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衛視主持人邱震海接受超訊專訪

鳳凰衛視主持人邱震海接受超訊專訪

中美關係是21世紀雙邊關係中最核心的一環。十年間,兩國相互依存、亦敵亦友,直至今日在磕磕碰碰中達成「新常態」:衝突對抗加劇的同時,合作亦進一步加強。參加了十年香格里拉對話會的鳳凰衛視主持人邱震海可謂是這一變化的親歷者。

他稱自己2007年初次參加「香會」時的狀態為「兩眼一抹黑」,跟誰也不熟。根據規定,記者不允許進入某些為代表設立的交談場合。試圖混入酒會與各國軍方代表建立聯絡的邱震海與他的同事,被新聞官訓斥著趕出了會場,「下次再這樣就取消資格。」離開後的他仍不甘心,穿上西裝打好領帶,又隨著一個偶遇的德國人混入了會場。

時勢造就的「親密敵人」

這一次,他成功「接近」了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基廷,二人聊得不亦樂乎,他也順勢獲得了一次專訪機會。專訪很成功,他與美軍的聯繫自此打開了局面。

第二年對話會,邱震海剛到香格里拉酒店就接到一通電話,「我知道你過幾天要見太平洋總司令,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倫將軍想見你,他半小時以後有空。」邱提出的攝像等要求被一一答應,對方甚至沒有安檢,進門口迎來的是一句「嘿,馬倫將軍在等你。」

甚至在後來的美軍發言環節,出現了中國記者可以自由發問而美國記者只能坐在後面聽的場景。即使活動結束後,《美國防務周刊》的記者追上前提問,也被副官以「將軍很忙」為由而拒絕。彼時美軍的熱情與信任可見一斑。邱還讓基廷與五角大樓負責東亞事務的助理部長「一文官一武官」在節目中爭鋒。

有趣的插曲奠定了美軍對於邱震海個人的信任。同年7月,中美媒體均報導「美國太平洋戰區司令基廷認為美國應中止對台軍售」,這與邱在「香會」上從基廷本人口中獲取的消息背道而馳。他馬上打電話給基廷的副官Jeff求證,得到的回應是,「這個事情完全搞錯了,上將在現場就這麼一邊說一邊思考,結果媒體記者馬上出去發稿了,我馬上追出去然而沒用,沒人聽我的。」此時距離他錄當天的《時事開講》還有五個小時,他對Jeff說,「五個小時之內你傳一個正式的Email給我,把你們的正式立場給我,我給你們在節目裏澄清一下,但是你可以說不具名的官員透露。」三小時後,邱震海收到如約而至的郵件,並在當晚的節目裏放出了這個消息。媒體得到獨家新聞,政界透過媒體作澄清,這種「合作」建立在信任的基礎上。

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前司令基廷

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前司令基廷

2009年,「小鷹號事件」引起的中美摩擦進一步發酵。《震海聽風錄》中,邱震海邀請了解放軍少將彭光謙,現場連線到基廷在夏威夷的辦公室,兩人依靠同聲傳譯直接對話。太平洋總司令在辦公桌上拎起電話直接參與到邱震海的節目當中,讓媒體能搭建起中美兩國軍方溝通的橋樑,此前美軍高層對邱建立的信任感功不可沒。「這種順暢的工作聯繫,主要是基於中美關係尚為穩定良好的發展態勢,並且鳳凰已名聲在外,個人的因素只佔百分之二三十。」

受主辦方IISS邀請,09年「香會」邱震海開始以正式代表身份參加。他在新加坡總統晚宴上跟基廷親密交談,基廷因即將卸任而未接受專訪,但美軍與邱的工作關係自此開始被順利移交給之後的太平洋總司令威拉德和洛克利爾。洛克利爾曾對邱說,「我很享受和你的唇槍舌劍。」然後送他一個籌碼,請他到太平洋司令部酒吧間喝一杯啤酒。

