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三峽大壩已建成多年,依然有關於「該不該建」與「該不該拆」的討論。《超訊》走訪三峽,事實證明,三峽大壩近年來產生了巨大的效益。對於質疑的聲音,利國利民才是正道。

每年的春夏之際,三峽大壩工程總是會突然出現在人們熱議的話題中。因為天氣趨熱,一些流言蜚語基本上就是集中在大壩造成酷暑,改變生態等一些老生常談的話題,多年來一直沒變。這個季節也是排洪洩洪的重要時期。剛剛過去的7月5日是三峽大壩今年首次開閘洩洪。當天,三峽大壩開啟五個洩洪孔下泄洪水,至中午12點左右減至二個。據預計,本次汛情三峽水庫最大入庫流量將達53000立方米每秒,最大下泄流量將達43000立方米每秒。巨大的洩洪量使得三峽大壩長期以來肩負著長江周邊地區防洪抗洪的艱巨任務。

三峽工程存疑聲多

巨大的洩洪量也衝不走質疑之聲。總是有網民和媒體不停地詬病,三峽大壩有很多不利影響,比如移民安穩致富、生態環境保護、地質災害防治、長江中下游航運、灌溉、供水等。《超訊》記者搜集數據發現,至今還有網絡傳言關於三峽大壩「建比不建好」到「拆比不拆好」的觀點。唇槍舌戰你來我往,各有各的邏輯與說辭,永不言休。

三峽工程技術總負責人潘家錚院士曾經說過:「對三峽工程貢獻最大的人是那些反對者。一些反對意見讓三峽的論證更加科學,施工更加完善。但是,區分合理的質疑和無稽之談也是必要的。在網上流傳的種種留言中,有些是前人的說法,在實踐中已經被否認了;有些是完全虛構的;更有無恥者冒用逝者名義信口胡言。而區別真偽的工具,仍在於邏輯與實證。」

其中對於長江中下游的環境影響似乎是爭議的重點。因為三峽大壩工程的建造,有關專家認為這種類型的庫岸再造,會造成一些小型範圍的、不具備人員損失的滑坡。大壩工程使得下游水變清了,失去泥沙拖慢作用的水流,因此對河岸的衝擊力也變大了,帶來的負面效應就是造成兩邊河岸的破壞。

這樣的批評有些是善意的,有些確也是無中生有甚至刻意詆毀。其實,任何事物都是一體兩面,三峽建壩,主要看解決什麼問題。

關於長江三峽建造大壩的設想最早可追溯至孫中山的《建國方略》(1919年發表)一書中《實業計劃》認為長江「自宜昌以上,入峽行」的這一段,水路「當以水閘堰其水,使舟得溯流以行,而又可資其水利」。可見三峽大壩在建造之初的重要任務就是洩洪。長江地區曾經一度是洪澇災害頻發的區域,1954年和1998年的兩場長江中下游特大洪澇至今令人記憶猶新。一組數據顯示,三峽在2010年和2012年都迎來了峰值超過七萬立方米每秒的洪水,這遠超於1998年洪水峰值的六點三萬立方米每秒,但是洪水經過三峽水庫後,出庫流量都不到五萬立方米每秒,可見其洩洪的能力。

爭與不爭,拆與不拆,三峽大壩工程需要擺事實和數據說話,才能讓來自各界的質疑不攻自破。

三峽工程近年來的巨大效益

三峽工程的總體建設方案是「一級開發,一次建成,分期蓄水,連續移民」。工程共分三期進行,總計約需17年,目前一期、二期和三期工程已經全部建成。如今,回望工程,作為長江防洪體系中的關鍵性骨幹工程,三峽工程緊鄰長江防洪形勢最為嚴峻的荊江河段,可以直接控制荊江河段洪水來量的95%以上,武漢以上洪水來量的2/3左右,對防止荊江地區發生毀滅性災害,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發電是三峽工程的另一個重大開發。三峽水電站將主要供電華中、華東地區,小部分送川東。三峽水電站的發電能力巨大,在地區能源和電力系統的電力、電量平衡中將發揮巨大的作用,它的建成,對緩解華中、華東地區能源供應緊張狀況,減輕煤炭生產和運輸的壓力具有重要意義。

三峽工程作為改善長江航運的戰略措施,它的建成可改善宜昌至重慶河段的航道條件,而且隨著灘險淹沒、航深增大、坡降變緩、流速減小、航道加寬,萬噸級船隊可直達重慶九龍坡港,結合港口建設和船舶的現代化、大型化,年單向下水通過能力可達5000萬噸,運輸成本可降低35~37%。同時,由於水庫調節,宜昌以下枯季流量可增加1000~2000立方米每秒,將顯著改善中游航道枯季航運條件。

三峽工程的興建,不僅使長江三峽原有的自然景觀更加美麗,而且還增添了高峽平湖等人文景觀,讓三峽大壩景區日益成為吸引中外遊客的重要旅遊目的地。自2003年來,景區累計接待旅客超過1600萬多人次,特別是自實施「一免一開」政策以來(即對中國大陸遊客旅行免門票開放,向社會全面開放客車、有條件開放貨車在三峽專用公路通行),景區接待遊客量接連攀升、屢創新高。

2015年,三峽大壩旅遊區共接待遊客207.77萬人次,同比增加6.45萬人,增長3.2%。2016年,接待遊客人數再次突破200萬人次,到達203萬人次。實踐證明,三峽工程在優化庫壩區產業結構、推進服務業發展、增加移民就業等方面發揮着日益重要的作用。三峽工程給周邊地區帶來的經濟效應是十分可觀的。

大型工程背後需以民為本

如今,越來越多的大工程在國內興起。每一項大工程的開始初期都會遇到被質疑的問題。港珠澳大橋還未通車,就有來自各界的聲音對此進行批評。对大橋的運載能力、通車量等等都有人持懷疑態度。但是質疑聲歸質疑,大橋還是即將完成通車。

政府建造這些大型基礎工程其實都會經過深思熟慮。對於新的大型工程建成後出現的一些新變化,要用辯證的眼光去看。政府部門同時也需要明确,推進建設的根本是要以民為本,這些大型項目應積極幫助百姓,并貫徹到實處。要相信那些缺乏科學的「民主」根本站不住腳,因此利民工程才能讓更多的百姓對國家的決定充滿信心。

(Visited 6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