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特會」美國與俄羅斯交手,雙方力求在「敘利亞戰後版圖劃分」、「確保以色列的安全」、「伊核協議的存廢」三個問題上形成對己方有利的局面。

赫爾辛基「普特會」上,特朗普和普京就中東問題有過一番交手,雙方都試圖按自己的意圖解開中東這個「剪不斷,理還亂」的亂局,以增強話語權和影響力。普京、特朗表示要加強在中東的協調合作,但誰也沒有打算改變既定的中東戰略構想,力求在三個問題上得出對己有利的答案。

第一,敘戰後版圖劃分問題

敘利亞戰火已持續了七年,山河破碎,生靈塗炭。敘內戰爆發有複雜內在原因,敘利亞80%的人口屬穆斯林遜尼派,但統治國家的卻是僅佔人口15%的什葉派中的阿拉維派,結構性問題突出。2000年巴沙爾·阿薩德接管政權,致力於通過改革,解決長期積累的政治經濟和民族宗教矛盾。

2011年,「阿拉伯之春」傳入敘利亞,在美國西方推動下,演變成劇烈的社會動盪和國內戰爭。敘利亞政府軍在美國武裝的反對派「自由軍」和伊斯蘭國大舉進攻下節節敗退,僅固守大馬士革及地中海沿岸小部分地區,巴沙爾政權面臨倒台。

2015年9月,俄羅斯出兵敘利亞,在不到三年的時間裏迅速改變戰場態勢,敘利亞政府已控制了近70%的領土,近日巴沙爾在公開講話中宣稱,「我們即將迎來勝利」。俄羅斯的突然出兵,打了美國一個措手不及,反政府武裝和伊斯蘭國潰敗四散。美國以敘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為由,先後進行過兩次大規模導彈襲擊,也未能改變戰場格局。

目前,俄羅斯及敘利亞政府控制著幼發拉底河西岸大片地區,美國支援的庫爾德力量控制幼發拉底河東岸地區,土耳其實際控制北部阿富林地區,反對派武裝控制著伊德利普省。普京的戰略意圖是鞏固在敘俄軍事基地和重返中東強勢地位,並未打算讓巴沙爾收回全部失地。美國雖有2000左右軍人長期駐紮敘利亞,但也不想陷入新的戰爭泥潭,保持軍事存在具備左右敘利亞局勢的能力即可。

因此,統一名義下實施分治是俄美都能接受的方案,敘利亞有可能成為一個在巴沙爾領導下的聯邦制國家。在「普特會」前後敘境內雖然還有戰事,但已看出俄美都在釋放「善意」,俄羅斯相繼撤出部分戰機,美國則表示不再支持「自由軍」,敘利亞軍隊一舉收復了南部全部城鎮。「三分天下」格局已有雛形。

第二,以色列的安全問題

在國際政治體系中,美國和以色列幾乎超越了通常意義上的盟友關係,美國中東政策的核心是確保以色列的安全。特朗普執政後對以政策的最大調整是把美國駐以使館由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做了歷任美國總統都不敢做的事情。特朗普這樣做,一是兌現競選承諾;二是有國內猶太財團的支持;三是判斷阿拉伯國家在巴勒斯坦問題上軟化分化,不會引發中東大規模動盪。但最根本的動因,還是美國中東地緣戰略的需要,美國國力大不如前,掌控中東必須讓以色列發揮更大作用。

從中東局勢看,目前以色列面臨的安全威脅,是伊朗軍事力量借敘內戰部署到了敘利亞全境,人員已達數萬。伊以是敵對國家,以色列不能允許鄰國有伊朗軍隊存在,多次用戰機或導彈打擊敘境內伊朗軍隊。美國和以色列要求伊朗軍人必須全部撤出敘利亞,需要俄羅斯的配合。敘利亞戰場上俄伊並肩作戰,伊朗多次為俄空軍提供國內機場。為說服普京,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兩次飛抵莫斯科,俄羅斯閱兵時還站在了普京的身旁,希望普京幫助消除伊朗軍事威脅。此後普京曾表示所有外國軍隊都要撤出敘利亞,婉轉地向伊朗傳遞聲音。

儘管伊朗撤軍並非俄羅斯所願,但從整體戰略利益考慮,普京可能有條件地接受美以要求。目前,俄羅斯武裝員警已進入戈蘭高地,協助聯合國維和人員維護敘以邊境地區安全。上月底,俄外長赴以,提出讓伊朗軍隊撤至敘以邊境85公里以外地區,以色列仍堅持伊軍全部撤出的要求,俄會就此問題繼續協調,最終形成一個各方都能接受的方案。

第三,伊核協議的存廢問題

1979年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美伊長期處於敵對狀態。2006年伊朗宣佈恢復鈾濃縮活動,立即遭到美國、以色列和大多數阿拉伯國家的反對,認為其真實目的是研發核武器。自2006年6月始,美俄中英法德六國就伊核問題與伊朗進行了歷時九年的談判,2015年7月終於達成了伊核全面協議。核心內容是:伊朗不尋求開發和獲得核武器;伊朗擁有和平利用核能的權力;允許國際能子能機構核查;國際社會對伊解除部分制裁。應該說這項協議並不完善,但卻是逐步解決伊核問題、消除中東核威脅的一項可行且有效的協議。

特朗普上台後,以伊核協議有嚴重缺陷為由,於今年5月宣佈退出,8月7日開始對伊朗非能源項目進行制裁,並要求國際社會11月4日前停止進口伊朗石油。特朗普主要動因是,敘利亞戰爭使伊朗、敘利亞、伊拉克、黎巴嫩真主黨組成了一個穩定的穆斯林什葉派地帶,並與俄羅斯形成了利益聯盟,從而導致中東力量失衡,威脅到以色列安全和美國的中東利益。

美國試圖通過嚴厲制裁搞亂伊朗,顛覆其政權,從而打散什葉派,削弱俄羅斯影響力。美國退出伊核協議遭到了國際社會的普遍反對,也升高了中東的緊張局勢。伊朗政府稱如果不能保住伊核協議,將重新開始核計劃,如果美國阻止伊朗出口石油,將封鎖霍爾木茲海峽。

進入8月,波斯灣戰雲凝聚。特朗普一方面極限施壓,另一方面又提出與伊朗總統無條件會談,這種手段,自然遭到伊朗拒絕,並集結100餘艘艦船軍演以示抗美決心。伊朗是俄羅斯在中東與美地緣博弈的重要籌碼,俄中英法德及伊朗都明確表示要繼續履行伊核協議,歐洲顯得底氣不足,俄羅斯則十分堅決。

作為石油生產大國,俄推出了「石油換商品」計劃,伊朗每年可用數百萬噸原油換取俄羅斯商品和先進武器,以打破美國封鎖。11月將是伊核協議存廢的關鍵期,迫於壓力會有國家屈從美國,俄羅斯將聯合中國、歐洲及其它經濟體,努力使伊核協議不停擺。俄美圍繞伊核協議的博弈,美國是強勢一方,但俄羅斯也不會輕易放棄挺伊立場。中東大戲將從敘利亞移向波斯灣,漸入新的高潮。■

(Visited 48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