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周日,香港金融區成為數以千計家庭傭工的聚會場。BBC中文歷時三個月,記錄菲傭清晨從僱主家出發練習,到戴上頭冠的選美之路。

香港的金融中心在周末成為外傭們的聚會場所。

「當家庭傭工在家,你只能穿居家服,沒辦法穿漂亮的禮服……選美改變了我在香港做家庭傭工的生活,增加了我的自信。我很高興,也很享受選美。」長達七小時的選美結束後,美蘭妮‧米裏雅諾(Mhelanie Millano)戴著第五名的頭冠,與BBC中文記者分享她的喜悅。

美蘭妮在14名參賽者中脫穎而出,拿下第五名。這是一場由在香港的菲律賓人(大部分是家庭傭工)自發組織的選美比賽。雖然沒有大型機構贊助,但這場比賽一點都不含糊──從定裝照、評審到獲勝者的獎杯、彩帶、頭冠、手杖一應俱全。除了前五名有頭冠和彩帶外,還有人氣獎、台步獎等等,現場少了嚴肅的競爭感,彌漫著節慶的歡樂氣氛。

另一名不願具名的參賽者說,她參加選美是想證明,超過35歲並育有孩子的女性仍然能夠展現自己的美麗。這名參賽者在菲律賓擁有大學學歷,學的是工科。不過,她的僱主不願意她出鏡接受採訪。

香港有超過35萬的海外傭工,大部分是家庭傭工,家傭中又以菲律賓籍最多,約佔19 萬人,相當於香港總人口的約2.5%。根據香港法令,家庭傭工工作七日內應該有一天休息日,周日是約定俗成的休息日子。因此每周日從清晨開始,香港中環的金融區就搖身一變成為家庭傭工的聚會場所。

外傭們在通往國際金融中心(IFC)的天橋上搭起紙箱席地而坐,她們在教堂做完禮拜後,會分享家鄉菜、玩紙牌遊戲、舉辦慶生會,或是和家鄉親友視訊通話。商廈、名牌店林立的中環遮打道(Chater Road),在周日會封街讓外傭們聚會。美蘭妮參加的呂宋國際聯盟(Luzon Alliance International)選美,就是在遮打道舉辦。

每個周日,香港都會舉行大大小小的菲律賓外傭選美活動,小的在室內社區活動中心舉行,大的在中環遮打道。戶外選美被視為是最隆重、等級最高的選美活動。

美蘭妮的眼影和身上的亮粉在夜色中閃閃發亮,選美在頒獎時達到高潮。美蘭妮賽後忙著和朋友們拍照、嬉笑,但她和其他家庭傭工一樣,最遲必須在午夜12點前返回僱主家,再開啟一周的幫傭工作。

從一塊布到禮服

美蘭妮身穿紅色露肩禮服,踏著七公分的高跟鞋,隨著音樂在台上從容定格、轉身,向台下數以千計觀眾和整排來自香港、菲律賓和台灣的評審露出自信微笑。

她身上的禮服,在兩個月前還只是一塊布料。主辦方發給參賽者一人一塊布料,只有紅、黃兩色可以選擇,布料大小、質料都相同,她們得各憑本事,製作自己的禮服。

每個周日,美蘭妮搭兩個小時的車前往練習場地。第一次見到美蘭妮,她穿著白色針織長袖上衣,素著臉,長髮披垂,在辦公大樓的天台上依照「選美老師」的指示,練習走台步。

身材豐腴、目測約40多歲的瑪喬麗(Marjorie)是佳麗們的指導員,她的筆記本上畫滿了台步路線。雖然先前口頭演練過,但到了配合音樂時,仍有參賽者們撞在一起,或是忘記要往哪裏移動,站在台中央尷尬地東張西望。

瑪喬麗也負責教舞。一連幾個周日,她們在灣仔入境事務處的空地前,赤著腳練習菲律賓民俗舞蹈。她們只有幾分鐘的休息時間,之後瑪喬麗又會高聲催促她們換上高跟鞋練習走台步。練習時她們專注而嚴肅,但休息令一下,她們就迫不及待地聊起天。

