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寶之爭 復牌後生死决鬥

文/梁靈久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萬科董事長王石(左)和寶能老闆姚振華(右)
萬科董事長王石(左)和寶能老闆姚振華(右)

自2015年7月10日寶能第一次通過二級市場舉牌萬科,萬寶之爭已整整一年。期間2015年12月18日至2016年7月4日萬科A因重大資産重組停牌了半年,市場爭奪暫歇,但雙方各種博弈却仍在如火如荼地展開,各種利益糾葛更爲複雜,矛盾也更趨尖銳。總之,一年來的萬寶之爭,跌宕起伏,波詭雲譎,撲朔迷離,將一場原本屬市場競爭行爲下的資本收購戰,演繹成了一齣驚動整個證券市場,甚至金融體系的大劇。

寶能失守18元生死線

2016年7月4日萬科A復牌,「萬寶之爭」的市場戰火重燃。寶能繼續大幅增持萬科股票。蹊蹺的是,寶能此番增持萬科A的價格區位有悖常理。寶能7月5日14:45收市前15分鐘開始大量買入萬科A。6日萬科A公告,寶能系钜盛華於7月5日購入公司A股股票7529.3萬股,購入股份數量佔公司總股本的0.682%,本次購入後,钜盛華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公司股份數量佔公司總股本的24.972%。由於當天萬科A是以「一字跌停」完成全天交易,因此寶能的買入價只能是19.79元/股,所以共動用資金14.9億元。7日萬科A再公告,钜盛華於2016年7月5日至2016年7月6日,通過資管計劃增持公司A股股份7839.23萬股,佔公司總股份的0.71%。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後,钜盛華及其一致行動人前海人壽合計持有公司A股275978.8萬股,佔公司總股份的比例爲25%。

萬科A復牌後,寶能連續數日高位增持,至少表明兩點:其一寶能希望真正坐穩萬科公司第一大股東位置,這是收購戰取得决定性勝利的關鍵。其二寶能的反常買入行爲,常識告訴我們,股市收購戰的收購成本越低對收購方越有利,爲此收購方常常是壓價收購。然而,此次寶能却反其道而行之,高舉高打希望將股價維持在一定的高位。7月12日萬科A股價跌破18元關口,收盤時被拉回18.12收市。13日萬科A股價前市再度破位18元,可午市14:22又被巨量買單將股價拉回18元收市。這就引出一個疑問,寶能是否因槓桿融資因素,而將萬科A股價維持在必須守住的融資平倉綫之上?衆所周知,任何槓桿融資無法迴避兩個基本問題:時間與空間,時間:融資期限;空間:融資安全邊界,這兩個問題任何一個逼近價格臨界點,收購戰都可能因資金鏈斷裂而前功盡棄。

早在2015年萬科停牌前後就有媒體追踪報道寶能的「金主」是誰,追問「寶能系」投資主體平台: 深圳市钜盛華股份公司不斷增資與增持萬科股票的資金從何而來?當時財新記者曾報導2015年11月钜盛華就以67億資金作爲劣後級,華福證券以132.9億作爲優先級,合計出資200億成立了深圳市浙商寶能産業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而華福證券定向資管計劃背後的出資方,則是浙商銀行。浙商銀行通過「假股真債」方式,利用私募基金方式作爲普通合夥人認購優先級,獲取固定收益回報,風險則由劣後級兜底。在钜盛華向深交所公開披露的七個資管計劃中,平安銀行、廣發銀行、民生銀行、建設銀行都提供了優先級資金。這正是萬科A復牌前證券市場普遍擔憂的「黑天鵝事件」,因爲一旦萬科A復牌連續三個跌停板以上,就有可能因牽涉衆多銀行的資金安全,由槓桿融資引爆證券市場大幅震盪,甚至金融體系波動。7月4日萬科A復牌股價果然大幅下挫,但奇怪的是護盤方主力却是收購方的寶能钜盛華。7月8日21世紀經濟報報道,寶能系一筆26.2億的私募債臨時取消發行,原因爲監管部門的審慎態度。7月14日萬科A收盤價跌破18元,隨後股價逐級下探,開始將寶能系的資管計劃逼向了平倉風險,直至跌破平倉綫。當萬科A股價跌至17元時,據分析寶能系資管計劃已有七個被套。市場資金博弈之慘烈由此可見一斑。

 

因此,從市場面分析萬科A的18元股價一旦失守,寶能將陷入全面被動,所以,這必定是萬寶之爭反覆爭奪的重要價格綫,其牽扯到背後融資的資金安全。7月12日,钜盛華將持有的926070462股(佔萬科公司總股本8.39%)萬科無限售流通A股進行了質押。資本博弈的市場誰最後勝出很簡單:誰的錢多?誰的錢更安全?誰的錢能經得住長期博弈?隨著萬科A股價跌破18元,寶能是否經得住平倉風險的考驗市場將做出最終回答。

寶能在資管計劃因萬科A股價下挫而逐漸受阻的情况下,如果「萬寶之爭」長期無法收場,寶能另闢資金渠道是必然的選擇。關鍵時刻,家鄉父老終於登場力挺寶能。

兩大地方勢力 力挺寶能

7月8日下午,位於深圳的寶能總部迎來了貴客,廣東省汕頭市委書記陳良賢帶領全國各地潮汕商會會長,一同參觀考察寶能集團總部。據報導,參觀考察中很多潮汕商會會長表態,如果寶能需要支持儘管開口,他們將全力支持。關鍵時候,寶能背後站出兩個有力支持者,一是政府權力;二是商會資金。這兩大力量有個共同特點:鄉里鄉親!萬科或王石的對手由一個公司擴展到了地方勢力。

深圳的寶能總部
深圳的寶能總部

中國社會有著數千年農耕文明傳統,血緣宗法制下的熟人社會是人際交往的基本方式。所以,改革以來中國經濟雖然由計劃體制向市場體制轉變,但是推動資本運動的因素却是複雜的,市場僅是資源配置决定資本流向的一個方面,此外還有人所共知的權力配置與關係配置。後兩種資源配置方式在某種程度上甚至超過「市場」的力量。權力配置是自上而下的縱向力量,關係配置則是來自熟人社會的橫向力量。7月8日汕頭市委書記陳良賢帶領全國各地潮汕商會會長來到寶能,正巧代表著改革以來中國市場經濟背後的兩股超大勢力,可以設想未來寶能反擊萬科管理層的力量必定大大增强。

而萬科管理層則針鋒相對於7月19日以公司名義,向中國證監會等部門發出《關於提請查處钜盛華及其控制的相關資管計劃違法違規行爲的報告》。自此寶能系即使後備資金充裕,能否經得住相關法律法規的質詢又將是一場生死考驗。

萬寶之爭的資本博弈大戲,隨著7月4日復牌後市場戰火重燃,短短幾日已經觸碰到收購戰的本質:資金安全!隨著博弈雙方背後力量的被迫登場,萬寶之爭的意義很可能會在經濟學、金融學、法學基礎上出現更具廣泛意義的社會學解讀。當寶能、華潤、萬科管理層等各利益方以及背後的支持勢力逐漸登場,萬寶之爭的意義已超出了市場本身。萬寶之爭絕對是一篇大文章,值得書寫。因爲,萬寶之爭或許能將中國改革近四十年搭建起的複雜的利益藩籬迷霧徐徐吹散。■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