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外交最近十分忙碌,而與中國走動最勤的可能要屬南美的委內瑞拉。


9月10日,委內瑞拉副總統羅德裏格斯和經濟財政部長、石油部長等多名高官抵達北京。

9月11日,這個高訪團先後與中國國家開發銀行行長和中國石油集團總經理舉行了會談。

9月12日,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中南海會見委內瑞拉副總統羅德裏格斯及其一行。

9月13日,中國外交部宣佈,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從13日至16日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

9與1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見了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歡迎他第十次訪華,讚賞馬杜羅高度重視發展中委關係,堅定支持中委合作

同日,李克強總理和栗戰書委員長也會見了馬杜羅。據說馬杜羅在14日還去毛澤東紀念堂瞻仰了毛澤東的遺體。

9月15日,中國—委內瑞拉經貿合作論壇暨中委雙邊企業家理事會會議在北京舉行。委國總統到會致詞。

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距北京近15000公里,委國上至總統和副總統,下至主要政府內閣部長齊聚北京究竟為何?
首先,委內瑞拉正處於內外交困境地。從國內形勢來講,通貨膨脹,民不聊生,怨聲載道,8月4日曾發生有人試圖用無人機刺殺馬杜羅的事件。從國際層面來講,美國的制裁有增無減,甚至有人說美軍正在策劃入侵委內瑞拉。美洲國家組織領導人甚至放話說成員國正在商討是否對委實施軍事干預。馬杜羅在離開加拉加斯前對媒體說,“我即將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這次訪問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委內瑞拉對此充滿期待。此訪將擴大我們的合作規模,推動簽署新協議,在金融、能源、技術和通信等領域實現戰略聯合。”

其次,據媒體報導,中國在過去十年給加拉加斯的各種貸款在450-500億美元之間。外交部發言人耿爽13日對媒體說,“中委融資合作是由雙方金融機構和企業本著平等互利、共同發展和商業化原則開展的合作,所簽貸款合同完全符合國際規範,所有操作都依法合規進行……”如果是這樣,估計有不少貸款期限已到,通貨膨脹率高達百分之一百萬的委內瑞拉目前肯定無法還錢,需要與中國談判推遲還款,甚至用實物還款。據《日本時代》報導,馬杜羅同意向中石油轉讓該國一家石油公司9%的股份。

最後,不少國家的領導人知道中國與美國的關係因貿易衝突和其他摩擦交惡,在中國需要更多的朋友聯手“禦敵”之時,他們有機可乘,有光可沾。馬杜羅選擇在這個時候訪華估計也是在打這個小算盤。

中國的古話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北京自然不能對馬杜羅和他的高官團隊說“不”,況且中國建設“一帶一路”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需要更多的朋友。委內瑞拉作為發展中國家和地處美國“後院”,具有建立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優勢條件。

然而,中國在與委內瑞拉建立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時必須謹慎,防止因小失大。

第一,從治理角度講,委內瑞拉算是一個失敗國家。從查韋斯到馬杜羅兩位國家首腦都未能遏制經濟的下滑,以至於該國目前面臨前所未有的難民危機和人道主義危機。作為世界上石油儲備最多的國家,委內瑞拉居然不能解決自己民眾的衣食住行,與這樣的國家“交朋友”必須三思而行。跟委內瑞拉走得太近或許會重蹈“投資血本無歸”的覆轍。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一位專家說,中國對加拉加斯的支持,既讓一個不善治理的政府繼續執政,給本國人民帶來更多的苦難,也會給中國自己帶來莫大的損失。這位專家是不是別用用心不得而知,但他的話值得我們深思。

第二,中委“石油還貸款”的合作方式看上去天衣無縫,中國有錢,委國有油,然而因為委國治理無方造成還貸無方。當下,中國要麼將加拉加斯的欠款一筆勾銷或推遲還款時間,要麼後者通過其他方式償還貸款。這次馬杜羅到北京將委內瑞拉國有石油公司的股份轉給中石油或許就是變相的還貸。發展中國家諸如斯里蘭卡等通過實物還貸,正好為國際社會那些看不慣中國的人提供了“靶子”,讓他們藉以指責中國推行掠奪性經濟,搞債務外交,侵犯他國主權。這樣的指責必然使得中國的軟實力受到極大的損失。

第三,委內瑞拉是被國際社會基本孤立的國家,甚至連美洲國家組織這樣的區域組織都在考慮是不是要求成員國武裝介入以終止它的危機。中國在過去跟蘇丹、緬甸及辛巴威這樣被西方社會制裁的國家打交道有利有弊,客觀地講,弊大於利。

第四,美國作為霸權國家對自己的“後院”看得很緊,在中美關係出現建交近四十年以來最大的危機之時,中國再去拉攏與美關係緊張的拉美國家,只會給已經十分緊張的中美關係雪上加霜。儘管《環球時報》對此擔憂的回應是,“中委關係是中國在全球範圍內開展平等互利合作的一部分,中國不會操縱任何一個國家作為對付另一個國家的工具。”可以想像,美國總統及其國家安全團隊是絕對不會接受這種說辭的。

第五,“一帶一路”是中國自2013年以來最重要的對外政治和經濟政策,它的成功與否在於中國自身的經濟實力,對沿線國家政治、經貿和文化的瞭解以及美國、歐洲、印度、日本等國家對它的接受和參與程度。如果在“帶路”核心國家都還沒有搞定的情況下又貿然把“帶路”延伸到拉美等地,戰線或許拖得太長。“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是中國過去克敵制勝的法寶,一哄而起的政策往往一哄而散。

中國在委國四面楚歌的時候以如此高的規格接待如此龐大的政府代表團可能跟中國經濟要持續發展在能源方面不能掉鏈子有關。如果中俄天然氣談判可能因外蒙因素擱置,如果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或許會造成德黑蘭無法順利向中國出口石油,如果其他如南蘇丹這樣的國家因為內政和外交的失敗無法繼續往中國出口石油,穩住和搞定委內瑞拉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儲備國看上去是一步高棋,但我們看到的對中委關係的報導幾乎全都聚焦在“命運共同體”的角度,而對委內瑞拉自身的困境、它與美國和周邊國家的關係、目前向中國出口多少原油、它的價位是什麼、今後可以提高到多少桶、委國人民對中資企業大規模進入他們的石油企業是什麼看法,官媒沒有任何提及。這樣的資訊不對稱會使國民誤解政府的外交政策,形成不必要的輿論壓力。

世界上任何兩個國家的關係歸根結底都是利益的交換和好處的互補,中委關係亦然。在我們定位北京與加拉加斯的關係時,既要算兩國雙邊關係的小賬,更要算這個雙邊關係對中國全球外交的影響的大賬。

這個賬算不好,北京到加拉加斯的路很難走到頭。

(Visited 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