「參加選美讓我交到很多朋友,」美蘭妮在參加這場選美前,只認識當中一名參賽者,但在過程中,她和參賽者們變成互相競爭、又互相扶持的朋友。

「有組織」的選美

在香港,大型的菲傭選美活動通常由菲律賓團體舉辦,少數以個人名義舉辦。大型活動需要租場地、器材,在比賽前,每名參賽者還會由專業攝影師拍攝宣傳照。選美得有獎金、獎杯等,需要花費的金額不是一筆小數目,互利共生的贊助商因此也加入這場嘉年華。

贊助商來自和菲律賓外傭生活相關的產業,例如菲律賓的銀行、旅行社、電信商、貨運公司和網路商店等等。他們的商標會出現在選美背板上,現場也會設置攤位,有時還會有他們提供的獎品。

選美的部分花費由參賽者支付,以美蘭妮參加的這場選美為例,她花了1500港幣購買「參賽資格」(約1307人民幣,5847新台幣),相當於她月工資的三分之一。現時香港外籍家庭傭工的法定最低工資為每月4410港幣(約3842人民幣,17189新台幣)。

美蘭妮可以藉由出售觀賞選美的門票,收回部分她所付出的錢。她賣掉了一些票,但她坦承:「一旦說到錢就很難賣。」所以,她的1500港幣並沒有完全收回,她還額外支出了250港幣,請化妝師在選美當天為她造型。這場選美讓美蘭妮獲得第五名的頭冠和自我實現的滿足感,雖然沒有獎金,但美蘭妮認為,她的錢花得值得。

這場選美的主辦人、呂宋國際聯盟主席薇吉(Virgie Borbon Buen)在香港幫傭超過15年,主辦過10多場選美,她與菲律賓當地政府也有聯繫。薇吉表示,這場選美的收益將用來幫助呂宋(Luzon)當地的貧困學童。

選美浪費錢又不受歡迎?

雖然每場在香港舉行的菲傭選美活動都會吸引大批菲傭觀眾,但不是所有菲傭都樂見選美。

專門研究勞工移民的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高級講師陳如珍對BBC中文分析,反對選美的菲傭所持的兩大理由主要是:「浪費錢」以及「愛慕虛榮、違反天主教的教導」。

美蘭妮表示,在她的朋友圈中,幾乎沒有反對選美的聲音,但她可以想像,一些人譴責選美「太暴露」、「賣弄性感」。美蘭妮強調,她所參加的這場選美不像其它一些選美一樣有泳裝項目。

陳如珍表示,菲傭要如何花自己的錢是她們的自由,不一定要將所有錢寄回家才是對的,但一些人還是擔心,有些選美活動是「騙錢的」。比如,菲傭們繳了錢參加選美,但大部分錢進了主辦者的口袋,除了台上的鎂光燈與掌聲外,她們什麼也沒得到,辛苦攢下來的錢就這麼花掉了。在新加坡有案例是,有參賽者繳了錢,卻沒有如當初主辦方承諾的獲得獲勝獎金。

陳如珍指出,沒有太多香港本地人知道菲傭選美的存在,香港人對菲傭選美的態度談不上歧視,而比較接近忽視。菲傭的周日集會通常受到香港居民抱怨的主因是佔用天橋、人行道等公共空間。

和僱主「像家人一樣」

美蘭妮到香港工作已經六年,現在的僱主是她的第二位僱主,她已經為這個四口之家工作五年。她每天大約五點起牀,幫僱主一家人凖備早餐,接著打掃衛生、做家務、買菜、餵貓、整理庭院,有時也開車接送僱主的女兒去馬場學騎術。

「他們人很好,對待我不像對待傭人,我就像家庭中的一份子,」美蘭妮說。她的僱主今年搬到了更大的三層獨棟房屋,美蘭妮希望介紹同樣也想來香港幫傭的阿姨一起為這家人工作,分擔她的工作量。