直到2015年哈里斯上任,南海硝煙已經燃起,5月21日——他上任前六天就派「海神號」反潛偵察機到中國的南海擴島建交上兜了一圈。 5月31日,邱震海與哈里斯在早餐會上有過一面之緣。哈里斯表示對邱很熟悉,邱在美國軍方內部記錄很良好。邱順勢接話,「我們要延續這個良好的記錄。」得到的回應卻是,「但是這歷史我們就中斷了。(But we break the history)」副官在一旁虎視眈眈,「上將現在很忙,還有什麼話要說?」哈里斯說,「你把你的聯繫方式給我,我讓他們跟你聯絡。」然後又拍拍邱的肩膀,「也許是明年。」

邱震海判斷,中美之間依存關係正在脫鉤。過去人民幣跟著美元走,現在人民幣要搞國際化了,還有「一帶一路」,貨幣乃至整個經濟秩序在互相脫鉤,那麼發生衝突的風險就在上升。某種程度準冷戰已經開始了,即使這種準冷戰不同於美蘇冷戰時——雙方沒有依存性。以古觀今,他認為,目前的中美關係正向著17到19世紀歐洲大國對抗的邏輯在發展。

一開始遭解放軍冷待

在美軍對中國媒體逐漸疏離的另一邊,中國軍人卻悄然走近了。「香會」舉辦的前五年,中國並不重視,派往參會的多為低層的外交官員。邱震海對《超訊》說,當時他們跟美軍的關係比跟解放軍更好。「一開始美國像老朋友一樣,解放軍對我們反而冷若冰霜。」一個30歲的小參謀直接用手擋記者,「走開,首長不可以接受採訪的。」

2008年,記者去見馬曉天(解放軍空軍司令員),還要以和首長匯報消息的名義才有機會,專訪則是沒可能。2009年開始,軍方代表與鳳凰衛視的人會面則成為一個固定項目,不過對話內容未必公開。 2011年,中國迄今為止唯一一次派國防部長參會,邱震海給梁光烈(時任國防部長)針對北朝鮮發問,梁藉此機會向西方人說,「我們對北朝鮮的影響遠遠沒有你們想像得那麼大,不要高估我們的力量。」

2010年「香會」,菲律賓學者馬凱碩對美方提問道,「中國現在在崛起,我們亞洲國家很擔憂。但美國現在還要我們共同承擔責任共同承擔費用,你們應該承擔最大的責任,你們如果在這個時候缺位,那我們這些東南亞朋友——你們的盟友情何以堪?」剎那間,邱震海覺得風向變了。「你能夠嗅到,整個世界面對中國的陣營、立場、情感在重組。過去大家是混合的,中國和美國也不錯,現在大家慢慢開始都靠向美國這一邊,來平衡中國。」邱對《超訊》說,中國某種程度上在世界其實是孤立的,主要因為崛起的中國跟世界互動的方式有很大的問題。「崛起的訴求是合理的,應對的方式是有問題的。」

中美兩國爭全球主導權

參會十年,邱震海認為,這個亞洲防務安全對話的發展軌跡,是陣營變化與重塑的過程,同時也是從世界歡迎中國到世界質疑中國的過程。今天南海問題已然成為中美兩國的全球主導權之爭了,未來中國挑戰美國、美國防禦中國的態勢非常明顯。過去只是外交、政治層面,現在直接是軍方軍人的對抗,這個矛盾是在激化。這種激化是一種結構性的,是隨著中國實力的崛起而發生。所以說,這是正在崛起的大國挑戰一個已經崛起的大國。

邱震海肯定這十年間中國軍方在媒體公關方面能力的進步,一開始他們完全封閉,不願意面對媒體,內媒通道堵塞,視外媒為敵人。現在,他們懂得把通過社交網絡等工具將各個媒體組織起來,到場媒體建個群,然後在群裏發布消息。即使這種統一口徑的方式可視作對媒體的一種控制,但無論如何都算作一種進步了。■

(Visited 6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