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沒有所謂的‘閱讀新浪潮’,因為無論哪個時代,一直都有小的波紋不斷產生,形成一片此起彼伏、永不停歇的波浪。而閱讀應該就是這種此起彼伏的波浪。”克裏斯托弗·麥克洛霍斯(Christopher MacLehose)說。
9月,“2018成都國際書店論壇”開幕首日,對於今年的論壇主題“閱讀,新浪潮”,這位年近八旬的英國泰斗級出版人發表了如上的觀點。麥克洛霍斯出身於蘇格蘭的一個出版世家,包括父親在內的八代人都是出版商,而他自己也從事出版工作50多年,並在2008年創辦了自己的出版社,親歷了西方出版業數十載以來的種種變遷。

對於在出版業的風浪中沉浮半個世紀的麥克洛霍斯來說,這股“新浪潮”只是出版業此起彼伏的波浪中一簇小小的浪花。實際上,他也曾是時代的弄潮兒——多年來,他致力於將外國文學作品引入英文世界,翻譯出版了超過34種語言,打破了國界和語言之間的壁壘,打造了一個面向全人類的廣闊的文化宇宙;他捧紅了瑞典作家斯蒂格·拉爾森的《龍文身的女孩》,發掘了塞斯·諾特博姆、傑羅姆·法拉利、彼得·特林等作家,讓他們進入英語閱讀的主流視野,獲得與其作品相匹配的獎項。值得一提的是,深受中國讀者熟悉和喜愛的作家金庸也加入了麥克洛霍斯的文化宇宙——今年年初,麥克洛霍斯出版社面向全球發行了金庸的《射雕英雄傳》英文版第一卷,此後也將陸續推出全部的“射雕三部曲”(包括《神雕俠侶》和《倚天屠龍記》),每部4卷,共12卷。

麥克洛霍斯 本文圖片由方所提供

在“2018成都國際書店論壇”期間,澎湃新聞記者在成都方所書店專訪了克裏斯托弗·麥克洛霍斯。這位英國出版界的泰斗級人物不僅非常擅長發現好故事,他本人也是一流的故事講述者,用講故事的方式繪聲繪色地回答了記者的每一個問題。

“我們要飽覽世界”

1984年,麥克洛霍斯接管哈維爾出版社(Harvill Imprint),從此開始專攻翻譯文學。當時英國出版界的多數譯作都是歐洲語言翻譯而來的,對世界其他地區的語言缺少關注,然而那時的麥克洛霍斯就已意識到,任何一種語言和文化都不容小覷。於是他從重建俄羅斯文學與英語國家讀者之間的橋樑做起,20年間將世界33種語言都囊括於自己翻譯和出版的工作中,推出了包括鮑裏斯·帕斯捷爾納克的《日瓦戈醫生》、 朱塞佩·托馬西·迪·蘭佩杜薩的《豹》、 米哈伊爾·布爾加科夫的《大師與瑪格麗特》在內的一系列經典作品。

哈維爾出版社被蘭登書屋收購後,2008年,麥克洛霍斯成立了自己的出版社。麥克洛霍斯出版社成立十年間,出版了23種語言版本的作品;而出版社的口號更是言簡意賅地表達了麥克洛霍斯一貫的理念:我們要飽覽世界。
飽覽世界的想法並非停留在書頁上。麥克洛霍斯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此次來到成都,年近八旬的他論壇間隙還特地去了一趟劍門關,在一位中國出版人的陪同下堅持爬到了山頂,只為將這個陌生地方的風景盡收眼底。他的第二站則是四川省博物館。此前,麥克洛霍斯已在北京和上海參觀了多家博物館;而這回,他花了兩個多小時在四川省博物館裏欣賞他喜愛的青銅器、銅器和陶瓷,以及書畫作品。

“我想,作為旅行者,要做的就是盡其所能地去觀察和聆聽另一個地方人們的生活。”麥克洛霍斯說。時常在不同的地域和文化間穿梭的他,也敏銳地發現了中國不同地區之間的差別。“我發現成都人與北京人是很不一樣的。在成都,這裏的生活節奏更慢,人們也更溫和,更悠閒,也更友好;而在北京,人們都非常匆忙,無暇去留意別的風景,所以我在成都所經歷的事情不會在北京發生。”他如此告訴澎湃新聞記者。

自然,除了作為遊客,麥克洛霍斯也沒有忘記自己作為出版人的身份。“我需要傾聽,需要等待別人來跟我說話,這正是出版人的工作,”他說,“我們每到一個地方,都會不斷地向人提問:有新書嗎?有好書嗎?有沒有英語讀者可能會感興趣的書?法語讀者呢?德語呢?”說到這裏,麥克洛霍斯遞給記者一張名片,嚴肅真誠地發出請求:“如果有你認為適合翻譯成英文、推薦給英語國家讀者的書,請告訴我。”這是他名片夾中僅剩的最後一張名片。這樣的對話,在這幾天內或許已發生了無數次。

英文版《射雕英雄傳》第一卷

“金庸講故事的方式令我著迷”

對中國讀者來說,麥克洛霍斯出版社近期最重要的舉動便是在今年2月翻譯出版了《射雕英雄傳》的第一卷。“那麼,你們是怎樣發現金庸的呢?”記者自然地拋出了這個問題。

“不,你應該問的是,為何等了這麼多年,才終於有出版人將金庸的小說引入了英語國家?”他如此回應道。

將金庸作品賣給出版社的彼得·巴克曼(Peter Buckman)是麥克洛霍斯的老朋友。而他與金庸作品的邂逅純屬偶然。某次他在網上搜索全球最暢銷作家,金庸的名字赫然排在前五,然而巴克曼卻從未聽過這個名字。不止是他,整個英國出版界都對這位作品被幾代中國人閱讀多年的作家一無所知。“金庸一直沒能引起英國出版界的注意,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麥克洛霍斯說,“而且金庸不僅是一名中國作家,他還來自香港。香港回歸之前,我的一位表親曾是英國派駐的香港總督,在香港居住多年,他是我們家族中最聰明的人之一,他的中文也很好,為何他從未跟我提起過金庸?或許他太忙了,沒工夫讀書吧。”