僱主支持她參加選美,她會和僱主分享選美的照片。但英國籍女僱主表示不會去看她選美:「因為這是她的休假時間,我們尊重她。」

不過,並非每個家庭傭工都像美蘭妮一樣能和僱主相處融洽。據《許願井的迴響: 香港外籍家務傭工詩文集》一書披露,有的外傭只能吃僱主小孩不要吃的剩飯,有的人是一舉一動都受到監視,或是動輒被責罵。有些僱主怕外傭「在外面學壞」,因此不准他們休假時與朋友聚會,或是故意挑大部份外傭上工的日子做為她的休假日。

飄洋過海為賺錢

「我用賺來的錢在老家買了一塊地,正在蓋我們家自己的房子,」美蘭妮快樂地展示她家正在施工的照片。「但完工日期還沒確定,因為沒錢請工人,只有我的叔叔幫忙蓋。」

美蘭妮前往海外工作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沒錢」。她的父親早已過世,她和母親、哥哥嫂嫂、侄兒侄女同住,雖然不只她一個人在工作,但賺的錢仍不足以養家。

她的家裏沒有網絡,想和家人視訊時,只能借用鄰居的網絡和電話。鄰居也會追看她的臉書(Facebook)動態,給她的家人講述美蘭妮的近況。

美蘭妮的夢想是當老師,但因為沒錢,只能選讀助產士課程,雖然她本人並不喜歡這門課。畢業後,她在家鄉醫務所服務了一年,後來覺得薪水太低,就前往海外幫傭。她一開始去了阿布達比、北京,但最後選擇長留香港。

「香港有很多支援團體和組織,有很多活動,還可以上僱員發展課程……有教堂,還有很多觀光景點和迪士尼公園,我有時也去爬山。」美蘭妮說她喜歡香港,雖然她的工作簽證明年到期,但是僱主希望她繼續留在這個家幫傭。

美蘭妮對五年內的未來沒有太明確的方向,但她說很可能會繼續在海外幫傭。「我希望能去加拿大幫傭,但我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30歲的美蘭妮希望攢錢回菲律賓休息一陣子,也希望回到菲律賓後當小學老師。她在家鄉的同齡朋友大多已結婚生子,但她剛與人在菲律賓的男友結束八年感情,對於結婚生子只能無奈笑對。

選美∶菲律賓的「全民運動」

受到西班牙和美國等國的殖民影響,菲律賓也以白皮膚、大眼、輪廓深為審美標凖。在菲律賓,從村莊到城市,經常可見規模或大或小的選美,不僅限於年輕女性,也有為跨性別者、家庭主婦、同志舉辦的選美。菲傭也將選美文化帶到韓國、台灣、新加坡等幫傭國家。

過去五年,在世界四大選美比賽(世界小姐Miss World、環球小姐Miss Universe、國際小姐Miss International、地球小姐Miss Earth),菲律賓佳麗都摘得后冠。為了提升世人環保意識的地球小姐(Miss Earth)自2001年開始舉辦,比賽總部設在菲律賓。世界知名的選美論壇網站Missosology也是由菲律賓人創立。

據《馬來西亞東方日報》2015年的報道,參加選美比賽是菲律賓年輕女性脫離貧窮的途徑之一,在首都馬尼拉有不少「選美訓練營」,專門教導女孩們如何在選美比賽中表現自己。

選美不僅能自我實現、獲得觀眾青睞,對許多菲律賓女孩來說,選美紅毯能延伸到商界、娛樂界甚至政界。菲律賓前第一夫人伊梅爾達‧馬科斯(Imelda Marcos)也曾是選美皇后。

美蘭妮在菲律賓也參加過選美,第一次登場是中學時的校內選美。16歲時她參加了鎮上的選美,「當時我有點緊張,鎮上幾乎一半的人都出來看了」,她以苦練的英文演講驚艷全場,在比賽中贏得了才藝小姐(Miss Talent)的稱號。

美蘭妮認為香港是個特別的地方,她在這裏賺到了錢、交到了朋友。選美對她來說:「是呈現最好的自己,呈現最好的笑容,走最棒的台步。」

在首次贏得香港大型戶外選美第五名的頭冠之後,美蘭妮還想繼續參加選美,「我想獲得更多經驗、交更多朋友,我想贏得第一名,因為我想變成最好的自己。」

(Visited 25 times, 2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