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精英男保鏢,經歷了生死攸關的磨難,日久生情,出軌上牀,這種情節無論如何都算不上新穎,但英國內政大臣和已婚男保鏢的艷事(虛構)卻把BBC的最新政治驚悚劇《保鏢》贏得「10年來最成功英國電視劇」美譽,不同平台觀劇人數累計超過1000萬。

未遂刺殺、大規模恐怖襲擊、倫敦街景和熱辣的牀戲,顯然,《保鏢》裏的男女主角的環境和日常比現實要精彩、緊張、激烈得多。但逼真又是這部劇的一大魅力。

追劇的同時,人們腦子也許有一個念頭揮之不去:劇中的故事情節和人物究竟有多真實?

內政大臣觀後感

傑德·墨丘利奧(Jed Mercurio)主創的《保鏢》,劇情圍繞英國反恐背景下女內政大臣和男保鏢的日常展開。女內政大臣朱莉婭·蒙塔格政治上屬於保守派,主張英國出兵參加反恐戰爭;從部隊退役的戴維·巴德(理查德·麥登飾)已婚,是兩個孩子的父親,在反恐問題上的立場跟朱莉婭正相反,而且對她所代表的政治現實滿心憤懣,還有PTSD症(創傷後應激障礙)。

作為一部電視劇,而且是屬於大眾娛樂的驚悚劇,完全不陽春白雪,卻被《衛報》拎出來向前內政大臣、現任首相特里莎·梅(Theresa May)問觀後感,而剛從內政大臣位子上辭職幾個月的安伯·拉德(Amber Rudd)則熱情洋溢地給報紙撰文擁躉《保鏢》,都從側面印證了該劇的人氣。

女主扮演者奇莉·霍斯承認,在為朱莉婭這個角色作凖備時曾以安伯·拉德為參照樣板。當然,朱莉婭不是安伯,「我們絶對不是在演安伯·拉德,」她說,但她提供了絶好的樣板。

拉德2018年稍早辭去了內政大臣職務。她的前任是現任首相特里莎·梅。

拉德承認自己是《保鏢》的粉絲。關於劇中人跟自己保鏢偷情的事,她這麼說:「公平地說,那個角色在私生活裏有點賤,希望我在舊部下的眼裏不是那樣。」

她在《星期日泰晤士報》上撰文談這部劇的觀感,寫到:「跟我做那份工作時的經歷最貼切的部分就是對內政部冷酷無情的日常節奏的描述。」

另外,她對劇中大臣和保鏢之間的關係和互動也表示有認同:「一方面始終保持職業性的距離,另一方面又變得十分親近。」

拉德的前任,現首相特里莎·梅對《保鏢》的反應正相反。她2010-2016年任內政大臣。

《衛報》記者在梅首相出訪非洲時向她提出這個問題,她說,第一集看了20分鐘就停了,不准備繼續追劇。

她解釋說:「我看電視是為了放鬆。一部描寫女內政大臣的劇,我不確定那是達到這個目的的最佳選擇。」

工黨的雅基·史密斯(Jacqui Smith)2007-2009年任內政大臣,也有保鏢。她說《保鏢》劇情大部分很真實。

恐襲、性

BBC表示,為了《保鏢》在安全事務方面盡可能凖確、真實,劇組徵求了多名安全顧問的意見

從政治元素上確實可以找到一些相似點,比如戲裏戲外的女內政大臣都是保守黨,都支持出兵伊拉克和阿富汗。跟戲中相似,梅首相任內政大臣時,也曾因為要擴大安全監控而跟公民權益活動人士發生衝突。

但跟已婚男保鏢上牀這個情節,現實靈感可能是2009-2010年間內政大臣的妻子跟丈夫的保鏢出軌,醜聞曝光後那位警官被開除。

有些英國政府官員對劇中男女主上牀的戲覺得太離譜,主創墨丘利奧辯解說:「那是兩個都很有魅力的人,處在同一個高壓環境下。」

言外之意,那是人的本性?

英國小報《太陽報》則在頭版正色提問:為什麼頂級女精英都抵擋不住男保鏢的魅力?