巴克曼邀請了當時正居住在中國的英籍瑞典裔譯者安娜·霍姆伍德(中文名郝玉青)翻譯了《射雕英雄傳》的樣章,將它遞交給了很多家出版商,其中就包括麥克洛霍斯。“第一次閱讀金庸的作品,我便為其深深著迷。”麥克洛霍斯回憶道,“他讓我想到了我年輕時讀過那些作家的作品,例如羅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和沃爾特·司各特。金庸寫作的方式讓我想到了他們。”麥克洛霍斯表示,金庸在中國被歸類為武俠小說大師,作為西方人,他對“武俠”的概念很陌生,然而金庸講故事的方式引起了他極大的興趣——他不單在講一個故事,同時也在講述一種關於歷史的思想,他講的故事仿佛就是他整體的視野與觀點當中的一部分。

麥克洛霍斯透露,當《射雕英雄傳》的英譯本完成後,巴克曼還將其遞交給了德國、義大利、西班牙、芬蘭、巴西、葡萄牙等七國出版商,還有兩三家美國出版商,他們讀完後紛紛表示要在他們的國家、以他們的語言出版《射雕英雄傳》;金庸作品將以英譯本為起點,真正走向世界。不過麥克洛霍斯表示,這些出版商也並非立刻就接受了金庸,書稿發出後一年多都無人問津,直到有一位編輯回信表示他非常喜歡這個故事,將會出版它;然而編輯將金庸推薦給他的出版人後,這位出版人也只是將書稿擱在一邊,直到半年後才終於翻開。“這位出版人並不相信一冊以上的書能獲得成功,在他看來兩冊書就已經很多了,所以當他得知‘射雕三部曲’總共有12卷時,他立刻就予以了拒絕。”麥克洛霍斯說,“但是,如果你真的讀進去了,又怎麼能不將12卷全部出版呢?”對於西方出版界來說,接受金庸筆下漫長又陌生的東方故事並不容易,這一過程耗費了大量的時間。好在麥克洛霍斯率先頗具慧眼地發現了金庸作品的精彩之處。他知道這趟旅程雖然艱難,沿途風景之雄奇壯美卻前所未見。他推開了那扇塵封的門,終於讓金庸作品得以出現在全世界讀者的面前。

目前,英譯本第一卷《射雕英雄傳:英雄誕生》(A Hero Born: Legends of the Condor Heroes)在亞馬遜官網上得到了4.1的評分,66%的讀者給出了滿分5星;第二卷將在2019年出版。

關於《射雕英雄傳》的英文翻譯,麥克洛霍斯表示,譯者郝玉青在翻譯過程中就住在中國,她也在不斷地研究和學習金庸作品。而根據第一卷出版後的反響,英譯本非常通俗易懂,沒有任何英語國家的讀者抱怨看不懂譯文。同時,麥克洛霍斯也強烈建議中國的金庸迷去讀讀英譯本:“你終於有機會用英文讀金庸小說了,為什麼不試試呢?這一定會非常有趣。當然,如果翻譯中有任何你覺得不恰當的地方,請告訴我。”他微笑地補充道。

英文版《射雕英雄傳》第一卷內頁

實體書的力量無法取代

身為一名從業經歷超過50年的資深出版人,麥克洛霍斯並不擔心行業發展中的起起伏伏,他依然篤信紙質書的力量。在9月14日的開幕演講中,他說:“十年前,很多人預測電子書會把紙質書打入深淵,但這種情況並沒有出現。現在紙質書不僅站穩腳跟,而且每年賣的數量越來越多;而亞馬遜現在被拔得這麼高,以後或許也會像我們一樣走下坡路。”

“所以說,你並不相信電子書或互聯網的力量嗎?”在採訪中,澎湃新聞記者如此發問。
“在數字時代,電子書或許能夠找到一定的受眾,但它無法取代實體書,事實上,現在在英國,購買電子書的人數並沒有上升,反倒在不斷下降,美國也是一樣;而在法國、義大利和德國,電子書的銷量只占到了市場份額的2%-5%。”麥克洛霍斯說,“五年前,我記得有一位義大利作家還得意地說,他在美國一半的讀者購買的都是他作品的電子書,而現在這種盛況已不復存在,越來越多的人們重新開始閱讀紙質書。”

“在這個時代,我們每天的生活都離不開手機和電腦。我在成都的車站裏看到,每個人都在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他們讀新聞、翻看社交媒體,回復電子郵件、玩遊戲,在小小的螢幕上處理著海量的資訊,這一切都會耗費很大的時間和精力,但它並不能真正讓你放鬆,它就像一種會激起人的興奮和緊張情緒的藥物,”麥克洛霍斯笑了笑,“我在倫敦生活,看到每個人的狀態都很緊繃,連我的狗都非常緊張,這樣的現實讓我相信,人們總會漸漸回歸實體書籍。因為實體書不同於那些不斷刺激人們感官的媒介,它能幫助人們安靜下來,找回專注和思考的力量。”

“讀書是我們生活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它需要我們非常安靜和專注,”這位飽經滄桑的出版人平靜而篤定地說,“它會繼續存在下去,電子書和互聯網不會影響它。”

 

 

 

(Visited 45 times, 4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