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鮑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披露了里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尼克遜)的水門醜聞之後,被這名身經百戰的調查記者著書爆料,成為歷屆美國政府的必經之路。現在,輪到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了。

新書中揭露的內幕是惡劣到了極致——它呈現的圖景是一個「行政權力陷於精神崩潰」的政府。

可以想見,特朗普的支持者會說,伍德沃德正正代表了他們的總統所要對抗的華盛頓建制勢力。

不過,同樣真實的是,這名記者與權力高層接觸的渠道無人可比,而華盛頓的基本共識是,接受他訪問比緘口不言更好,因為你的同僚——還有對手——肯定都在向他提供各自的角度。

雖然《恐懼:特朗普在白宮》(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所講述的故事是來自「深層背景」消息源,但是伍德沃德敘寫的情節和他引述的話都來自那些事發時身在房間裏的人——事實上,還經常是由那些原話的講述者告訴他的。

白宮以及總統本人都曾就這本書回應過,聲稱此書是由「心有不甘的前僱員」在「編故事」。

「這只不過是又一本糟糕的書,」特朗普在一次訪問中向新聞網站「每日通話」(Daily Caller)表示,指伍德沃德「有很多信譽問題」。

在這裏,我們看看目前從這本備受矚目的爆料著作最初摘要當中所流出的一些引述。

「我可以阻止這一切。我就直接從他桌子拿走那張紙好了。」——首席經濟顧問加裏·科恩(Gary Cohn)

伍德沃德寫道,特朗普政府的官員——特別是首席經濟顧問加裏·科恩和白宮幕僚長羅勃·波特(Rob Porter)——好幾次從總統的辦公桌上取走文件,就是為了不讓特朗普簽署。

這些細節反映,大體上人們認為特朗普有危險的衝動,力圖將之隔絶在政府和國家之外。一些會授權總統指揮國家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以及一項對韓貿易協議的文件被藏了起來——之後美國一直致力於就這些協定重新談判。

伍德沃德形容,這些行動「無異於一種管理層政變」。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不要作證。否則就只能等著穿橘色囚服了。」——私人律師約翰·多德(John Dowd

據伍德沃德所寫,總統的私人律師約翰·多德在1月27日與總統做了一場模擬問訊。當中呈現的狀況令多德害怕,假如特朗普要坐在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特別顧問團隊面前就涉嫌通俄作供的話,將會帶來災難性後果。

那一次模擬問訊進行得並不好,因為總統越來越受不了問訊的強度,某個時刻還憤怒地說這番調查是「一場天殺的惡作劇」。

多德之後與穆勒見了面,據說還告訴對方,他不能同意進行問訊,因為他不想讓總統「看起來像白癡一樣」,在世界舞台上令這個國家尷尬。

之後,當總統改變主意打算作供時,多德就辭職了。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我們XX的(髒話)殺了他吧,我們這就進去。」——特朗普

據伍德沃德所寫,總統團隊最害怕的其中一點,就是他們眼中所看到的總統在對外政策上的危險衝動。

美國相信敘利亞政府在2017年4月曾經發動了又一次化學武器襲擊,特朗普當時要求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暗殺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ssad)。

「我們把他們全xx(髒話)殺了吧,」據報道總統這樣說過。

馬蒂斯承認特朗普當時的確提出了這樣的要求,之後特朗普又向一個助手說,他不會做「任何這樣的事」。

伍德沃德指,在特朗普與金正恩的罵戰正處高峰時要求先發制人的軍事攻擊,當時政府高層官員也頗為擔心。總統還就處理阿富汗戰爭一事訓斥軍隊高層,指「戰場上」的士兵應該做得更好。

「又死了多少人?」特朗普問道,「又斷了多少手腳?我們還要在那裏待多久?」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這已經不是一個總統了,這裏也不再是白宮,這就是一個我行我素的人。」——羅勃·波特

伍德沃在書中描繪出的圖景是,白宮團隊不時都會遭到喜怒無常的總統苛責和貶低。

總統對參加2017年8月夏洛特維爾示威的白人民族主義者發表過同情的言論之後,白宮首席顧問科恩試圖請辭,當時特朗普指責他「叛國」。據伍德沃德所寫,科恩當時認為總統是個「職業騙子」。

特朗普還告訴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說,他並不信任他。「我想你不要再去做談判了,」據稱總統這樣說道,「你已經過氣了。」

他還將自己的第一任白宮幕僚長賴因斯·普裏巴斯(Reince Priebus)比作一隻老鼠:「他就是到處亂竄。」

至於曾經被總統公開斥責過的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特朗普私下裏說得更加刻薄。

「這個人就是個腦殘,」據報特朗普曾這樣向幕僚長波特說,「他是個愚蠢的南方人,他連在阿拉巴馬州做個沒人競爭的村鎮律師都做不到。」

「我們正身在瘋人院。我甚至不知道我們這些人為什麼要在這裏,這是我做過的最糟糕的工作。」——白宮幕僚長約翰·凱利(John Kelly)

如果說總統對待自己的下屬是口不擇言的話,那似乎下屬也在伍德沃德的書裏進行了一定程度的反擊。在總統手下工作的助手和顧問,同樣在書中對總統作了很多尖刻的評論。

幕僚長凱利屢次說特朗普是「白癡」,還說「試圖說服他是沒有意義的」。國防部長馬蒂斯向一名助手說,總統對外交政策的理解相當於一個「五六年級生」(即11至12歲)。

凱利的前任普裏巴斯將總統的臥室形容為「魔鬼工廠」,每逢早晨和周末,特朗普就在那裏狂發荒唐的推文。

據稱,自從有報道指前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曾說總統是個「xx的(髒話)白癡」之後,特朗普和他的關係就從未曾修復過。若果真如此,那伍德沃德的書更可能會在未來幾天的白宮內部帶來嚴重破壞。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沒有人和我說過,我真希望能和你談談。你知道我對你是非常坦白的,我覺得你一直都很公正。」——特朗普

為了應對白宮肯定會就此書作出的回擊,《華盛頓郵報》先發制人地發佈了一份8月較早前總統給伍德沃德打電話的錄音和文字記錄。當中,總統聲稱,從來沒有人聯絡過他要求採訪,也沒有人告訴他伍德沃德即將出版這樣一本書——而記者已經成功反駁了他的說法。

好幾次,特朗普試圖將對話引向他作為總統在外交政策上的成就以及經濟業績。

「從來沒有人當總統比我做得更好,」他說,「這個我可以告訴你。」

伍德沃德說,通過採訪,他「獲得了很多文件和深入洞見」——而且他的書將會是「對世界,對你的政府以及你本人的尖銳審視」。

總統回答說:「我想這意味著,這將是一本負面的書。」

伍德沃德在通話最後說:「我相信我們的國家,而因為你是我們的總統,我祝你好運。」

如果他的書如實反映了任何真相的話,伍德沃德很可能會覺得,特朗普將只能祝自己好運了。

(Visited 2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