此保鏢vs彼保鏢

BBC的《保鏢》勾起了不少觀眾對1992年好萊塢同名大片的回憶。不知是否為了蹭熱點,英國電視五頻道在BBC播出《保鏢》時重播了好萊塢的《保鏢》。

那部影片裏,凱文·考斯納演的前特種兵弗蘭克被惠特尼·休斯頓演的歌后雷切爾僱來當保鏢,後來兩人日久生情,銀幕上出現了熱辣的牀戲。

《衛報》對兩部《保鏢》分四點做了對比,最終結果是BBC2018勝過好萊塢1992。

頭一項是男女主角之間的「化學反應」,弗蘭克和雷切爾勝出。弗蘭克和雷切爾如膠似漆般的親吻令人信服、令人動情,因為有足夠的情節鋪墊;而戴維和朱莉婭上牀很難令人信服,因為他恨她主張的一切。

其餘三項,包括保鏢的專業動作規範程度、暗殺企圖和爆炸場景,比下來都是BBC的《保鏢》勝過好萊塢的《保鏢》。比如電影裏刺客在奧斯卡頒獎儀式上試圖刺殺雷切爾,那一段感覺比較廉價,而電視劇《保鏢》第二集裏狙擊手試圖刺殺朱莉婭被戴維成功阻止,那個緊張、揪心,堪稱一流。

《衛報》還說,電影裏的湖上炸船場景跟恐怖分子汽車炸彈襲擊相比,那就是生日蛋糕的蠟燭跟焰火的差別。當然,年代不同,技術水平不可相提並論。

關於細節真實

倫敦《旗幟晚報》找到一位據稱多年在政府機構為部長級官員工作的消息來源,讓她點評《保鏢》的情節和細節的逼真程度。

專業術語和縮略語據她判斷,為劇組提供專業諮詢的顧問一定很棒,演員們嘴裏蹦出的那些保安術語、縮略語和專用詞匯肯定是讓專業人士過目把關的,十分精凖。但就像在現實中一樣,普通人聽到這些詞句,多半也不明白什麼意思。

高層安保會議地點內政部的高級別安保會議,在劇中若干次出現的是玻璃牆會議室。有的安全事務顧問說這是最寫實的,但《旗幟晚報》消息來源指出這種級別的安保會議從來不會在玻璃牆辦公室裏開。反恐部門、安全部門負責人和內政大臣通常會在更隱秘的地方開機密會議。

不過那樣的話朱莉婭的保鏢戴維就無法從會場外看到裏面的動靜,視覺效果就不好了。

內政大臣不離手的紅匣子關於內政大臣的紅盒子,現實世界裏,政府部長大臣們都有一個類似的公文盒,但從來不會到哪兒都自己親手捧著,一般都交給私人秘書。

性一把手:劇中出現了若干級別很高的女性,比如倫敦警察廳反恐部門負責人安·桑普森。這是比較真實的體現。近年來英國政府高層女性比例在提升,擔任第一把手的女性也在增多。

內政大臣的特別顧問劇中有一個角色,內政大臣的特別顧問,有時會大喊大叫,爆粗口,對自己的上司單相思,但性格懦弱、虛偽。據《旗幟晚報》消息來源稱,這個角色刻畫得很真實,唯一不足的是喊叫和髒話還太少。

數據說話

對於電視劇,最直接的衡量標凖莫過於收視率和觀眾人數。

在數據為王的時代,《保鏢》的成功確實是有數據為證:第一集8月26日播出當晚電視觀眾680萬,之後又有300多萬人通過其他平台觀看,比如機頂盒錄像和iPlayer,播出第一周累計觀眾人數超過1000萬。

這是2006年以來英國所有電視頻道播出的新劇最高收視紀錄。

作為對比,獨立電視台ITV同一天同一時段首播明星薈萃、名著改編的古裝劇《名利場》,觀眾只有310萬。

墨丘利奧在推特上宣佈計劃拍第二季《保鏢》。

前內政大臣拉德表示,自己很希望在第二季裏扮演一個角色,但不是演政客。

(Visited 1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