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歐盟和美國有相當大一批共同甚至戰略利益,但沒有與中國爭奪世界強權的利益和動機。歐洲有機會漁翁得利,獲得更有利的國際地位。

美國總統特朗普發動的貿易戰同時指向全球各地。其主要的五個具體矛頭,第一指向中國,其次就是歐洲,然後是加拿大、墨西哥和日本。

除鋼鐵和鋁,特朗普還揚言要對歐洲的其它商品,尤其是(主要來自德國的)汽車徵收高額關稅。現在美國輸歐的汽車關稅10%,歐洲輸美汽車關稅2.5%。一點也不肯吃虧的特朗普當然是大聲嚷嚷:「這不公平!」 他要求雙方把關稅都降到零,「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

為了應對這個威脅,歐盟的主席容克已於7月下旬到美國進行了一場事關重要的訪問。訪問的核心結果是三條:第一、承諾馬上增加自美國的農業和能源採購。第二、雙方儘快開始討論「三零」關稅同盟。第三、在「三零」協商期間,不開徵新關稅。必須承認,容克的緩兵之計取得重大成功,因為那個新的關稅同盟的談判必然曠日持久。

只要特朗普不變臉,在這起碼數年的「三零」談判期間,歐洲自然就可以躲過這一輪的緊逼。同時,歐洲也就得到了在中美鏖戰期間,坐山觀虎鬥,伺機漁翁取利的地位。

估計美國與加拿大、墨西哥乃至日本的貿易戰,都非常可能在與中國之前先達成妥協。最後,中國很可能必須單獨承受特朗普貿易戰的(絕)大部分火力。

作為和美國一樣的發達經濟體,面對中國,歐洲的確和美國有相當大一批共同甚至戰略利益,主要核心點就是要保護發達國家的智慧財產權和先進技術,儘量遲滯中國的追趕進程。

歐洲與美國有不同利益

但是同樣明顯地,面對中國,歐洲與美國也有著相當多的不同利益。

首先,只有美國是世界霸主,那個眾所周知的「修昔底德陷阱」,基本上只存在於美中之間。歐洲只是一個邦聯,托庇於美國之處甚多,並無意與美國爭霸。類似的原因,他們因中國的崛起而產生的醋意,也並無美國強烈。他們已經在各方面努力適應中國的崛起。

歐洲大國中,這方面最明顯的是英國。該國由於正在脫歐,急需在歐洲以外開拓新的生存空間,對中國的各種迎合,那真是相當的明顯。最典型的事例,當然是率先加入亞投行了。

德國由於是歐洲最發達的工業國兼出口國,在歐盟內與中國有著最廣泛的經濟利益相關性。而且德國與中國的產業結構,又相對互補而較少直接衝突。該國的最大強項是機器和汽車製造,尤其是前者,是中國的短板。中國的IT強項,與美國,但並不與德國犯沖。因此,德國在中美貿易戰中,並不可能簡單地站到美國一邊。大家都知道,前不久李克強總理去德國,還和默克爾達成了40多項,總金額近300億美元的一系列合作協定。

法國的立場可能與美國更近一點。但至少有一個項目,法國與美國在中國的利益對沖,那就是大飛機。如果中國開始抵制波音飛機,對以法國為首的空客,那可是大大的利好。哪怕就看這一個項目,法國也不可能完全站到美國一邊。她必須留有餘地,以便兩邊取利。法國還是歐洲最大的農產國,對特朗普擴大美國農業對歐出口的意圖明顯抵制。馬克龍對此已經明言。

歐盟由28國組成,除了幾個大國強國,還有一大批中小國家,中東歐國家。他們更沒有與中國爭奪世界強權的利益和動機。中國和中東歐國家,已經開過好幾次16+1的高峰會,合作氣氛良好。這16個國家有11個屬於歐盟。大家都知道,歐盟的決策機制是一致同意。只要有一個國家反對,歐盟就不可能形成任何與中國作對的大政方針。

地緣政治美國需要中國

大家也都知道,特朗普向全世界開戰,不僅限於經濟領域。在地緣政治方面,其中至少兩項與中國直接相關,那就是朝鮮和伊朗的棄核。

朝鮮的棄核,特朗普一再表示需要,並得到了中國的協助。現在所處的情況下,他不可能不需要中國的繼續協助。

特朗普放棄了六大國與伊朗達成的核協定,但是其它五個大國並沒有放棄,尤其是歐盟中的德國和法國加中國並沒有放棄。從此事上也可以明顯地看出,在一些國際事務中,歐洲與中國有不同於美國的共同利益和共同意志。歐洲並不會時時事事跟隨美國的指揮棒轉。這一點在巴黎氣候協定一事上就更明確了。

中美貿易戰已經打起來,一定程度的兩敗俱傷是必然的結局。如果歐洲審時度勢,善用機會,完全可能在這場全球範圍的貿易戰消停下來的時候,得到一個比之前更有利的國際地位。

早在去年的達沃斯會上,副總理劉鶴就宣佈了今年(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中國會進一步大幅開放。現在22條措施已經公佈。美國特斯拉公司已經搶進一步。歐洲不會落後吧?

特朗普實在是太過於地習慣了極限施壓那一套。類似的招數,數十年前,美國對日本得過手,現在特朗普對朝鮮似乎已經得手,對伊朗也許也有可能得手。但是對於當年的蘇聯,美國可是靠整體、長期戰略競爭得以致勝。現在他不給經濟體量已經達到美國60%,又那麼要體面的中國以必要的尊重,似乎一心想讓其無條件而且快速投降,恐怕真的是打錯了算盤。

種種跡象,中國準備與美國打持久戰,等著500,然後2000億的關稅對抗生效,然後看各方受傷程度如何再做進一步處置。前者迫在眉睫,恐已沒有轉圜的餘地。在後者實施之前,還有數月的時間,不排除雙方還有妥協的機會。

有些人認為在貿易戰壓力下,中國可能出現類似崩潰的局面。我只需回覆你一句:想想現在的局面比1989年如何?那時中國都沒有,今天怎麼可能崩潰?

在本人看來,一個文明國家民族的真正底蘊、發展潛力在於她的智力GDP,就是其國民的總數乘以其平均智商。中國的這項GDP超過整個西方文明的總和,何愁她沒有崛起的一天?

中美兩方真的還是各有優劣勢,中國的確非常可能讓步更多,但也一定是可以保住底線利益,比如自行發展高科技的權力。在這場中美貿易的爭霸戰中,歐洲不一定僅是吃瓜的群眾。■

(Visited 143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