合市場、資本,同時迎合主旋律,吳強將這種現象稱為「媚俗」(Kitsch)。當迎合市場為趙薇、范冰冰、黃曉明們帶來財富的同時,他們也成了這種「媚俗主義」的犧牲品。「他們被公眾當做笑話看,也沒有能力用這套他們慣常討好市場的媚俗的話語為自己辯論,」他表示。

而劉芍佳認為,在明星財務問題上,公眾對緋聞的關注蓋過了問題本質,這與媒體追逐明星帶來的流量分不開。「媒體的作用應該是去集中挖掘有什麼問題,問題的根源又在哪裏,」他表示。

(Visited 5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