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卡內基基金會的資深研究員黃育川於9月27日(周四)在《紐約時報》刊文稱,可以透過改革世界貿易組織來平息中美貿易戰。

但文章稱,特朗普似乎堅決反對世貿組織這類監督機構,這種態度將是平息中美貿易戰的障礙。

貿易戰爆發以來,中美之間針鋒相對。《紐約時報》9月27日(周四)刊文稱,可以透過改革世界貿易組織來平息中美貿易戰。(資料圖片)

文章稱,中國抱怨說,美國政府的要求不明確,或其建議不合理。華盛頓的溫和派,尤其是財政部的溫和派,一直試圖提出更為詳細和有針對性的要求,要中國購買更多美國產品,同時遏制中國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但即便是這些溫和派官員的方法也存在根本性的缺陷。它假定中國政府控制著國內購買美國商品的數量和種類,而在中國,像在其他地方一樣,這些決定主要是由家庭和企業做出的。專家表示,不管怎樣,美國都沒法生產出足夠消除雙邊貿易差距的產品。

文章指出,美國政府正在抱怨的問題在一定程度上和看待這些問題的角度有關。從根本上說,讓中國的做法看起來不公平的是,國家在推動經濟發展方面的作用及其活動規模。這些因素加在一起,似乎給了談判桌上的中國企業不公平的優勢,令外國企業不滿,尤其是那些渴望進入中國市場的企業。

特朗普反對監督機構的態度成障礙

要改變中國在這方面的行為,需要新的國際規則和某種形式的獨立監督。當然,一個障礙是特朗普似乎堅決反對任何此類機構或安排。他的政府過早地扼殺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以及與中國達成雙邊投資條約的前景。目前它也正在世界貿易組織中這樣做,既阻撓任命世貿組織裁決貿易爭端的新法官,又威脅退出該組織。特朗普政府還通過明顯違反世貿組織的規則來侵蝕該組織。它以國家安全為由徵收懲罰性關稅,例如對鋼鐵徵稅─中國、歐盟和其他國家正對此發起挑戰。

文章稱,美國總統特朗普似乎堅決反對世貿組織這類監督機構,這種態度將是平息中美貿易戰的障礙。(路透社)

文章分析,中國自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以來,儘管它成了絕大部分傾銷指控的目標,大體上卻接受該組織的裁決。換言之,世貿組織開始對中國採取嚴厲態度,而中國也已經接受,這應該足以讓美國通過該組織解決它與中國政府的問題。

有人認為,世貿組織目前的結構不能充分應對中國這樣的國家驅動型經濟,中國雖然已經削減了明顯違反世貿組織準則的出口直接補貼,但許多中國公司仍然間接受益於以低價獲得國有土地,以及與地方當局和銀行的特權關係,這些問題沒有明確涵蓋在法規中。所以世貿組織需要改進和加強,包括制定新的規則,以澄清甚麼是對國有企業的非商業性援助,以及政府可以對外國參與合資企業施加什麼條件。

歐洲適宜領導世貿組織改革

文章又指,歐洲可以協助世貿組織進行改革。基於歐洲與美國長期的戰略盟友關係、與中國不斷增加的經濟聯繫以及對世貿組織堅定的支持,歐洲處在領導此類改革的特殊地位。如果歐洲與中國逐漸達成一個關於如何改革該組織的共識,這個選擇對美國來說將變得難以忽視。

文章最後指,特朗普政府需要改變目前的立場,而不斷變化的政治、經濟環境可能會給它提供一個改變立場的理由。白宮還能將任何世貿組織的全面改革作為一項勝利,說明中國方面承認美國的擔憂是合理的。然後,白宮還能解決在雙邊投資協議中遺留的任何特定問題,這也是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一直倡導的。

(Visited 68 times, 2 visits today)